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灵异悬疑 > 丧尸危机末日 > 第十二章:绝望的境况
    他用侧脸看着伏在肩膀上的她,轻声说。

    “谢谢。”

    他能感觉到肩膀上之人颤抖了一下,接着,这女人便抬起头看着他说。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看到你受伤很严重,所以就……”

    她没说完。

    这一声后,双方怪异地沉默下来,互相对视,可却怎么也说不出话。

    双方相互对视了几秒,接着,她先移开了目光,便又伏在了他的肩膀上嚎啕大哭。

    或许,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这短暂的尴尬局面。

    张郁深吸了一口气,仔细分析着目前的情况,虽然脑袋还有些昏沉,但已经没有多少大碍了。

    先,他目前是在六楼的图书教室中,具体是怎样上来的,不清楚。

    接着,目前没有丧尸过来,也就是说,桌椅已经将它们给拦在了楼下。

    再来,就是……

    再来,就是有一道如同幽灵般的呜呜声一直在耳边绕,这样很难让他击中注意力。他很想让她停下来,可听这抽泣声是这般凄惨凄凉,他选择放弃了这么做。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她是女人。

    张郁想好好地喘口气,好好地休息一会儿,他已经非常非常地累了。

    只是,他还是忍不住运转起大脑来,他总感觉不能太悠闲了,只有找点事情做才能够静下心来。

    (好吧,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虚的,只要不去理会,它就只是虚的。)张郁试图不去理会耳边的呜呜声,紧闭起眼睛思索最最重要的一点,可这最重要的一点究竟是什么,张郁也不知道也说不出来,就只是一种感觉,总感觉漏掉了什么东西。

    他尽量往未知的方面想象,可是,耳边的那道呜呜声不断袭来,在闭着眼睛的黑暗精神世界逐渐形成了一张面庞,一张非常熟悉的女人面庞,而且,这张面庞看起来正开心地微笑着,只是,这张笑脸非常的欠扁。

    这个面庞主人姓张名芃,名为张芃的女人很像在他耳边呜呜叫的这个女人,不知为何,两人的面庞都出现在了这个黑暗空间中,然后便逐渐重合在了一起。许多相似点如同电脑数据般不断飞出:性别都是女人,职业都是教师,性格都一样的麻烦,都一样的吵,都一样的爱哭……

    (奶奶的。吵死了。白痴女人!)。

    他用后半句在脑海中咒骂远在几公里外的某人,可是两句就不知是指谁了。可能会是身旁的这个呜呜大叫的女教师。也有可能是借景抒情,这道哭泣声令他回想起了某些不好的事情。

    是的,没错,因为耳边还存在那股呜呜的哽咽声,这道声音像只苍蝇,哦不,是像一群苍蝇嗡嗡地乱飞乱叫。如果不是因为现在受伤,如果身边的这个女人就是张芃,如果不是在小孩子的面前,他可能会毫不留情地一巴掌甩下去。

    (拍死这只苍蝇,至少也要拍肿张芃的嘴巴。)。他恶毒地骂几公里外的某人的为苍蝇,意思是指她很吵很啰嗦很麻烦。

    他睁开了眼睛,对她有气无力地说,“喂,你哭够了吧,我们还有任务哦~”怕她伤心,所以还是忍不住加了个语气词并且延长尾音。说真的,他其实挺会关心人的,只不过不善于表达。

    一听到任务二字,将张郁抱得紧紧并且还在大哭的女人果真止住了哭泣,愣是乖乖地抬起了哭肿双眼所在的脑袋,双手也离开了他的身体,与他的距离保持在了五十公分左右。虽然没有回头但他也知道,因为左臂上的两团柔软已经离开了,没有再摩擦。

    张郁看着她,眼泪已经将她秀丽的面庞落下了一条条痕迹,眼睛虽然红肿,但却真的没有了泪水的打转。只是不时还有哽咽声传出,伴随哽咽轻轻地抖动躯体,一只手还在擦拭面庞上的泪痕,接着一边擦拭一边哽咽,身子也在微微打着颤,别提有多么的可怜。

    半晌,张郁见她情绪稳定了下来,便试图转动脖子看着她,但结果整条脖子才转动不到一百度,便忽地传来一阵酸麻如同雷击般的痛感,痛感瞬间传达至左臂,整条手臂犹如触碰到高压电流。

