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灵异悬疑 > 丧尸危机末日 > 第五十九章:无法躲避的……战斗
    第五十九章:无法躲避的……战斗!

    柳雪儿母子俩被两个全副武装的男子堵在了楼梯口,其中柳雪儿大腿中了几子弹,血流如注,染红了整面地板。≥ 但这已经是算幸运的了,照那两个人手中握着的特制步枪,如果真是打实了,估计她的腿都会被打断一截。

    两母子惊恐地盯着那两个全副武装的男子,一步一步地退后,最终退到了墙壁之上。柳雪儿记得,这两把枪刚刚射出子弹的时候,并没有出声音,或者说以人类的听觉根本就不可能听得到这种枪的射击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柳雪儿的后背流出了冷汗。

    两个武装男子手里各举着一把从未见过的步枪,这里可是中国啊,能随意携带这种危险武器除了军人之外,还有什么人可以呢?

    但是这两人穿的不是军服,而是一种类似于雇佣兵的战斗装。而且两个男人都蒙着脸,脸上套着的是一个武装头盔,头盔在黑暗之中也是闪烁着刺眼的光。说不出那是什么颜色的,但是能够看到两位男子的左肩上标志——一朵绿色的六叶草图案。

    忽然她感觉到很寒冷,因为背部已经贴在了墙壁上。

    柳雪儿抱着孩子缩在了墙壁上,即使血液已经流逝了不少,尽管身体温度已经下降了半度。但她还是将孩子护在了身后,脸色丝毫不惧地瞪着前方的那两位武装男子。

    “你们是什么人,我们没有惹到你们吧,如果是因为我之前动的手的话……”

    柳雪儿冷冷地说,可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个男子给打断了。

    “报告女士,我们无权对你们公布出身份,我们现在是在执行命令,请配合我们。对不起女士,对你开枪是一次意外,因为你忽然逃跑的缘故使我们的精神紧绷起来,所以误开了枪,对不起!”

    柳雪儿的眼神中是摆明的不信任,此时其中一名男子拿出一个类似于掌上游戏机的仪器来,接着在上面按了几下后,那个仪器便忽地响了起来。仪器上的坐标,以一个网子状死死地锁定住了小男孩,两条红色的交叉线穿透了仪器上的显示的坐标,形成了一种类似于函数的坐标图。

    “那个东西就在那个小孩的身上吗?”最先开口的那名男子出了声音,他的声音相当的浑厚,仿佛是从九幽之下传出来的一般。事实上,那是经过声音处理器之后变化的声音。六叶草公司这样做的目的,估计也是为了隐藏他们的身份。

    另一名男子点了点头说,“是的,追踪器上显示的那个东西,就是在这个小孩的身上。”

    之前的那个男子跨步上前,对男孩大叫,“小孩,你最好乖乖把那个东西给我们交出来。否则,我就拧断你和你妈妈的脑袋。然后再用枪将你们两人的躯体给打成马蜂窝。你想不想试一试,我会让你在有生之年感受到的。”

    男人之前彬彬有礼的态度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中痞气,感觉碰上了某个拦路抢劫的小混混。

    “所以,你交还是不交?”男子用冰冷的枪口对准了柳雪儿的脑袋,死死地脑门上顶,“你妈的性命就交给你选择了。”

    柳雪儿不畏惧枪口,恶狠狠地对那名男子吐了一口唾沫,“我呸!你要是有种就把我给一枪给崩了,以我来压制这个孩子,你它妈的还算什么男人?”

    男人也不回答柳雪儿那个“算不算男人的话题”,他直接用冰冷的枪口顶住了她的下巴,从她的下巴处将她的脑袋缓缓抬高,直到与地面形成一百三十五度的夹角。

    “女士,你要知道一点,男人这个名词在这世界上换不来金钱。还不如你们当鸡一个晚上赚的钱多。我们现在是在服从命令,什么男人女人对与我们来讲都没用。记住,我们不吃这套,我们只在乎手上的工资。”

    “所以换句话说,我们不会为难你们。只要你肯乖乖交出那个东西,我们就会放你们一马。”男人最后对男孩说。

    男孩惊恐地看着他们,“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你们要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男孩一边说一边哭出来了。

    “不知道?”拿枪顶着柳雪儿下巴的男子疑问了。

    他回过头去说,“看他的表情显然是真的不知道呢,山鸡,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啊?”

