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灵异悬疑 > 丧尸危机末日 > 第六十四章:被掩盖的真相与……决裂(下)
    第六十三章:被掩盖的真相与……决裂(下);

    “他为什么要离开,难道真的和王彻说的一样么,他杀了人,而张郁他也知道这件事……,所以,张郁让他离开了……,真的是这样么,是真的……么?如果是的话……”

    小雨实在是不敢再想下去了,这短短的几秒间,她的眼眶中再次充满了泪水。 与他重逢的时候,再到如今他离开的时候,她的心境仿佛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徘徊,虽然她知道在这种时候应该坚强点,不能再耍小孩子脾气了。

    但是,为什么那个人是他啊……

    张芃虽然没有大过小雨几岁,但至少她的人生阅历比其丰满,所以她依旧是大声地为安杰辩解:“我真的是看错你们了,他这些天的表现你们也是有目共睹,他为我们做了多少事。你们好好地想想,当初……”

    但王彻听了她的咆哮,却在她话音未落之际,反而是更加大声地吼了出来:“她们与他,全都是名为安杰的那头怪物的帮凶,正因为他们的纵容,才导致了我们这么多人的死亡。我现在问你,你们它妈的究竟想要对我们做什么!”王彻一手揪起了张郁的脑袋,接着恶狠狠地对其大叫。

    张郁冷冷地看着王彻,脸上的戏谑毕露无遗。而王彻看着张郁的表情,心中更是愤怒。

    正当王彻想要作之际,一道声音却是忽地传来:

    “你它妈的有病啊,你忘记了吗,安杰可是救过我们所有人的命啊!”

    说这话的人却是那位名为王国巍的大叔,之前他一直都站在中立者的角度观看场中的情形,其实不出言帮忙倒不是他真的那么冰冷无情,只是他与张郁他们并非很熟。相对而言,他与这些保镖半个月的交情,怎么说都比与张郁几人这短短几天的交情来的浓厚。所以,之前他才会在一旁冷眼看着,直到王彻说出安杰是怪物的话后,他这才站出来为他们说一句公道话。

    王彻停下了即将对张郁下的重手,接着便以怪异的眼神看着王国巍,这位开长途货车久达二十年的老司机。

    “大哥,你应该能够理解我现在的心情,我的四个兄弟以及那么多的幸存者都被那个名为安杰的人给杀了,即使他先前救了我们,但是他却是杀……”王彻在面对王国巍的时候,他的语气仿佛弱了一层,只有对于王国巍这个善良的人,他不敢太过于强硬。因为他实在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被王国巍给打断了:“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你没有证据证明安杰杀了幸存者。”

    听到此话后,王彻原本稍稍缓和的表情立即转变为不耐烦,但由于王国巍拯救过他的弟兄好几次的性命,所以他还是尽量克制着自己的语气,用之前的观点去反驳:“那么大哥,你说说那个家伙为什么就忽然离开了这儿,还有监视录像在那段时间中异常碰巧的空白,这两者联系在一起,让我不得不怀疑那位安杰其实就是杀害了我兄弟以及幸存者们的凶手!”

    说到最后,王彻也不管什么克制不克制的了,他几乎是了疯似地咆哮起来:“你们注意看看这些尸体上的伤痕,如果是安杰的话,如果是他的话绝对可以轻易办到!我们都见过他那可随意暴涨成大腿般粗细以及长短的手臂,那为什么他的手中就不可能再长出一条长长的爪子来,他是一位极度变态的杀人狂魔啊!”

    王国巍也不生气,轻吸了一口气,像是大哥般慢慢地领导着做错事的弟弟走上正轨:“你目前的证据还不能证明安杰就是杀人凶手,其中大部分是你的想象,他会离开酒店的原因有很多种,例如今天我们要离开这座城市,他会不会是先行离开去帮助我们清理道路了?”

    “再者,我相信那位男孩不会是你口中的变态杀人狂魔。这些天他在这里的所作所为我们都有目共睹,食物以及医疗药品,全都是他给我们带回来的。还有一点你难道忘了么,当初我们在市中心小学被丧尸群包围脱身不得时,你说是谁救了我们?”

