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灵异悬疑 > 丧尸危机末日 > 第九章:张芃(一)
    张芃是一名孤儿,准确的说,在七岁以后十岁以前是孤儿。≥

    七岁之前,她是爸爸妈妈最喜爱的乖孩子;七岁之后,是流落到孤儿院任人欺负的孤儿。

    十岁以前,她在孤儿院中受人欺凌;十岁以后,她有了一个新的完美家庭……

    张芃并不姓张,她本姓姓李,自从被张郁的父亲领养后,才将姓氏改变。

    张芃她从小就很少见过父亲的模样,可能只有出生到三岁前这段时间见到过,但随着时间的洗礼,父亲模样的轮廓在脑海中逐渐变淡。她的父亲甚至连一张相片都没有留下,她原本以为,在父母亲的结婚照上会存在逐渐模糊的父亲的模样,但她在家中翻找了好久好久,或许是几个小时,亦或许是几个月、几年……

    但最终,她在心里确认了,名为父亲的那个人可能并不存在,或者说只是妈妈虚构出来的……

    她不止一次这样问过母亲:“妈妈,爸爸他在哪啊?他会不会回来和我们过节日呢?今天是元旦哦……”

    “妈妈,今天是中秋节,老师说中秋节就是要和亲人在一起过的,爸爸他会回来吗?”

    她每年在一些重要节日都会这样问,但母亲的脸色却是一年比一年难看,母亲开始还会认真地回答:“父亲一定会回来的,但不是今年,因为他工作很忙啊……”到了后来,母亲却哭泣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尽是憔悴。母亲那一年才二十五岁,原本是青春年华的光辉岁月,但她脸上的皱纹却是那么的明显。

    没有了爱情的滋润,母亲一年显得比一年苍老。

    年岁小小的张芃自然不是明白母亲为何而哭泣,她的眼中尽是迷茫。

    然后,母亲狠狠地抓着她小巧的肩膀大声咆哮:“你父亲,你父亲,你眼中就只有那个负心汉!我辛辛苦苦把你带这么大,你却没有丝毫的感激,反而去思念那个死鬼!你以后是不是也要工作不要我?你以后是不是也要像你爸爸一样抛弃我?你说啊……”

    “妈妈,小芃不问了,小芃再也不问了!小芃不要爸爸,小芃再也不要爸爸了,小芃今后只要妈妈,只要妈妈……”

    妈妈哭了,张芃也哭了,两母女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在年纪尚小的张芃的心中,父亲已经成为了方案的代名词,正悄悄地滋生萌芽在其心中。

    六岁,张芃上小学了,开学典礼的那一天别人的父母亲都在,而她却只有满脸憔悴略显苍老的母亲。甚至的,还有一些人称呼她的母亲为老奶奶。当然了,她的母亲不在乎这一点,在张芃的眼中,妈妈就是一位和蔼的人,她不会去在意别人的看法。

    但是,张芃不行,她无法做到像母亲一样风轻云淡。

    小学一年级终于是过去,张芃登上了小学二年级的台阶。

    通过近一年的接触,班上的学生也逐渐摸透了张芃的底细。在小孩子的心中,父母就是最高大的存在,平常相互攀比的时候,比最多的还是自己的父母到底有多么的强大。但张芃是一个“另类”,因为她“没有”父亲。

    小孩子的攀比多半是靠打压别人的父母来得到一些虚荣,而张芃却是一个“没有”父亲、母亲却又苍老得如同奶奶一般的孩子,便是班里最受打压的存在,哪怕是一个乞丐的孩子,只要他的父母还在,就可以将张芃给“比”下去。

    这一天,这群孩子们下课无事,又围到了张芃的课桌边,来进行平日里的“交流”。

    某某同学说着老一套“父亲是开公司,母亲是开餐厅”的话语,某某同学又附和“父亲是畅销书作家,母亲是小学老师”的炫耀语,接着,他们才故意地对张芃说:“李芃同学,你的父亲是做什么,母亲又是做什么的呢?”

    张芃轻瞥一眼那人,冷冷地回答:“我没有必要向你们报告我家里的情况。”

    某某同学故意这样说:“可是……我们都在说耶,你也说说好啦,你学习成绩这么好,家里一定有个厉害的爸爸和妈妈!”

    这一句话刺中了张芃的痛处,但她并不打算理会这些人,依旧是冷冷地说:“你们不要打扰我百~万\小!说……”

    “嘿嘿嘿,”某某同学冷笑了起来,“偷偷”在三五个同学的耳边说:“我告诉你哦,她的妈妈是个宇宙级无敌老太婆,比我那宇宙无敌的奶奶老多了!我妈妈是医生,她说李芃同学的妈妈至少都有一百多岁了,是个宇宙霹雳级无敌的老妖婆哇!还有啊,李芃同学根本就没有爸爸的哦,你们认为那种老妖婆能生小孩吗?是不是不能?对嘛,她肯定是那个老妖婆从狗窝里捡来的,是个宇宙霹雳霹雳级无敌的狗窝女!”