    “搞错?”

    被称为山鸡的男子将手上的仪器放到拿枪男子的面前,“浩南,你它妈的看看追踪器上显示的,那东西就在这个小孩的身上,我怎么可能会搞错嘛!”

    看过后的名为浩南的武装男子冷冷地笑了出来,一手便是将小男孩从柳雪儿的背后给拎了出来。

    旁边的柳雪儿立即上前反抗挣扎。

    结果被一支枪把从后脑勺直接敲中,当下立即倒在了地面上不省人事。

    男孩开始嚎啕大哭,名为浩南的武装男子却丝毫不害怕,一手锁住男孩的两只手腕,将他按在了墙壁上,接着对山鸡说,“来吧,把东西拿出来之后我们就闪人,虽然命令上说可以杀死反抗者,但这只是一些平民,杀了他们有辱我多年来的骄傲,我可是一名上尉啊!”

    山鸡一边出嘿嘿的笑声一边上前,接着在男孩跟前停下。

    在仪器上按了几下后,仪器的前端却忽地闪出了一道红色光线。

    红色光线在男孩身上来回扫射了几下,接着在男孩泪眼模糊的表情中,锁定在了他的胸口上。这时,仪器出了吱吱的声音,那道红色光线一直锁定住男孩的胸口,无论山鸡怎么摆动它,那道光线始终未曾偏离过一丝一毫。

    “现了,那个东西就在他的衣服里面!”

    在山鸡的话音落下后,浩南一只手从男孩的衣领内深入,随即便扯出了一条项链来。

    那道红色光线,此时正死死地照射在项链的末端,那是一个拇指般大小的蓝色金刚石。

    在红色光线的照射下,金刚石出了蓝红交映的紫色,真的是妖异美丽异常。

    “是么,这就是boss要我们寻找的那个东西啊。”山鸡说。

    浩南看着妖异的金刚石却不小心出了神,听了山鸡的话后才回过神来,那道光线实在是太过美妙了。

    男孩开始大声地哭泣,“你们放开它,这是哥哥给我的!你们别抢走它,哥哥让我要一直保管好它的!”

    挣扎反抗,手脚并动;

    眼泪落下,牙齿紧咬。

    可男孩依然还在武装男子的手中钳制着,山鸡在一旁喷气说,“浩南,你它妈的度快点,你想让别人现我们吗?boss已经说了,这里还有一个级变态在,吵醒了其他的市民,你认为那个变态还不会过来吗?”

    “所以你它妈的快点,拿了我们就走人,直升飞机还在公园里等着我们呢!”

    “好了好了,你真它妈的啰嗦死了,啰嗦得像我老娘!好了,老子现在就拿下来!”

    浩南一边抱怨一边用手缠住了那条项链,开始大力地拉扯,可结果那条项链还是挂在男孩的脖子上。

    他试了几下之后,现竟然还不能扯下来。

    男孩还在大哭,“这是哥哥给我的,这是哥哥给我的,你们别拿走!”

    “操你马的,老子不怕你哥!”浩南干脆放了枪械下来,双手大力地揪扯那条项链。

    可结果,那条项链还是不能被扯下。一旁的山鸡也上前来,看到项链后忽地臭骂了出来,“浩南,你它妈的真是一头猪,老实说,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和那只鸡玩多了,搞得现在浑身上下都是斗鸡眼。你它妈的在扯什么扯啊,直接拿走不就可以了吗!我清楚的解释,将项链从他的脖子上取下。”

    “啊,对呀,我真它妈的操蛋。山鸡,你真它妈的聪明啊!”

    说着,浩南便准备从男孩的脖子上取出项链。

    就当这时,某一个房间中却忽地传来了一道玻璃碎裂声,接着的便是一连串的噼里啪啦声。这些突兀的声音让得两位武装人员绷起了神经,但如果是普通人,绝对会被吓得屁滚尿流!

