第一版主网 > 灵异悬疑 > 丧尸危机末日 > 第二十一章:疑与乱(中)
    就只是单纯的想要一起活下去而已,要不然,他们凭什么去救他们?他们早该坐车离开,这座倒霉的城市了。 ≥ 可现在倒好,被救的人没有丝毫的感激,反而将一切的过错,都推到了他们的身上。甚至还嚷嚷着,要将他们全都绑着,丢给丧尸。

    张郁已是无能为力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腰间的枪握紧,为拼死一搏做着准备。张郁低下了脑袋,像一只正欲猎食的野兽,恶狠狠地盯着满脸狂热的叫嚷者,巴不得将他们全都给淫灭在这里。他们的目光戏谑地盯着张郁三人,一遍又一遍地狂热大叫,“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伴随着他们的叫嚣声,张郁的手指头关节更是吱吱作响。

    “妈的,都给老子闭嘴!”李贯和丁木定同时出声大叫。

    这道突兀的声音,令得刚刚,还如同狂热的信徒般的幸存者,他们现在,却都同时止住了声响,目光呆恐地看着两人,生怕两人做出什么事来。丁木定大声地咆哮,“你们有没有读过书?你们认为现在是什么时候?把他们丢给丧尸,你们以为这个事件就会结束?你们真的是太令我失望了,这就是你们,对待恩人的态度?”

    李贯在丁木定话音落下后,也大声地咆哮,“你们这些狗娘养的,他们都是我们的恩人。昨天要不是他们给我们带来了食物,我们吃什么?昨天要不是他们抵挡住了丧尸的进攻,你们现在,还能生龙活虎地骂着他们?”

    王国巍也愤怒地大叫,“你们都是住在城里的文化人,我不是一个文化人,可也知道他们是好人,你们连这一点都没有看出来?我不知道杀了他们后,那些怪物会不会离开,我只知道,他们是我们的恩人,我们决不能杀了他们!”

    这时,不少幸存者都站出来,为张郁等人说话,双方的局面顿时僵持了起来,一股浓浓的火药味,不知从何方传来。听到支持的声音,张郁等人倒松了一口气,人性并不都是黑暗的,至少,还有着明白事理的一方。

    丁木定脸色阴狠地推了推眼镜,用冰冷的语气说,“我现在再重复一遍,谁认为把他们丢给丧尸,丧尸就会自动离开的,我第一个抓起他丢给丧尸。这不是玩笑,我倒想看看,丧尸是不是真的会离开!”

    说完,李贯还帮着丁木定,恶狠狠地瞪了瞪小眼睛,吓得不少幸存者,都后退了一大步。提出将张郁等人丢给丧尸的几个家伙,现在全都低着头,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胜利的形势,向着张郁这边倾斜。狂热的幸存者,他们说来说去也就是那个理由,“因为他们将丧尸给吸引过来了,所以,必须将他们丢给丧尸。”而支持张郁的这方,说出来的反驳话语,就像是泛滥的黄河水一般,连绵不绝。

    张芃总算是看清了什么是人性,昨天还一同洗澡、嘻嘻笑笑的好朋友,今天却是阴险地赞同,将她丢给丧尸的提议。所谓的好朋友,在这些被‘活下去’逼疯了的幸存者的眼里,连个屁都不值。

    张郁以为这出闹剧,即将落进帷幕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却响了起来,“就算不是他们吸引来那些丧尸的。可他们说过,他们是军人,会保护我们平安无事地到达h市,还有到达什么什么的部队。”

    众人都看向了声音传来地,却郝然现,说话的家伙正是那个李刚。

    李刚摸了摸满脸肥油的面庞上的八字胡,眯着小眼睛说,“我就想问一句。眼下,我们被丧尸包围在了这栋楼中,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死,我们该怎么做,才能活着到达安全地点呢?”说完,他还不怀好意地看着张郁,脸色阴险地冷笑。

    顿了顿,李刚继续摸着八字胡,阴险地说,“好了,我的军人长官们,你们该履行你们的诺言了,我们该如何逃出这栋该死的酒店呢?我可是记得你们说过的,会将我们全都带到安全的地方的。天啊,这可是你们拿‘军人’这两个字眼誓的啊。”

    说到这,李刚的语气戏谑了起来,“难道说,你们是打着军人为幌子,到处招摇撞骗的骗子?”

