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灵异悬疑 > 丧尸危机末日 > 第四十五章:极度恐慌(一)
    今天是2o1o年的11月1号。

    在今天的早晨五点多钟,酒店之中便传出了一道惨绝人寰的尖叫。

    “啊——救命啊!”是女人的声音,声音尖锐得像猫爪疯狂挠玻璃板,与玻璃板进行着摩擦。

    这一声尖叫后,整栋酒店的人都忽地从睡眠乡中惊醒,全都睡不着了。

    毕竟是“救命啊”,一个正常人会平白无故地大叫出救命吗?

    这很有可能是死亡的威胁,多睡在被窝中一秒,死去的可能性可不就只是增加一点了。所以,幸存者们还未来得及整好衣衫,便衣衫不整地从房间之中跑出,慌慌张张地跑到尖叫声传出之地。

    声音的传出地在十一楼,而幸存者们全都居住在酒店十楼以上十五层以下的楼层。因为下方的楼层防护不够,如果丧尸忽然进攻进来,逃离可能不会很及时。

    可以说,酒店幸存者们的居住地都不过咫尺之隔,十楼到十一楼为男性幸存者的地盘,十一楼以上则是女人和小孩子的。男性幸存者可能会分房睡,因为他们都不能忍受彼此的恶习,但是女人小孩就不一样了,她们需要依靠。

    当幸存者们不约而同地到达声音传出地时,都愣住了,因为他们见到一个披头散的女人正在坐在走廊上瑟瑟抖。她背对着众人,众人看不清她的面容表情,但是能够看出她的肩膀在颤抖。果然,她伸出了手指头,颤颤巍巍地指着前方。

    如果,此时有人能够从正面看她,则会现的她的面庞上充斥了恐惧,眼球之中映出了原因。

    众人顺着她微微弯曲的手指头向前看去,而这时,女人却如同机器人般僵硬地、慢慢地将脑袋转过来,她的脸蛋煞白得像白纸一般。众人可以看见她的嘴唇在不停地打着虚颤,但更令众人恐慌的还是女人的手指头前端,她指的那个地方。

    ——竟是,竟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这具尸体靠在墙壁上坐着,靠在这条走廊末端的楼梯口墙壁上,他的半个眼珠还在张开,仿佛在喻示着他的死不瞑目。而现在的情况是,这条走廊末端的楼梯口已经被各种木板衣柜给堵住了,仅剩下三条楼梯继续通往楼上,所以不会有人选择这条楼梯继续上楼。

    这里是五星级酒店,事实上,这里每隔十楼都会设置一间保安室。而这层楼尸体所在的末端还有一间狭小的保安室,原本是供保安值班用的,可现在保安室里都是一些腐烂至少十多天以上的尸体。

    这些尸体都是在丧尸危机生时,酒店的住客由于某种原因死亡,而幸存者打扫酒店时,可能是为了方便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将尸体塞进了保安室中,并且上了好几道锁。

    那具尸体离那间保安室就不足五米,保安室的窗口就正对着楼梯口。

    想想吧,保安室之中都是一些腐烂至极的尸体,虽然门窗都被紧锁着,但怎么说也总会泄露出某种气息来。只要闻一闻,那种气息是一百年也不会忘记的,那像是一群死老鼠般的恶臭味。

    光是闻,就不会存在什么胃口,所以都没有什么人会到达这边来。这间保安室与幸存者们隔着一个房间,空间之中无人睡——界限分明。对于幸存者们来说——那边,仿佛成为了禁区般的存在。

    紧接着,幸存者们6续来到这层楼。没有多久,这条走廊便堵满了二三十位青年男女,其中还有一些可爱的小孩子。

    可当他们见到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时,竟全都捂住了嘴巴做呕吐状。这样的场面大多数幸存者已经见得多了,可当是见到整片墙壁上大片都是猩红的大肠、内脏、碎肉时,竟也还是承受不住眩晕了半天,其中一些精神萎靡者,立即当场呕吐出来,然后晕倒了过去。

    不久后,张芃和小雨姗姗来到,她们两人都是一脸的睡眼惺忪,头还有些乱糟糟的。但此时,大多的幸存者都是这番模样,这倒也给她们两人的心理平衡了一些。幸存者们为她们俩让开了一条过道,她们两人连忙进去将那名女子给扶了起来。

    “嘿,坚强点,还能走吗?”张芃问,但是女子并没有说话,她的眼神依旧呆滞地看着前方。

    她们两人顺着她的眼光望去,立即瞥到了走廊尽头的那具尸体,尸体还靠坐在墙壁上,他的的半边眼珠子还睁开着,视线正瞪着这边,仿佛在瞪着她们两人。

    她们两人的背部立即升起了一道刺骨的寒气。

    那具尸体的脑袋有三分之一已经消失不见,或者说,不知被某种东西切割到了什么地方。只剩下一些猩红灰白的混合浆体不停地从中涌出,此时,已经蔓延到走廊上的好长一段距离。

    她们两人丝毫不避讳地回瞪:他面庞狰狞,以仅剩下来的半边脸就能够看出,他的脸上有五道长长的裂痕,从脑袋一直切割到了腹部,消失的那三分之一脑袋,正处在这五道裂痕之中。

    他的腹部敞开,里面黑乎乎的可以用中空来形容,除了一些闻腥赶来的虫子苍蝇外,里面就只剩下了一些肋骨以及碎肉。而那些内脏大肠什么的,全都被甩到了尸体之后的墙壁上。

    再看这具尸体的身份,他的身上穿着是黑色的保镖制服,所以换句话说……

    此时,保镖群体中派出人来了,派出来的人那是杨振宁。

    他看了看尸体便回头叹气,“他是我们的人,我们要永远记住他的名字,马和宇。”他的语气中存在的仅仅是落寞。

    死了,又是一个生命死了,他化为了亡灵。

    他要去哪,他的归宿在哪?

    不知道,是否存在亡灵的归属地。

    保镖们全都嗷嗷大叫起来,不是哭,而是在唱保镖的镖歌。

    接下来的工作便是集中幸存者,将他们全都集中在了楼下的大堂中。而楼上的那具尸体,则被保镖们甩到在了保安室中。当打开保安室大门的刹时,扑鼻的腐臭立即熏晕了好几人,其中大约铺着二三十具尸体,每一具尸体都严重腐烂。从内到外,逐渐地腐烂为一堆骨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