    但是他们两人的素质也真是不错,没被吓倒,反而各自立即抄起了手中的家伙,背对背,小心翼翼地看着四周。那个男孩,也被他们给顺手打晕在地。他们认为刚刚的那道声音非常古怪,如果预料不错的话,很有可能要进行一场恶斗了。

    这四周的气氛也真是鬼怪的可以,不时还有一阵阵的呼呼声吹过,是风的声音。

    加上这条走廊阴森森的没有一丝光线……令两位武装人员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刚刚的,那是什么声音?”山鸡小声地问。

    “老子操你马的,别问老子,老子咋知道?”浩南小声但又带痞气地回答。

    就在他们的声音落下后,离他们只有三米远的一个房间门出了咚的一声闷响,接着那道房门便被一股大力甩离了门框。这一怪异的举动令得他们疯狂地对着那块门板进行射击,短短的两三秒间,那个门板已经被打出了许多坑洼的豁口。

    就在下一秒,一道黑影忽地从那个缺少门板的房间蹿出,以极快的度向他们两人冲来。

    两人都是全副武装之辈,装备全都是六叶草公司的先进产品,即使那个人的度极快,但是他们头盔之内的数据显示屏中,却是可以快锁定住那个人所在的方位。

    他们疯狂地扣动扳机拉动枪栓,子弹如同狂舞的银蛇般射向那道黑影,可黑影的动作也着实灵巧,不停地左躲右闪,这些子弹竟愣是没有一射在他的身上。这也是当然的,即使他们拥有最先进的仪器,却也只能使锁定住他的影子罢了,想要用子弹彻底地击中他,手指的灵活度就得快过显示屏上的锁定图。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子弹一连串地朝他射去,枪口前喷出三十多公分的火蛇,子弹的度真是快的惊人。可每一次都在他离开半秒后,一连串子弹才射到他做接触点跳跃的地方,几十子弹立即就将那一块给打成了破烂,泥土碎屑猛地向四周散去。

    一轮扫射下来,对面走廊的墙壁甚至地板几乎都被打成破烂了。

    虽然子弹没有击中他,但相对地说,他也不能冲到前边去,只能进行着徘徊趁机寻找机会。可这两个武装男子明显是训练有素的人类,他本以为待到他们更换弹夹的时候会有些许机会,可谁知,他们更换弹夹却只需要眨眼的时间。

    他只能继续躲避着子弹,不停地躲闪着,双方都保持着距离。

    而这时,当他再次躲避过一轮扫射时,他的耳朵中却出现了一道声音,“安杰,尽全力抢救那两位幸存者,他们两人还没死,但是其中一个人情况相当的危险,温度正在急剧下降中。”

    安杰听后,心中也升起了一阵苦恼。目前他的力量才刚刚恢复不多,光是躲避他们的子弹就已经够麻烦的了,上前的话救援的话,如果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两人全都打成肉酱,那么他们的子弹就会全都招呼到自己的身上。

    之前便已经尝试过了,安杰知道那种枪械的厉害。虽说是步枪,但是射几乎快要与狙击步枪持平了。真不知那种恐怖的后坐力他们是如何承受住的。那么现在把这个问题说大,既然那种枪的威力极大,那么被打中了呢……凭现在的身体情况能够撑得过几弹?

    安杰一边想一边快地离开走廊,短短的几秒间,他已经躲到了某一个房间中。而几秒前他所站立的地方,却已被密集的子弹给打成了马蜂窝。

    看着那一幕,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对于张郁的话,他选择了无视。毕竟现在自己的性命都难保了,如何能保住别人的性命?

    看着房间的之内的摆设,安杰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搬起一张桌子便立即跳到了房间外边。

    他想要用桌子砸过去,此时已经将桌子抬高,为桌子蓄足了动能。

    可是做这个动作需要时间来缓冲,就是这么一顿的时间,三子弹已经从走廊的另一端射来,接着射中了安杰的大腿。当下鲜血狂涌,喷射如注,一大片皮肉已经被子弹给打成了肉酱,甚至就连森森的白骨也显露在了空气中。

    那种疼痛,绝对堪比撕心裂肺的痛楚!

