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灵异悬疑 > 丧尸危机末日 > 第三十二章:那崩溃与毁灭(四)
    (抱歉,食言了,凌晨的时候会完,现在进行最后的微修改,有兴趣的兄弟们就熬夜看吧,但不建议。 );

    ……………………

    “d,你是我们人类的希望,你是我们人类中第一个得到这种力量的人。”黄种男人看着少年说道:“你知不知道你是多么的宝贵,你存在的意义并不是杀戮,而是人类身体进化过程中的先驱者。之前我们让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实验,我们只是想要知道人类的潜能究竟能够强大到什么程度……”

    少年冷冷地盯着黄种男人,身体上的疼痛几乎快要使他昏迷过去了,但他却还是咬着牙说:“说来说去还不是把我当成一只小白鼠,看看我的能力究竟能够强大到连续杀戮多久,看看我能不能破掉一日之内屠杀万人的记录!这不是我想要追求的意义,我不想再说了,我想要自由,我不想被当成稀有生物一般被研究!”

    黄种男人不答话了,眼神中依旧抱持着惋惜,但他还是叹息了一声才说道:“算了,你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了,毕竟有了可以代替你甚至比你更有潜力的存在……所以,你他妈的就在这里变成一滩浓浓的肉酱吧!”说到最后,黄种男人竟然是面庞狰狞地咆哮了出来。

    可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一道枪声便猛然袭来,只看见一道银光闪烁,登时便贯穿了黄种男人拿枪的右臂。黄种男人立即大声地嚎叫起来,再看他那只右臂,此时却是不停地喷涌出浓浓的鲜血。原来是张芃趁他露出大半个身子的时候对他开枪射击,此时的张芃甚至还保持着握枪的姿势。

    黄种男人只来得及抽回拿枪的右臂,但张郁却已经跨步冲上前去,十五米的距离他竟然在短短的四秒内跨越完毕,不晓得这是不是潜能的爆。黄种男人试图将手枪换到左手,可张芃却是将没有子弹的手枪直接对他甩了过去,沉甸甸的手枪直接打中黄种男人的脑袋,他只来得及出一道惨叫,张郁却已经掰住了他的手臂,生生地将沙漠之鹰从他的手掌心扯了出来。

    “妈的,你这个不孝子!”

    黄种男人大叫一声,一脚就直接踢在了张郁的腹部上,他的力量虽然比不上安杰这等怪物,但在普通人中也算是比较强大的。他的那脚登时就将张郁踢得翻出了白眼,一副将死的表情。但张郁却也着实有骨气,竟是先将沙漠之鹰掰下给张芃丢过去,然后才滚倒在地面上痉挛。

    张芃还在愣,张郁却是大声对她喊道:“姐姐,快点拿枪啊!”

    黄种男人此时又一脚踢在了张郁的肚子上,这才咬着牙将张郁从地面上揪起来,左手更是抽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小军刀直接挂在了他的脖子上。张郁没有挣扎的可能,因为锋利的刀口离他的脖子仅仅只有一毫米。而小雨更是不可能挣扎,因为她浑身都被捆绑住了,她其实只能对张郁投来一道坚持下去的目光。地面上曾经的最强兵器,他现在连说话都非常费劲,更别指望他能够出手帮助他们了。

    但这时候,张芃已经将沉甸甸的沙漠之鹰从地面上拾了起来,冰冷的枪口就这样对着黄种男人。而张芃更是大声地对黄种男人喊道:“放了他们两个,否则就一起死!”

    黄种男人将身体隐藏在了张郁的身后,然后才恶狠狠地对张芃叫道:“李芃,你忘了当年是谁从孤儿院把你给领出来的了吗?你也想和这个不孝子一样和我为敌?警告你,把枪丢过来,否则我就让他们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不会这么做的!”张芃的脸色是那么的坚定,她握枪的手甚至都没有抖动一分:“你是一位不错的父亲,从你眼神中我可以看出你是不会这么做的!”

    “如果你这样认为的话,那么你错得非常彻底!”

    “你在说谎!”张芃冷冷并且坚决地说道:“你一直在保护张郁,你是不会对他下杀手的!”

    黄种男人没有说话,隐藏在张郁身后的面庞被阴影所覆盖,看不出是什么感情。张芃这时候才继续说道:“当我们进入mc城的第一天,时间大约就在中午,当时就有数量惊人的在丧尸围攻酒店,是你让王倩也即是代号为‘神仙姐姐’的女人帮助了我们!不然的话,我实在想不出来王倩在那时候有什么理由帮助我们,你其实还是非常关心张郁的,没错吧!”

    沉默了半晌,黄种男人忽地大声笑了出来:“你说错了,我当时可不是为了帮助你们,我只是不想让那个女人少背负一些罪恶感。因为将丧尸吸引过来的人并不是她,而是别人,那个女人想这么轻松并且没有在一丝负罪感的情况下,就杀光城市中所有的幸存者,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也不允许生的。所以我先让她出力阻挡丧尸,然后在第二天的时候,才继续将丧尸给你们吸引过来……”

    “你觉得,我会让阻挡我的计划的人活着吗?”黄种男人冷冷地说,锋利的刀刃立即就按在了张郁的脖子上,而张郁的脖子甚至还被他划出了一道血痕,这时候他才继续狰狞地说道:“即使我的亲生儿子,我也会让他变成一具尸体!所以李芃,如果你不想亲爱的弟弟死掉的话,就乖乖把手枪丢过来!别挑战我的耐性,我只数三秒!”

    “1……”

    黄种男人说着果真数了起来,张郁这时候立即大声地对张芃叫道:“姐姐,千万别给他,要不然我们都会死的!”

    “不孝子,给老子闭嘴!”黄种男人将刀刃往张郁的脖子刺进一分,殷红的鲜血顿时涌流了出来,他这时候继续对张芃说:“这小子又叫你姐姐了呢,你真的忍心看着这么可爱的弟弟死去吗?……2!”

    张芃的表情在挣扎,脑海中不知为何却浮现出了自己被人拿刀子比在脖子上的感觉,那时候,一个叫做胡汉三的犯人也是这样拿着刀子比在自己的脖子上威胁张郁的。所以说,自己现在的心情和他当时是一样的吗,他当时也是这般的心情吗?

    张芃不断地回想与张郁的过往,握着枪的双手竟是在不停地颤抖,在张郁沙哑的哀求声中,她的手逐渐下垂……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