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灵异悬疑 > 丧尸危机末日 > 第二十四章:收场(下)
    第二十四章:收场(下)

    女人毫不留情地脱光他们的,用最犀利的语言表达出,“你们内心深处其实是不喜欢他们的,唯一等待的就是一个借口,能够有正当的理由杀掉他们,内心还不会产生负罪感的借口。  这时候,我就出现了,我的悲惨身世,以及他们的邪恶身份,足够你们拿来当正当的借口。于是,我们便一拍即合,你情我愿地开始了合作。”

    不少幸存者的脸色都非常地铁青,但又不敢开口,只能咬牙切齿地瞪着那个女人。张芃停止擦拭眼角,也非常地厌恶眼前的家伙。

    张郁戏谑地看着女人,冷笑地说了下去,“所以,你们就拼命地诬赖我们不是军人,借此来让他们趁机钳制住我们。当然了,这个借口还不算完美。所以,一大堆封建迷信的东西全都给扯了出来,最后还是扯到了‘军人’这两个字眼。你无论如何也算不到的……”

    张郁没有说下去,事实上,他接下来的话就是,“这只是我计划的一部分罢了……”

    女人无奈地叹了口气,眼神也失去了光芒,只剩下一片的灰色。她低头自语,“是啊,我的确怎么也算不到,这些人竟会这么怕死。几分钟之前,可都是帮着我说话的呀,可是当枪拿出来之后,他们都像只兔子一样乖巧,只不过是被枪射击中而已。”

    最终,女人摇头苦笑,“人性,果然是最复杂,是最难以琢磨的东西呀。谁都不知道会不会被出卖,会在什么时候被出卖……”张郁冷冷地看着她,没有丝毫地同情,冷冷的话语从口中甩出,“他们没有出卖你,只是,你太过于自负了,以为所有的人都会乖乖地听你指令……”

    女人垂下了脑袋,已经在认命了,接着,她忽地抬头疯狂地咆哮,“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让你们这些酒囊饭袋活着!你们还活着,那就代表我家人的死没有任何的公正,这个世界缺少公平正义啊!”

    像怨妇一样的哀怨嚎叫,是那么的凄凉,所有人的情绪在两点之间徘徊着,忽然愤怒,忽而感伤。张郁从腰间将手枪抽了出来,缓缓地对上了女人的脑袋,冷冷地说,“这个世界缺乏正义?不,正义一直都不缺乏,只是每个人的感觉不同罢了。了解吗,就是每个人所处的立场不同,为自己所站的立场争取利益,这就是自己的正义!”

    最终,冰冷的枪口终于盖上了女人的额头。张郁开口,“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女人哀怜地看着张郁,从双方的眼神中都看到了冷漠、绝望与希望。女人缓缓地开口,“怎么,终于要处决掉我了么?是啊,毕竟我做了那种事。以你的正义来说,杀掉我是应该的吧,很多人都希望我死去呢!”说着,女人转头看向了身后的幸存者,大多数人的目光都充斥着愤怒,只有少数人含有同情、悲哀。她看向了张芃。

    这个女人,一直都是以同情悲哀的眼神来看待她,她真的很想开口问一句,“为什么?”

    若是张芃能够听到的话,她一定会这么回答,“我们是有相同经历的人。因为一样,所以理解。”

    女人的话音落下后,不少幸存者都紧张地看向了张郁,因为这件事的决定权在张郁的手中。紧张的幸存者们的思想分为了两派,一派是支持张郁杀了那个女人。另一派则是出自于同情,希望张郁能够放过她。只不过,他们都没有开口,这件事,是没有丝毫挽回性质的严重事件,最终的裁决,还是在张郁的手中。

    张郁依旧是一脸的面瘫样,像个冰山一样冷冷地说,“你的名字是什么?我要记住你。”

    女人疑惑地看着张郁,“要名字?是想在我死后给我立个墓碑?”

    张郁不点头也不摇头,女人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记住我的名字,不要写错,我叫——贝灿。”说完,她认命地闭上了双眼,没有丝毫地颤抖以及恐惧。张郁却是知道的,这个女人,她早就死。

    张郁缓缓地点头,“贝灿。好的,我记住了。”

    “那么,你就做好准备吧……”说完这句,张郁将手中的枪抬高了一份,移到了眉心处。

    贝灿深吸了一口气,在众人紧紧凝视的目光中,张郁扣下了扳机。

    只听见“咔嚓”的一声脆响……众人都在等待着血花绽放的那一刻,都仔细地睁大双眼注视着,都在企图能够观赏到那绚丽的一幕。

    可是,想象中的血浆横飞场面并没有到来,就连子弹也没有飞出一颗来,所有人都怪异地沉寂着。

    张郁便哈哈大笑地收起了枪,然后猛地冲李贯挥手,“好了,放开她吧,这个闹剧该结束了。哈哈!”那把枪实际上没有子弹的,准确的说,张郁还没来得及给这支手枪装上子弹,昨天睡觉一直到今天早晨五点,张郁除了给小雨制作一个假冒的军人证外,其余的时间基本上都在睡觉,哪里有时间给枪安装上子弹。

    李贯拧着的眉头舒缓了下来,内心也松了一口气,但没有说任何话,立即就将贝灿给松开。在他的印象中,长官的话就是圣旨一般的存在,说往东绝对不能往西。张芃也是重重地松了一口气,她真的害怕张郁会将这姑娘一枪给崩了。

    贝灿张开了紧闭的双眼,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反而是听到了松开她的命令。她揉了揉手腕,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就这般被放开了。她冲着张郁大叫,“喂,你就这样放了我?不怕我再次报复?”

    张郁嬉皮笑脸地说,“报复?天啊!先,你要搞清楚你的报复对象。我们不是你的仇人,也不是你说口中说的那些政府狗腿子。明白了吧,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仇恨,哪怕是刚刚的那件事。”说完,张郁还上前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贝灿恶狠狠地咬牙,“你一定会后悔放了我的!”

    张郁装白痴,“为什么?”

    “为什么?”贝灿实在是搞不清楚了,眼前的这个家伙性格转变得太快了。不过话说回来,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贝灿大吼,“那你为什么放了我,给我一个理由?”

    张郁继续装白痴,“那我为什么要杀你?”

    “为……你自己不知道吗?”贝灿实在是快要崩溃了。

    张郁叹了口气,嬉皮的笑脸也变得冰冷了起来,“如果你真的需要一个理由的话,我会告诉你,这是我的正义!”

    “……你?”

    贝灿扭过了脑袋,众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张郁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所有人大声地说,“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我已经有办法离开这栋大楼了。受伤的那些混蛋赶紧去包扎好,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之后,我要和你们讲明这次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