    “这些天来,他更是默默地为我们做了许多事,但是,他却从未向我们索取过什么回报,他也从未像命令仆人一样命令我们,凭他的实力,我相信他有命令我们去当他的仆人的能力。王彻,做人要凭着良心说话,我知道你死了兄弟后心里非常难受。毕竟,他们是同你一同战斗至今的战友……”

    “他是这么好的一个人啊……,如果你还坚持说他是变态杀人狂魔的话,那么,你就把我的脑袋给打碎掉。直到我死后,你才拥有资格这么说。但我却是告诉你,老子即使是做鬼一辈子也不会放过你的!”说到最后的之时,王国巍几乎是疯狂地咆哮了起来,他的面部表情此时也是变得相当坚毅,此时在他的心中,更是有了一种不畏惧死亡的信念。

    在场的众人都被王国巍的一席话牵扯住了思绪,从王国巍的只言片语中,他们开始回想起与安杰这个少年这几天相处的一切事物……,从他带回的食物、药品,接着到他那平易近人却木讷的性格。

    安杰与他们的关系非常缓和,他们如论如何也从没想到会把气撒到安杰的身上,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啊……,这时,在场的幸存者不少都犹豫了起来,虽说王彻与他们待的时间比较长,但是相较起来,他们更喜欢安杰。

    虽然王彻的理由比较充分,但是王国巍的理由更加真实。两两相较之下,幸存者还是选择了观望。但是他们的立场却已经悄悄地站到了安杰的那一方,从他们向张芃与小雨的方向轻轻挪动的脚步便可知道。

    “是啊,”听完王国巍的话后,王彻松开了张郁,缓缓地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王彻将自己的头撩上耳垂,露出了宽宽的额头。接着,他便用充满沧桑的声音对王国巍说:“这就是现实啊,你们全都站在利益大的一方,因为我没有实力、因为我的兄弟们也没有实力,所以当他们死了之后你们也不会露出伤心的表情。我兄弟几人当初在为你们玩命拼搏的时候,你们曾感谢过吗?安杰啊,他明明就是一个杀人魔,你们却还要如此偏袒他,还不都是因为利益吗……”

    说完,王彻猛地笑了,那是一道异常狰狞的笑容。

    下一秒,王彻却已经将手枪的冰冷洞口对准了王国巍,“大哥,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大哥了,为兄弟们报仇的心情你们没有人可以理解……”王彻的食指已经搭在了扳机上,他的眼神在此时也变得阴冷异常,“王国巍,你确定要挡住我的这一子弹?让开,我们还是以兄弟相称!”

    王国巍丝毫不畏惧王彻手中的枪,他走上前来,冷冷地说:“你想要杀的那个人不在这儿,我只想问你,你想要如何报仇?”

    “如何报仇?”王彻猛地大笑起来:“哈哈哈,你它妈的竟然问我如何报仇!你它妈的竟然怀疑我的能力!他如何对我的,我就如何对他!他如何杀了我的兄弟的,我也如何杀他的兄弟,还有他的女人!不,或者在杀死他的女人之前要好好地玩乐一顿,让他的女人在快活中死去也何尝不是一件美事!”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

    (安杰的兄弟,与安杰关系最亲密的女人……)张郁不经意地瞄了一眼脸色红白交错的小雨,(王彻是想要借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逼出安杰吗?他为什么会有这种自信?那么现在的时间是,如果所料不差的话,他也应该回来了,到那时这件事也该处理完毕了。在此之前,必须保护好自己的性命……);

    “王彻,你已经丧心病狂了!”王国巍大声咆哮,接着,杨振宁也大声地说:“你们之间有些误会,你们应该好好地坐下来,好好地谈谈!张……长官,安长官上哪去了,他的行踪你应该知道吧。”杨振宁并不希望他们闹翻,所以还想要劝阻或者让其和好,因为在他的思想中,安杰是绝不可能会杀掉这些人的。

    “他马上就会回来……”张郁淡淡地说:“但我想问你一句话,真正的杀人凶手你真的看不出来吗,还是说你本来就是……”

    听到最后,王彻猛地扯住了还在说话的张郁,接着更是将手枪顶在了张郁的脑袋上,生生地让张郁把即将出口的话给堵塞住了。

    “妈的,事到如今还想要博取同情吗?别以为老子不知道,其实,老子看到的比你们了解到的还要多得多!别给老子装傻、也别否认,小心老子一枪就崩烂你的脑袋!”杨振宁刚想开口劝阻,王国巍却先他一步冲上前去。

    在王彻话音说完的刹那,王国巍也猛地大叫起来:“王彻,你……”

    砰!

    在王国巍说出那个“你”字的时候,王彻猛地将手枪对准王国巍的脑袋,接着便是狠狠地扣下扳机。

    一颗银光闪闪的子弹,就在瞬间穿透过了王国巍的脑袋。

    进入的是银光,而带出的却是一股猩红混白的浆体。

    而王国巍,却是夹带着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倒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