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灵异悬疑 > 丧尸危机末日 > 第五十四章:狩猎与猎(四)
    她直接切入主题,对安杰说,“我并不是要帮助那些幸存者,只是不希望你死在那只猎嗜者的手下,你是我们的强大战力。  ﹤这是夜视瞳膜,贴在你的眼睛上,这四周的场景会变得和白天一样明亮。”女人说着便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小盒子来。

    盒子表层的中央是一个六叶草图案,下面则是一些看不懂的英文字符。安杰接过了盒子,打开,里面果真是两个薄薄的、如同隐形眼镜般的瞳膜。他没有急着戴上,反倒是对她说了一句谢谢。

    女人冷冷地哼了一声,又给了他一个小小的圆形东西,大概和小指头般大小。

    女人冷冷地说,“戴在耳朵里,这是通讯工具,战斗时可以用到。”

    安杰戴上了,然后才拿起那两个瞳膜,小心翼翼地盖在眼珠子上。

    女人别过脑袋看向车子内的张郁,此时,他终于摆弄好了那个模糊的显示屏。

    画面逐渐清晰,原本一闪再闪的雪花也在此时逐渐消失。

    画面上显示出了一条走廊,但是,走廊上却染满了腥红的一片。

    在摄像头下方的一个房间前,房间的门敞开着,里面是黑乎乎的。

    门口处则是躺着两块血肉模糊的东西。

    张郁瞪大了眼珠子仔细看着,他的心头也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拜托,你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他死死地瞪——结果现,那不就是一个脑袋的两瓣吗?

    “等等,这是……”

    女人似乎也现了什么异样,她的瞳孔死死地看着显示屏上。

    接着,她立即慌张地大叫起来,“出现了,猎嗜者出现了。你们这两个白痴,猎嗜者现在已经开始狩猎了!”

    在车顶上佩戴瞳膜的安杰吓了一跳,他连忙戴上然后问,“现在那只怪物在哪,它在哪?”

    张郁满头大汗地在键盘上敲打,画面一闪再闪。

    最终,显示屏锁定住了一个身材矮小的身影。

    那个身影,就站在某一个房间的前边。它在房门前捕捉空气之中的味道,以此来推断出房间之中是否存在人类。

    女人一看到那个房间,立即叫了起来,“在十二楼!”

    安杰听后,立即从车上跳了下来,如同风一般朝酒店大楼跑去。

    看着安杰跑动的身影,女人粗鲁地塞给了张郁一个黑色的方块体,对着他说,“这个东西,等下就使用这个来联系他,没有六叶草信号的干扰,通讯非常的清晰,至少在一百公里之内都能够清晰地通讯。”

    说完,女人也大步地朝安杰跑去。凭借着紧身服强化的身体,她的度已经越了世界短跑健将的度,紧紧地追在安杰的身后——距离相差不是很远。

    张郁看着两人的消失在黑暗之中的背影,然后满头大汗地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动。监视器的画面被断开,重新出现了雷达扫描的画面。

    在十二楼的某一个房间门前,果真站立着一个小点点。

    张郁继续在键盘上敲动,将电磁波全都集中在了这个小点点的上——将它给死死锁定住。

    “竟然趁我修复画面时杀人,可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酒店的地图与雷达图重合在了一块,凭借脑海分析酒店房间分布的规律,他已经找出了那个房间号码。

    张郁大声地咆哮起来,“安杰,我找到了,那个家伙就在十二楼的12o9号房前!如果你从十二楼右边数起的第九个窗户口跳进去,就可以直接到达了那个房间了。提醒一句,房间之中有两个幸存者,不要让他们死了啊!”

    右耳中传来张郁的声音,安杰愣了一愣,里面是女人给他的小东西。

    安杰还是听从了张郁的话,他如同一只灵敏的猴子般。跳上了一个窗户,然后借力继续往上跳。女人听了耳机中传来的话音后,像变戏法一样,凭空掏出了一个三角钩来。

    事实上,这是隐藏在黑色紧身衣之内的作战工具,三角钩是利用纳米技术研出来的高科技作战产品,可以随意地压缩。但是它还拥有还原性,不管如何地压缩,一但遇到空气就会立刻复原。

    三角钩忽地向上伸直,直直地勾住了十二楼、九号房的窗户边缘。

    接着,绳索猛地收缩,女人轻盈的躯体便被一股大力拉扯了上去。

    …

    而此时的十一楼,保镖们全都静静地听着楼上的动静。他们都是退伍军人,所以五感都比普通人灵敏不少。他们在不久前听到了一股微弱的声,即使那股声音如同蚊子的嗡嗡声般细小,他们也是感知到了。

    现在,这个房间中八个保镖都静静地听着,只待出现大一些的动静便大步蹿出去。

    手枪,已经握在了他们的手上。

    与此同时,十二楼。

    在某一个房间中,两个女孩正严肃地给手枪上膛。她们还穿着睡衣,本是要睡着了,却是被一道摧枯拉朽的破碎声惊醒。此时,那道沉重的喘息声就在附近,可能是在她们的房间之外,也可能是在别人的房间之外。

    不管如何,也绝不要坐着等死。

    至少要给予那个杀人凶手一个子弹,给予它一个完美的回忆。

    这是柳雪儿所在的房间,她还躲在床底之下屏住呼吸,希望门外的家伙不会现到她的存在。

    可是,这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就当她眨眨眼睛的后一秒,房门上便出现了十道裂痕。

    接着,裂痕逐渐增大,逐渐演变成了十道裂缝。

    摧枯拉朽的力量、噼里啪啦的闷响。

    就在柳雪儿眼神瞳孔放大的刹那,整扇门猛地从中被十张爪子撕裂开来。

    破碎的木板的以及钢块立即堆在了一旁。

    柳雪儿——她终于看清了这个怪物的面庞——这的确是一头怪物。

    粗壮的肌肉根本就不是人类所能比拟的,特别是——这头怪物屁股后边还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那条尾巴正在一上一下地随意甩动着。

    怪物出了尖锐的咆哮,大步冲柳雪儿所躲的床铺跑来。

    就在这时,正对着大门玻璃窗户却猛地破碎开来。

    伴随着一道窈窕黑影的蹿进,零零碎碎的玻璃碎屑也洒了满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