    看来,脖子最大的扭动度数在九十度左右,看来,躺太久了,落枕了。或者是保持这个姿势太久了,肌肉僵硬了。其实无论哪一样,都令他非常的难受。

    他放弃了回头,直接开口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身后还在哽咽的她像讲故事一样断断续续地回答,“我们听到了一道爆炸声,整栋楼都在震动,我们以为你们和那些怪物开战了,都不敢动不敢说话……等了一会后,不见你们的声音,但是楼下有桌椅砸落的轰咚声,于是我就下楼去找,结果现你倒在地板上,而且还受很严重的伤,我们就将你带了回来……”

    张郁深吸了一口气,她讲得与他之前推测的并没有多大出入,他刚想开口问她楼下的具体情况时,她忽然开口问,“同,同志,啊不,长官,那些人在哪?就是那些和你一起来的人?”

    他明白她指的是王国巍等人,所以也不打算隐瞒,老实回答说,“我们没有料想到这里还幸存这么多人,所以车子的容量不够,不能将你们全都带走,他们则是回去取车子了,能够坐下很多人的车子。”

    她哦的应了一声,低下了脑袋,看起来是在思索着什么,紧接着,她又抬起脑袋看着张郁,然后又看看那群孩子,一副想说什么却又不能说的表情。

    她在犹豫,害怕问了这句话后得到一个不能接受的答案。

    张郁看不清她的表情,但这么久没有任何声音响起,他便想起了之前所要提问的话,微微侧了一点脑袋看着她问,“楼下的情况怎么样了?”

    “欸?”她很吃惊,然后便又低下了脑袋,将面庞表情隐藏在了墙角遮挡光线的黑暗中,“楼下,楼下……楼下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因为那些怪物都上不来,所以,应该没有问题。”她的语气犹豫了。

    “应该?”张郁皱眉,这个答案有些临摹两可。

    她还是低着头,但还是点点头说,“是的。”

    张郁疑问地看着她,“楼下的形势很危急?”

    她再次点头,抬头的瞬间张郁看出她的表情出现的一丝绝望,不知怎么回事,他竟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寂静,就连时间都变得凝固成冰。

    她终于抬起了脑袋,两人的视线相望,都在试图从对方的眼珠子得到某些讯息。

    张郁立即忍住疼痛,打开大门奔了出去,几步便跑到了走廊上,身后是一道道大叫,似乎还伴随着她的叫声。

    她在叫谁?

    没有人回答一个脑海中闪过一瞬的念头。

    一吵杂的咆哮声充斥满了他的脑袋瓜子,是他被其吸引,自动屏蔽掉了身后的呼叫。

    他趴在走廊的栏杆上往楼下看,结果,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群群丧尸,密密麻麻的丧尸。

    它们一只挨着一只,一只推挤着一只,全都围堵在了这栋教学楼的下方。以这栋教学楼为中心,它们足足围成了一个五六十米般宽大的圈子。此时,它们就在呼应般的咆哮,一只咆哮后便紧接着另一只咆哮。

    张郁向四周张望望,现不止这栋教学楼,隔着一条林萌小道的与之相望的三号楼,也被小批量的丧尸给包围了个水泄不通。学校内部的丧尸也仅仅是集中在五号楼以及三号楼附近。

    他没有在意三号楼的情况,所在意的便是这所学校外部,这整所学校都被丧尸群给包围在了一块,站在高处往远方眺望,那便会现这所学校的像个饺子的馅料般,已经被饺子的包皮给包裹住了。

    伴随着这个该死的灰沉雷劈天气,远方的丧尸群看起来简直就像……他在找一个形容词,简直就像遇到下雨天而匆匆忙忙搬家的蚂蚁群,黑压压的一大片,他现这所学校周边的好几条街都堵满了密密麻麻的丧尸。

    学校外边的丧尸在向学校挤来,奇怪的是,它们全都进不来,他看清了,它们只能在校园大铁门外拼命地往内挥舞双手,一抓一掏,干枯的手指关节如同机械运动般规律地扭动,再一抓,可抓到的只是一团空气,夹杂着死亡的气息。

    张郁仔细地往校门看去,现校门已经紧紧地关闭了,但是他明明记得进来的时候校园铁门大开,只要是可以自由移动的东西都能通过校门进入学校。

    可现在的情况是,以校园铁门被死死地关上,并且外边的丧尸怎么都挤不进来这点看,铁门可能还被拷上了某种坚固的锁子或是固定住了某种东西。要不然,凭借丧尸那种越常人几倍的力量,数百只堆在一块集中出力,这道铁门绝对会被推倒。