    张郁的面庞僵硬得扭曲,从他紧握的拳头中,可以知道他的愤怒。更令张郁怒火难息的是,原本平静下来的狂热幸存者,竟又开始慌乱了起来,一道道怀疑的吵杂声充斥了张郁的耳朵,“是呀,你们不是军人么,拿出你们的证明啊?”

    “我就说嘛,我一开始就怀疑他们了?”

    “天呀,他们还佩戴着枪啊,他们既然不是军人,这些枪究竟是从哪里偷来的啊?”

    “对呀,难不成……”

    支持张郁的幸存者们的脸色,都非常的难看。当然了,特别是张郁的,他的面庞足以扭曲成一个麻花了。忍耐到达极限,张郁拍案而起,扯着喉咙大喊了一声,“够了!”

    人群静了半秒,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张郁。

    “唉哟,他还叫起来了,兄弟们上啊,他们肯定就是假冒的!那些枪,说不定是抢了真正的部队士兵的配枪,大家上啊,为军人们讨回一个公道!”不知是哪个家伙喊了一句,接着,狂热的幸存者都疯狂地扑向了张郁。

    张郁喊完了那一句,接下来的话就是想澄清一切的,包括他们的身份,是如何活下来的,如何得到那些枪械的等等。可谁知,他的话音刚落,狂热的幸存者便一拥而上,朝他扑了过来,张郁只好迅地逃窜。

    “逃跑了是吧,是心虚了吧,被我们撕掉了那一层遮羞布,现在开始恼羞成怒了么?”狂热的幸存者们,像是现了什么新大6一般,准确的说,是以为自己的猜想正确了,然后代表着正义,制裁这三个骗子。

    一部分狂热的家伙,向小雨和张芃扑来。张芃立即对着他们举起了手枪,并且还不停地威吓。狂热的家伙们,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依旧疯狂地扑来。而张芃,她却怎么也扣不下那个扳机,接着便被他们被钳制住了。而小雨……

    支持张郁的幸存者,他们试图帮助张郁,抵挡住那些疯狂的家伙。于是,七八个人径直跳起,张开双手拦在了张郁的身前。

    一个狂热分子斜视着他们,不屑地说,“怎么,你们想帮助这些骗子?”

    “他们是我们的恩人!”另一边的人齐声说。

    “妈的,和他们说那么多干啥子,他们已经是骗子的团伙了,当然要为骗子说话了,我们不要手下留情!”一个狂热分子立即大叫,然后便冲上去,对着另一边的人拳打脚踢。见着这个家伙冲了上去,狂热分子们也一拥而上。

    当然了,还存有理性的幸存者,自然是不可能束手就擒的,他们也立即冲上去拳打脚踢。无奈的是,狂热的幸存者实在是太多了,而他们这边只有十多个人。虽说经过了奋斗,但还是被疯狂的一派给压制住了。

    李贯和一些幸存者的脸上,都出现了皮开肉绽的伤口,某些幸存者,甚至还被打掉了牙齿。他们并不是手无缚鸡,准确的说,他们和张芃一样,下不了重手。同为苦苦挣扎的幸存者,他们这边看得很长远,并不想在此就拼个你死我活。

    与此同时,张郁也被他们给钳制住了,一个家伙正在戏谑地看着张郁。他的手中,还紧紧地握着一根木棒,此刻,却在不停地比划着张郁的脑袋。

    他们以为抓住了骗子,认为胜利了,准备庆贺了的时候。

    一道枪声,咚的一声,便突兀地响了起来。近在咫尺听这震耳欲聋的声响,吓得所有幸存者都是一愣。张郁暗自皱眉,这道枪声没有经过抑制器的消减,完全是纯粹的原枪声,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

    所有的幸存者,都惊恐地看向了枪声的传出地。

    (还想要更新??我下一个最低的标准,只要鲜花在今天结束之前再涨七朵,我就再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