    强忍着疼痛,将疼痛转化为愤怒!

    安杰将那张桌子朝走廊的另一端大力地甩了过去,甩向了那两位全副武装的男子。

    子弹与桌子相互接触,几十子弹瞬间贯穿木质的桌子。这两个人倒也是个人才,子弹射中的地方均是桌子的木头架子连接处,短短的瞬间,桌子的连接构架便已被子弹打成了破烂,那张桌子立刻解体成为了一堆破烂的木头块子。

    安杰也来不及惊讶了,因为此时又有十多子弹向自己划来,瞳孔中已经映出子弹射来的轨迹。

    可恶,躲不过了!

    它们的度堪比狙击步枪射出的子弹,唰的一声,几枚子弹已经穿透了安杰的肚子、大腿、小腿、手臂、双肩……甚至还有一子弹卡在了胸膛前的肋骨上,在左胸,那颗子弹离他跳动的心脏就仅仅只有五公分的距离。

    可真是相当惊险啊!

    安杰浑身充满了鲜血,因为被子弹射中,又是一大股鲜血喷了出来。

    身体剧烈的疼痛仿佛被万蚁噬咬,仿佛被无数张细小的利齿一寸一寸地啃噬着自己的肌肤。

    那种感觉,可不是一个“痛”字就能够表达的出来的。有时候,他甚至觉不到身体上的剧痛。

    可恶,身体失去知觉了吗?

    失去过多的鲜血总会令身体的机能下降某一个幅度。即使安杰的身体细胞正在以疯狂的度在修复躯体上的创口。修复的度虽然惊人恐怖,但是破坏就更是恐怖。就在这短短的两三秒间,又是五六子弹穿透了他的身体。

    噗噗噗的声音连续响出,几大片的血肉已经被子弹给打烂了,身体上除了脑袋外,尽是坑坑洼洼的伤口。

    鲜血如注,奔流不息!

    此时他才知道了子弹的可怕,不,应该说是狙击步枪子弹的恐怖。它们的度,可不是五四式这种半吊子并且是即将退役的老手枪可比的。

    (我果然还是缩在小镇之中的井底之蛙吗?);

    (我还以为自己已经强大了,还以为自己已经算是一根葱了。到头来,自己也只是一个畏惧枪械的凡人。);

    安杰此时承受不住子弹的打击,身体一跳,又缩在某一个房间之中。

    他的背部靠在雪白的墙壁上,一瞬间,身体上涌出的鲜血便将一大片墙壁给渲染了个红透。雪白的墙壁上尽是猩红的血印,血液还在缓缓地顺着他身体上的各个豁口流出,然后慢慢悠悠地蔓延满了大半地面。

    地面上都是红色,零散落到地面上的白色床单,已经被鲜血给染红。

    房间之外的走廊,子弹不再射击,那两个家伙此时正在给枪械上膛。

    “安杰,那两个人现在朝你过来了!”右耳中张郁的声音传来了,之后是一连串的问句,“他们是什么人物?你怎么一直待在那个房间内?他们很强大吗?”

    安杰无奈地叹了口气,并没有回答张郁的话。

    反而对着他说,“等着,我会将他们给打败的!”

    然后,从耳朵中掏出那个圆圆小小的黑色玩意,接着将那个东西狠狠地碾碎在手心。

    现在,他不需要别人来指挥战斗。如果想要摧毁六叶草公司,那么绝对还会和这样的人交手。到那时,可不是一个两个这么稀少的数量了,很有可能是一个班、一个排、甚至是一个团一个师在等着他。

    如果现在不独立将这种敌人给消灭掉,将来该如何去与他们强大的大部队战斗?

    所以这一战,是男人必须要打的战役!

    所以这一战,是男人不可退却的战役!

    所以这一战,是安杰无论如何也无法逃避的宿命!

    所以,战吧!