    说铁门不被某些东西固定住,张郁是死也不会相信的,除非丧尸的力量变弱了,只是这个可能性比火星撞地球还要低上几个次方。

    所以按照概率来排除,铁门被某种东西固定住了这种可能性最大,先选择的便是这个。

    张郁想,只有可能是王国巍他们才会这样做,因为除了他们之外,他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人到了这所学校来。只是他们是怎么办到的,他现在还没能想出来。

    学校外围围绕着的是高大的混凝土墙,混凝土墙非常的豪华,张郁现它们竟然还嵌着蓝白色的瓷砖,就连墙壁的上方都嵌上了。如果被光线照射的话,那一定会反射出华丽耀眼的光芒。

    整座学校都被这堵墙壁包围了起来,外围的丧尸大半都围在了这堵墙壁外。但是它们竟然还想通过攀墙蹿进学校,其实学校为了防止小学生攀墙旷课,所以把这堵墙壁增高了不少,最低处甚至都有两米多高。

    令张郁不明白的情况又再一次出现了。

    丧尸站在汽车废墟上已经达到了两米多的高度,如果是一个成年人的话,只要将手搭在墙壁的边缘处,就可以使力攀过。可是在它们伸手抓住墙壁边缘的时候,竟然全都滑了下去。

    起初他认为这只是巧合,可当是看了几遍后,现好几次都是这样,几乎没有丧尸能够攀上这堵墙壁进入这所学校。它们如同小丑一般上蹿下蹿地来回走动,看起来挺滑稽的。

    就在这时,她和学生们从教室中走了出来,她静静地站在了他的身边。

    他转头看她,现脖子已经没有多么的酸麻了,至少没有刚刚那般如同雷击的酸麻。

    他从她的眼神中看不出一丝的希望,隐隐约约之间,她眼眶中的液体似乎又要忍不住落下了。

    她开口说,“你知道了吧,它们上不了我们这层楼,但我们也下不去,只能等死……”她的语气有些绝望。

    张郁沉默半晌,没有接过她的话,反而看着她问,“我大概昏去了多久?”

    她看着他说,“大概是两个多小时。”

    张郁再度沉默了下来,脑子再度不停地运转起来。

    (也就是说,现在是上午的十一点半到十二点左右,可恶,那群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要带来援兵的吗?现在都这个时候了,他们怎么还没有来?难道说,他们在回去的路上生了什么事?).

    一想到这,张郁登时倒吸了一口寒气,眼睛瞪得是如同鼓起的灯泡般,瞳孔也紧缩成了一个小点。他深吸着空气中的氧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这样,他的额头反而滴落下了黄豆般大小的汗珠。

    汗珠顺着脸颊滑落地板,溅起了皇冠般的涟漪。

    (不,不会的,他们绝不可能会死!)他在自我安慰,呼吸稍微平稳,瞳孔也恢复正常。

    (可是,他们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过来,两个小时的时间,来回明明只需要半个小时的啊!)呼吸再度急促,浑身上下的情绪非常的激动,隐约有往崩溃的局面展。

    她看着他这般模样,不是害怕,而是非常的痛惜。

    他看着下边数不胜数的丧尸,瞳孔再度收缩,呼吸如同老牛喘气般汲取着空气中的氧气,一个可怕的结果在他的脑海中展开。

    死!

    一个‘死’字绽放出刺眼的金光,在他的眼前猛地出现。

    “哇咔!”

    张郁大声咳嗽,咳嗽声响起,他浑身上下都是一阵剧痛,特别是他的左手臂膀,仿佛都不属于他身体的一部分了。

    刹时,一种更加难受的感觉涌上了脑海神经,浑身上下剧热难耐、脑袋如同顶上了一吨重的物体、昏昏沉沉,随时都有可能倒地。

    此时,他已经用手抓住了混凝土栏杆,整个身子甚至都伏在栏杆上。

    但咳嗽声还是不断,他浑身全都软榻了下来,眼前再也没有一丝意识,双手松开栏杆。

    昏迷之前,他倒在了一个拥有两团柔软的怀抱中,他的后背摩擦着那两团柔软。

    一双手环抱住了他。

    ——————————

    (兄弟们,等久了吧,明天是新的一周,爆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