    这个小孩故意说得很大声,搞得全班人都听到这段话,虽然这段话没有丝毫真实的成分,但是对于那种年龄的小孩子来说,却没有比骂父母更歹毒的话语。所以这段话下去后,张芃就直接搬起椅子猛砸向了那个小孩。

    那种年纪的孩子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看到张芃生气,他竟然还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然后,全班人都大呼小叫起来,围着蹲在地板上哭泣的张芃一字一句地念叨:“老妖婆,狗窝女,老妖婆从狗窝捡回个狗窝女。狗窝女,没爸爸,老妖婆再从狗窝带回个狗爸爸……”这段话像周董的歌曲一般在学校中流行起来,谁人都知道二年级某某班有个绰号为狗窝女的女孩……

    张芃哭着跑回家,而那时候母亲正在厨房中做饭。看见张芃今天这么早就回到家,便淡淡地问了一句:“学校出了什么事吗,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放学了?”

    “妈妈,”张芃一边擦拭眼泪一边说:“我的爸爸在哪?”

    听到这句话,正在切菜的母亲手指一滑,锋利的刀刃就将手指切开了一个小口,鲜血逐渐涌出。

    母亲没有回头,一边清洗受伤的手指一边说,她的语气很沉重:“你不是答应过妈妈,今后不要爸爸了吗?”

    “不!”张芃直接哭了出来,“我要爸爸,别人都有爸爸,为什么我就没有?我再也不说不要爸爸了,我要爸爸!”

    “你爸爸,他不会回来了……”母亲头也不回,正在用绷带给受伤的手指缠上。

    “不,爸爸一定会回来的!我要爸爸,我要等到爸爸回来!”

    “够了!”母亲大声地尖叫起来,一手抡起菜刀就猛地将张芃摁倒在了地面上,面庞狰狞地咆哮:“你再说一遍,你再给我说一遍!你再说你要爸爸,你再说爸爸要回来,我就一刀砍死你这个不孝女!”

    锋利的刀芒,就映在张芃的眼前。

    这一刻,时间仿若冻结,两人的面庞表情定格在了这一瞬间。

    “妈妈,你是认真的吗?”张芃哭了,声音带着哭腔。

    “我没有在开玩笑!你这个不孝女,如果你收回之前所说的话,然后向天誓,说你今后再也不要爸爸了,那么……”

    “我不说!”张芃忽然大声地叫了起来,“我就是死也不说!”

    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就连眼神也没有丝毫恐惧地瞪着母亲。

    “你的翅膀硬了是吧!”母亲狂地拿菜刀比在张芃的脖子上,面庞可憎地咆哮:“你再给我说一遍!说啊!”

    “我要爸爸,我要爸爸,我要爸爸,我就要爸爸!我讨厌妈妈!”

    张芃大声地尖叫,眼眶中的防线如同崩裂的堤坝,晶莹剔透的泪水在不停地在喷涌。

    “你讨厌我?”

    母亲的头垂了下来,她的脸上也是一串串珠帘似的泪水在滑落,她的手在颤抖,脸上的表情在挣扎……

    “讨厌!我最讨厌妈妈!我非常讨厌妈妈!”

    不懂事的张芃在大声尖叫,了疯似的在和母亲唱反调。

    然后,她母亲猛地咳出了一口鲜血来,整个人就这般昏迷了过去。

    “妈妈,妈妈!”

    “你怎么样了?”

    “拜托啊,你别吓我!”

    “我不讨厌你,一点都不讨厌呀!”

    “我也不要爸爸了,再也不要了啊!”

    空气中只有张芃的哭泣声,而她的母亲,却已经是重疾缠身了好久了。

    ……

    母亲死了,在空荡荡的家中,只剩下了张芃一人。

    母亲临死之前说的话,一直回荡在她的耳中:“小芃,要乖乖的哦,父亲一定会再回来的!以后啊,你要去把他给找回来,千万不能让他被名利给蒙蔽了……”

    (父亲,父亲是真的存在的吗?如果是真的存在的,那为什么不回来?妈妈死了,这个所谓的父亲都没有回来看过一眼,你真的是父亲吗?如果是的话,我会怨恨你一辈子,如果你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话,我会狠狠地抽你一巴掌,最后才告诉你……);

    张芃如同行尸一般活下来了,年仅七岁,却要自己独立地生活了。

    每天吃饭睡觉,上课回家,煮饭炒菜,这些动作已经被她重复地麻木了,如同一个转盘般不停地转动下去。而班上的同学似乎也知道了张芃的家事,所以欺负她的次数逐渐减少,最后直至没有……

    但却也没有人过来理会她,她变得孤单了……

    家中还有很多钱,那个数字可以让一个普通人正常花销好几十年,依靠这些钱的话,张芃绝对可以安然无恙的活到成年。

    但事情,却不是想象中的那般美好,或者说,想想都是美好的,现实往往都是残酷的。

    某一天晚上,小偷撬开了张芃家的锁子,将所有找得到的财物全都搜刮走了。而那时候,张芃还在睡梦中。临走之余,小偷甚至还一把大火将张芃家的房子给烧了。当张芃醒来的时候,她正在消防员的担架上,看到的却只是剩下了黑色木炭的空壳子的家。

    没有了任何经济依靠的张芃,流落了城市的一所孤儿院中。

    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电视上说的孤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