    让男儿的热血洒在这片大地上,让他们见识一下反抗的力量!

    听到了吗,男儿体内的血液在了!

    安杰忽地大声咆哮起来,双手大力扯下那块门板冲到走廊上。

    在两个武装人员还反映不过来的时候,巨大的门板已经被安杰向他们大力地甩了过去。

    接着,安杰紧紧地跟在门板之后,以切割开空气的度死死地追着。

    身前,那是一块门板,传来了无数道子弹射击中而产生的噼里啪啦声。

    安杰还在紧紧地追着,由空气之中的味道能够分辨出来。不远了,他已经离那两个家伙不远了。

    这一瞬间,时间仿佛变慢了,万物所有的一切运动都变得缓慢:

    门板外层的木板被子弹打成了粉碎,唯有在门板内被木头包裹住的钢板平安无事。

    但实际的情况也不是非常乐观。

    只见银色的子弹在一寸、一寸地刺进钢板中。

    而钢板上则是突起了一个、一个的凸点。

    紧接着只听见啪的一声,一颗子弹贯穿过了钢板。

    咻的一声划过了安杰的胯间。

    紧接着又是啪的一声,又是一颗子弹贯穿了钢板。

    这一次,他的左腿膝盖却被子弹直直射中。

    很痛,非常痛!

    止住的血又重新涌流了出来!本来凝固的伤口却又撕裂了开来!

    安杰跑得一阵踉跄,但好在身体素质强大的缘故,还没有任何大碍。

    紧接着,竟是无数道啪啪声响起,几十银色的子弹便是大力地贯穿了钢板。

    “啊啊啊——!”

    一声惨叫从钢板之后传来,紧接着,两位武装人员只看到几十道血柱从钢板之后射出。

    但这时,钢板正以极快的度飞来,他们两人只能迅趴下,避免被钢板击中。

    接着,一道猛烈的呼呼声从他们的头顶上划过。

    下一秒,那张只剩下钢板的门便直直地砸中了墙壁,直直地嵌在了墙壁之内,深度在二十多公分左右。

    可惜他们两人无法见识到这一幕,当他们俩刚站起身时,眼前便出现了一个浑身浴血的男人……这个男人,他是从地狱之下爬出的修罗,双目怒睁、披头散,浑身浴血不说,双瞳之中更是不时放出一股寒光杀气。

    两人下意识地举枪对准安杰,下一个呼吸间,两人戴着的头盔已经被他给扯了下来,就连步枪也被他以极快的度抢了过去。头盔被他踩在地面上,狠狠地踩碎,化成了碎片,甚至还出了小爆炸冒出了白烟。

    除去头盔外,出现在了空气中的竟是两张明星脸,郑伊建以及陈小村。

    看起来果真是浩南和山鸡哥。

    接着,两人的瞳孔之中出现了恐惧,那是一种莫名的颤栗。

    反抗不得,会死!

    挣扎不得,会死!

    投降不得,会死!

    想活下去,不,就连想活着都会死!

    他们的瞳孔中映出了两把顶在眉头前的枪,他们无法反抗他,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仿佛是蚂蚁面对着恐龙。

    (为什么,之前为什么没有感受到这种压力?);

    (我们……是蚂蚁吗?);

    所以,这就是蚂蚁的下场——死亡!

    顶在他们眉头上的枪,最终还是被安杰扣下了扳机。

    两颗脑袋在瞬间被子弹贯穿,化成了两滩正在不停流出红白色浆体的肉酱。

    两个全副武装的六叶草雇佣兵,在这一刻最终化为了两具冰冷的尸体,凄凉地倒在了地面上。

    当这时,没有了任何威胁之后,安杰终于是承受不住了。

    眼前一黑,整个人便倒了下去。

    此时,一个闪烁着光芒的宝石从一具尸体的口袋内滑出。

    那道光芒十分的耀眼,就在安杰的眼前晃动,仿佛诸神降临的光芒。

    失去知觉之前,他只听到有人在关心地喊着自己的名字。

    那是谁?

    是小雨吗?

    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