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灵异悬疑 > 丧尸危机末日 > 第四十九章:危机与重逢!(终)
    眼看着那堵墙已经不足短短的五米,只要一个眨眼的时间,他便会被它冲撞到墙壁上。  他深深地吸一口气,趁这时,他瞬间松开勾住怪物手臂的左手,然后依靠着身体摆动的惯性甩到了怪物的胯下,俨然又是一个netbsp;   而那怪物却依照着惯性,猛地撞上了那堵墙壁。这时,那怪物还抓着他的脚,但他却早已倒弯起了腰,紧紧地贴着怪物的腿部。所以……只听见轰咚的一声闷响,怪物的上半身径直撞在了墙上,那堵墙壁瞬间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豁口,碎石碎块滚落一地,从那个豁口中映出的郝然是东边初起的太阳。

    橘黄色的阳光透射进酒店大堂,为这片死气沉沉的空间增添了一丝的活力。从那堵墙被它撞出一个巨大的豁口,谁人都可想而知,它也是以拼死的心态去撞墙的,它只想要将他给撞成肉酱,杀死他。

    剧烈的撞击伤痛致使怪物松开了手臂,他趁它手臂松开的刹那,从它的身上滚落并且匍匐了出来。这时,他完全知道了那怪物忽然变强的秘密,从它的血液中完全能够感觉到——那些白色的触手,就是因为那些白色的触手,它们将他的血液吸收然后供给了那怪物,怪物得到了他的血液中基因,吸收之后并且强化——就会变得比之前强悍。

    他不仅有些恶寒,吸收别人的基因然后用来强化自身,这完全就是一些虫子的基因构造才能这么允许。他试想,如果他整个身子都被怪物给吸收了,那么这个怪物将会强大到什么样的程度。

    至少比他还强!

    怪物从墙壁的凹痕中拔出,立即拔地而起,冲他瞬间扑了过来。从它的面庞表情中,他能够看出它的自傲,活像是一夜之间突然了大财的土财主,完全没有了几分钟之前的战兢模样,俨然认为自己和他站在了同一个高度上。

    他往后跳跃躲避,攀上了破损不堪的楼梯台阶,惘然抬头间,他忽然看见了一楼与二楼之间的楼梯过道的墙壁上,有一个四四方方的消防柜,消防柜之中还存在着干粉灭火器,水管,还有——一把消防斧!

    他一脚蹬在了一层台阶上,跳到了消防柜前,接着一拳击碎消防柜的玻璃框,从中掏出了一把红纹白底的消防斧来。与此同时,怪物也从破损的楼梯台阶上攀了上来,三两下便大步攀起,径直出现在了他的视网膜中。

    面对这个浑身通红的大家伙,他忽然冷冷地笑了起来,它根本就是一个拥有浑厚钱财,却不懂如何利用的农民,土财主。

    怪物疯狂地咆哮了起来,忽然扭曲起了手臂关节,一拳甩向他,就连双腿也在拳头挥出去的刹那快地跑动。只要一秒的时间,它便能够将他砸成肉饼。他的眼睛死死地注视着它的动作,它的动作虽然很快,但是它的身躯一直都存在着一个缺欠,那就是——惯性。

    按照牛顿定律,一个物体的面积越大,那么它所受的阻力也会越大,换句话说,力的惯性也会越大。

    同样身手的两个人,需要的仅仅只是置敌于死地的一击,只有这一击,便可将敌推入死亡的深渊。

    待到那拳头近在咫尺时,他忽地弓下了腿关节,惊险地避开了它的攻击。但拳头夹带的呼呼拳风也从他的头顶上快划过,一根来不及逃脱的头丝也在拳风下断成了两截。这时,怪物的庞大身躯停止不下,还是堪堪地向前推动了几十公分。

    趁此机会,他立即对着怪物的下巴反手一挥,那把消防斧只是传来一声闷响,便径直勾住了它的下颚。同时,他也猛地蹦起双脚踏在了怪物的胸口上。

    消防斧的尖锐一端勾住了怪物的下额骨,他的双脚也紧贴在了怪物的胸口上。这时,他双手双脚同时使力,试图将怪物在此撕裂为两瓣。

    怪物感到了疼痛,疯狂地挥舞着手臂四下挥打。见到怪物的手臂膀就在身体旁边挥动,他猛地加大了力量。

    伴随怪物疯狂地咆哮声,消防斧逐渐勾起了它的一些皮肉,随着皮肉的翻出,下颚部也逐渐露出了森白的下颚骨。紧接着,他又继续出力,腿关节也逐渐从六十几度逐渐张开到了九十一度、九十二度……一百度。

    刹时,只听见咔咔的骨骼碎响,伴随着一人气竭力短的声音,怪物的胸口竟然在缓缓地下陷,它森白的下颚骨竟然在消防斧的勾角下,逐渐地分离出了它的脑袋,那张狰狞的面庞,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撕拉扯开一般,只剩下一些皮肉还在藕断丝连地连接着。

    这时,那些白色的触手再次冒出了出来,从那只怪物的下颚豁口处疯狂地蠕动而出。近距离观看下,他终于看清了它们是从哪冒出来的。

    郝然是从那个怪物的脑袋内部冒出来的,它们似乎还能从肌肉的任何一个地方出现。隐隐约约之间,从怪物下颚骨的豁口中,他似乎看见了触手蠕动的最初地点……与此同时,那些白色的触手再次缠绕上了他的手臂,这次不给他释放一丝的麻醉剂,径直汲取着他血管中的血液。

