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灵异悬疑 > 丧尸危机末日 > 第五十三章:战役前奏(中)
    当说完这句话后,张郁开始心虚,因为这个谎言撒的实在是太假了。  张郁都没有想到,他平生竟然会撒出这样的谎话来。

    全都给解救出来?

    不,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因为车子的问题,根本就不可能容得下那么多人。

    将他们全都救出来,还不如全都待在那间图书教室中安全。

    张郁现在根本在就是赶鸭子上架,再也下不了台了,特别是说了这句话后。

    实际上,张郁这是在拖延时间,他在犹豫着,希望在她说话时能够给他一个足够的时间进行缓冲。

    这不是救与不救的问题,稍微处理不好,他们很有可能全都交代在这里。

    女教师擦了擦眼睛,用略带怀疑的目光看了看这辆越野车的四周,接着又看着张郁,两人的目光隔着数十米在半空中相碰,张郁从她的眼睛中看出了她的心中所想……

    此时不得不提一句,原本被众人甩掉的丧尸经过了二十多分钟的努力,它们又再度追赶上了张郁等人。现在,数千只矮小的丧尸如同排山倒海的潮水一般,将这栋教学楼后方数百平米的空间全都堵了个水泄不通,围堵的中心点郝然便是那辆墨绿色的越野车。

    此时,若是张郁等人往外看,见到的绝对就是一张张狰狞到可爱的面庞,然后便是干枯的手臂膀在疯狂地挥舞着,噼里啪啦地甩在这辆车子上。

    它们疯狂地敲打着车门,试图将之破开一个大豁口,怎奈这辆车的车门是混合钢制品。因为是军方使用,所以对车身的防御要求,一般都达到了能够防御普通冲锋枪子弹射击的程度。哪怕是车门,以及车门上的车窗,乃至最不起眼的后视镜,它们实际上都能够防御一般冲锋枪的子弹射击。

    这些丧尸疯狂地敲打车门,除了声音大一些之外,其实,它们也只是在做无用功罢了,正和张郁之前说的一样,他们对这辆车内的人没有一丝的危害,奈何不了他们。

    张郁看出了女教师心中的疑问,连忙冲着其余三人大叫,“你们快点对外面的丧尸进行射击,尽你们的所能,将外边的丧尸全都杀光吧!前提只有一个,尽量节省子弹,做到一弹一只。”

    本来认为杀丧尸这事告吹的了仨人,听到这一句话,仿佛听见了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他们甚至都想好好地抱住张郁,对着他性感的小嘴巴狠狠地亲下去。

    仨人泪流满面地齐声大叫,“是的,长官!”

    一说完,后座的两人立马拉下车窗,手持双枪对那些疯狂上前的丧尸扣动扳机。刹时,哒哒哒的轻微枪动四起,一颗又一颗的银色子弹不停地从枪膛中甩出,如同狂暴的雨点噼里啪啦地盖在了丧尸的脑袋上。

    一只又一只倒霉的丧尸在疯狂子弹的攻势下破壳陨落,立马便扑倒在了地面上。

    王国巍也拉下车窗,拿起手中的刺刀对准丧尸的脑门刺去,那些丧尸是何其的白痴,瞬间便被锋利的刺刀给穿了个满堂彩。王大叔兴奋异常地呱呱大叫,反手一抽回刺刀,对准一只丧尸的脑门,又反手一刀挥了过去。

    不到短短的五分钟,便有数十只丧尸直接或间接死在了仨人的刀枪无眼下,仨人杀的异常轻松,因为这些身材矮小的丧尸对于他们来讲没有一丝的压迫感,加上它们的面庞其实也是挺‘可爱’的,至少没有那种蠕动腐烂肉块的面庞恶心,在拼命不断的心理催眠下,这些小孩子丧尸……便生生地成为了被宰杀的对象。

    就在此时,张郁看见那位女教师又惊恐地往后边看了一眼,紧接着,又是一阵剧烈地咚咚声传下来。

    这声音连在楼下的张郁都可以听见,而且是非常地清晰,那么可以想象楼上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

    女教师又慌张地跑离窗户,不少学生也跟着她一同离开。

    张郁低头看着那张画满教学楼构造图的白纸,然后又看着显示屏上的雷达图,还有在车上拼命杀丧尸的仨人……接着,张郁似是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恶狠狠地咬了咬下唇,一丝猩红的血液瞬间冒出。

    只有这样的疼痛提醒着,张郁才不会让自己做出这个决定而后悔。

    当他抬头向上看时,却只见到了一个小男孩孤零零地站在窗边,男孩苍白的双手抓在钢制框架的栏杆上。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相互碰撞,张郁却是惊奇地现,他们的目光却是何其地相似。

    男孩看着张郁开口说,“我知道,你们是妈妈找来的,从你要我们名字那时开始,我就知道了……”

    这个男孩便是高嘉柳,他的这一段话令张郁浑身仿佛遭遇雷击,但也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因为他说对了。

    接着,男孩又开口说,“大哥哥,我一直在观察你,你问我们的名字,而韩老师将我们的名字念出来时,你脸上的表情不是开心,而是越来越紧绷,你在害怕听不到那个名字,而那个名字,就是我的……”

    男孩淡淡地说,目无表情,“你以为我是一个小孩子是吧,但是我的大脑却是育的很好。你在知道了我们的名字后,还特地指着我问韩老师我的名字,这种简单的举动,如果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应该都看得出来。”

    (的确,那时没有考虑太多,可他说出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张郁没有移开目光,他很想知道这个男孩究竟想要干嘛,即使耳边不断传来那种咚咚声……

    男孩又开口说,“大哥哥,我记得你说过,你们是救援人员,而韩老师也说过,你们是边防部队的人。我想,应该是这辆车的缘故才让韩老师出现了这种错觉。”

    (他究竟是谁?).

    男孩说,“大哥哥,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我想,如果你们是救援人员,那至少听到我们的名字以及数量时,应该会很高兴才对呀。当然了,我没有说你们是坏人哦。因为你们是来救援我们的嘛,这可是你说的哦……”

    男孩看着张郁,面无表情地说,“可你却是在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