    这剧烈的疼痛让他疯狂大叫起来,他浑身上下的血管似乎都在充血暴涨。他四肢的肌肉随着血管的暴涨蠕动,竟然逐渐猛涨了一大圈,暴涨的肌肉比之怪物的四肢也是不逞多让,不时还有肌肉蠕动的咕噜声传来。

    他再次疯狂地大叫,手臂膀的肌肉再次暴涨,一条又一条如同树根般血管猛地凸出,密密麻麻地遍布了整条手臂。随着疯狂地尖叫声,他将那把消防斧从它那裂开的下颚豁口处捅进了它的脑袋深处,接着以双手紧紧地抓住消防斧的把柄……

    这时,他猛地弯曲下了腿关节,一股足以踢碎钛合金钢板的力量瞬间爆出,直直地踏在了怪物的胸口上。刹时,那个怪物的胸膛瞬间凹下十多公分,整个空气中尽是骨骼碎裂的噼里啪啦声,隐隐约约之间能够看得出它的胸膛上两只脚的凹痕。

    他蹦离了怪物的胸膛,而那怪物的脑袋,则在他离开的刹那,被消防斧一把切割而过,重重地落在地板上。没有了头颅的尸体,在疯狂地摇晃了几下后,便噗通一声倒在了地板上。那些缠绕在他手臂上的白色丝线,逐渐枯萎成了灰黄色,直至黑色,然后化成为了一股腐烂的脓水,不停地冒出死尸般的恶臭味。

    头颅之内的白色触手还在负偶顽抗,一条又一条缠绕上了那个脑袋,他原本以为那些白色的东西还想试图修复好那个头颅。如果还能修复如初,再让脑袋连接上身体,那么那个怪物还能够再次复活?如果真是这样,可就麻烦了……

    他一边想一边拾起掉落在身旁的消防斧,支撑着身子站立而起,走到了那个头颅的跟前,目光死死地瞪着那些白色触手,细想该如何地下手……就在这时,一件怪异的事情生了。

    那个头颅竟然睁开了眼睛,红色的眼珠子死死地瞪着他。他登时倒吸一口凉气,定眼一看,郝然是无数条细小的白色触手在拉开它的眼皮。

    头颅忽然冒出了无数的白色触手,一条又一条地蠕动在头颅上,密密麻麻地支撑在了地板上,它们令头颅转动,让其睁开眼睛正面对着他。头颅还是那般狰狞,从它的嘴巴、耳朵、鼻孔甚至眼睛中,整个头颅遍布了密密麻麻还在蠕动着的触手。那种场面,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他一眨眼,白色的触手却忽地向后一仰,反撑起了地板。那个头颅在它们的推动下,快地冲着他的脑袋直扑而来。他一直都在死瞪着那个头颅,此时见到那长满白色触手的脑袋逐渐扑来,这一瞳孔缩小的瞬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它们根本就不是想要修复那个头颅,而是要借机附身啊!是了,它们畏惧空气中的氮气,以及太阳光的紫外线,所以必须寻找移动的房子为它们阻挡,当一栋房子损坏时,必须换上另一栋!这才是它们生存的法则!

    真是一种恶心的病毒体,只会破坏这个世界的一切,就像是蛀虫一样没有任何的贡献!

    他一斧子从中间劈开近在咫尺的头颅,当那个头颅缓缓地分割为两瓣时,从头颅之中竟然冒出一道道黑色的浓烟来……那些浓烟尽是腐烂的臭味,伴随着浓烟与臭味的传出,本来还露在头颅体表外的那些白色触手,都变成了枯萎的灰黄色,然后便是腐臭的黑色,最后则是变成了一滩滩黑色的脓水,它们还在冒着恶心的黑色气泡。

    头颅像切西瓜一般分为了两瓣,从中看到仅仅是浓烂到极致的脑细胞,以及一滩滩黑色腐臭的脓水。两个分为两瓣的头颅内部,还存在着一大群密密麻麻的白色小触手,它们像是蛔虫一般拼命地扭动着身躯,试图往最深处的中钻去。在它们的挣扎过程中,还没来得及钻进深处,便被空气腐化成了一滩滩的腐臭脓水。

    在腐化的过程中,那些白色的触手竟然也在拼命抽搐,疯狂地扭动着细小的身躯。这一幕是何曾相似,又或是似曾相识,他当初不也是这般的挣扎么。

    一想到自己的过往,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阴冷的面庞紧蹙起了眉头。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他用斧子拼命地劈砍着那两瓣头颅,直到将之砍成一坨肉酱时,他才停下手中的攻势。到这时,他早已无力,只能无力地躺靠在了墙壁上大口大口地喘息……双手双腿的暴涨肌肉,也在这时逐渐恢复到了原样,他的四肢恢复到了原来大小,他又变回了之前的模样,一切就像是一场梦。

    与此同时,破损的楼梯传来了攀爬的声音,那道声音似乎很慌乱,但又有一丝的欣喜。当他抬起脑袋来查看时,一道娇小的身影已经扑进了他的怀抱中。

    短女孩抬头大哭,“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死的!”

    “嗯,我回来了……小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