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灵异悬疑 > 丧尸危机末日 > 第十七章:唯一的希望(一)
    整个中午,李可馨都呆呆地坐在客厅中,她的眼神已经没有了迷茫,尽是坚毅决绝的色彩。  在那个数据卡中,她了解到了一切,无论是d病毒的研制过程还是各种生化兵器的机密资料,或是六叶草公司至今为止向世界各国散播了多少次生化病毒……

    甚至连六叶草公司内部的人员名单,以及他们安插在世界各国的间谍名单都出现在了这张小小的数据卡中。只要能将这张数据卡上的数据传播出去,那么就能够将六叶草公司彻底击垮。而传播出去的途径目前不外乎有两种,通过网络或者通过媒体。

    但是网络这一条却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整个世界的网络都与这片区域的网络隔绝住了,这儿的市民只能登6这儿的网站,或者只能在这片区域内上网。虽然可以将这些资料上传到这片区域网,但是被六叶草公司现或者截断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更甚的,六叶草公司说不定还会调查处传播人的地址,派遣人员来解决掉上传资料的人。

    她曾经试过将机密资料中的一些内幕,以怀疑的态度到某个网络论坛上,但帖子还没有到三分钟,就被版主当成了水贴给删除掉了。她一连换了好几个论坛,但最终的结果不是被删除都是沉入了水底,真正关注的人一个都没有,甚至还有不少人直接留言骂她是脑残。

    就因为这些,她放弃了通过网络将这些资料传播出去的想法。

    事实上,在这个城市中有多少人是经常逛论坛的呢?

    即使有一万人都在同一个论坛上,相对于人口数达到两百万人的大城市,这一万人又能干些什么呢?

    即便他们相信了那些资料,但他们是否会聚集起来对抗六叶草公司呢?

    是的,绝对不会,这就是人性!

    那么第二种途径则是通过媒体以及报纸,目前虽然有网络可以使用,但是在这个特殊的城市中,媒体的力量显然比网络的力量还要大上一截。因为这是一座被封闭的城市,人们只能在这片狭小的区域中活动,相对于传播范围比较广的网络,媒体在小范围内传播的力量显然比网络还要大。

    但这一步也是有相当的风险,先分析这几天非常古怪的新闻:新闻上只报导“张杰”是一个极度凶险的在逃杀人犯,但却没有报导“张杰”是如何逃出警察们的追捕。李可馨想:如果真是同他说的一样,那么六叶草公司肯定控制住了整个城市的媒体系统,想要在通过媒体将这些资料传播出去的话,那一定会被六叶草公司的人顺藤摸瓜逮捕住,他们甚至还会反咬自己一口,称自己是反动的势力。

    所以换句话说,目前的一切都没有办法在保障自己生命安全的情况,将这些资料最大效果地传播给市民。如此一来,李可馨完全陷入了犹豫之中。她的手中明明握着一把决定命运的钥匙,但却不知道该插进哪座大门的钥匙孔,一旦插错,等待着她的将是截然不同的结局。

    她也想过要将这些秘密告诉学校中的同学,但是在学校中……她能够信任的人,又有多少呢?

    李可馨先排除掉了老师,老师自然是不可能相信她这些“鬼话”的,具体原因很难说明清楚,但她就这么觉得……其次排除掉一些不相往来的同学,他们很有可能会将这件事报告给六叶草公司……

    当排除掉这些后,她能够信任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但她所信任的那些人,又是否同样信任她呢?

    想了好久好久,李可馨也只是确定了一位值得信任的家伙,那是一位变态。

    下午两点半,李可馨背起了书包上学,这一路上她只是不断地给自己加油打气,以至于自己不会半途而废。李可馨从小到大的缺点和优点就是放弃得太早,简单的说,那就是承受不起挫折,她不管做什么事,只要心中有了一丝犹豫,那么这股犹豫就会逐渐扩大到失败之后的极端情形。而她的心中则是承受不起这种失败带来的痛苦,然后就直接放弃掉这件事。

    这一路上,她不停地给自己加油打气,不停地给自己催眠:“父亲和哥哥目前不能够依靠,那么能够依靠的人,就只有自己了!”她的脑海中不停地想象着父亲的惨死模样,想象着失去父亲之后的痛苦……那股想要为父报仇的怨恨,就猛地从心底如同喷的火山一般升起。

    李可馨甚至想要杀了六叶草公司中的所有人,将这股憎恨的毒液朝他们射去,让他们变成一滩滩在光天化日下冒泡腐烂的脓液。在这种怨恨思想的驱使下,李可馨那张有些文静的面庞此时都变得相当狰狞。

    到了班上,不少同学都不敢接近她,他们都在小声地议论着:

    “你说她这是怎么了,感觉她好像变了一个人。”

    “谁知道呢,你说会不会是那个胡莉莉对她做了什么事啊?”

    “有可能,胡莉莉那女人是一条出了名的毒蛇,不管是谁得罪了她,她都会给那个人喷去一口伤身的毒液……”当李可馨朝他们投来一种冰冷的目光时,他们这才停下了议论,然后眉来眼去,不停地用眼神进行着交流:“你猜对了,胡莉莉果然对他做了一些事……”

    当李可馨坐到座位上刚放下书包时,一个人便是直接坐在了她的旁边,然后拉着她问道:“你是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要说出来,别压抑在心中……”问李可馨话的人是一个女生,平常和她的感情算得上比较好,属于百合之交。

    李可馨愣了好久,然后才缓缓地点点头:“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事情。”

    “什么事能说说吗,如果不想说的话,那我们就聊点开心的话题。”

    李可馨有些感动,她和这个朋友平常虽然没有什么话聊,但是每次在她不开心或者需要人安慰的时候,这个女生总会陪在她的身旁。两人的感情如果只是属于普通朋友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就真的没有知心朋友这个词汇了。

    李可馨的神色恢复了正常,那个文静且带着冷静气质的女孩又回到了这个世界,她微笑地对那位女生说:“嗯,我找那个变态有些事,但是却不知道他在哪?”

    那位女生仿佛松了一口气,然后摸了摸李可馨的小脑袋说道:“他那种怪人如果不是待在阳台上睡大头觉的话,那么这个世界绝对会为了他而乱套。”

    “嗯,我知道了。”

    …

    按道理来讲,教学楼的天台是禁止学生进入的,因为这是校规中禁止的。但是通往教学楼楼顶的铁门并没有关上,所以平日里还是有不少学生会到阳台上闭目养神。当然了,这是在教导主任没有现的前提下,如果被现了嘛,那么就只能自认倒霉地被抓去教务处好好地劳教了。

    但是到达天台上来的学生,他们都下意识地远离某一个地方,那里是绝对不能靠近的禁区——1号教学楼右侧楼梯口附近。

    那里并不是多么的危险,其实是最好观赏到校园全景的位置,更是教导主任最常出没的地方……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整天说要成为世界知名的名侦探的变态在,因为他的学习成绩位居全校第一的缘故,所以教导主任也只是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实更多的原因还是这个变态背后的家世。

    “。”

    李可馨远远就看到了一位少年挂在一个巨大枕头上,那张枕头其实和那位少年差不多大。能够在光天化日下将这种枕头带来教学楼天台的人就只有一位,被学校中人称作是变态的方舟。其实更多的时候,学生们都是直接称呼他为。这和某一个打假卫士的名号相同,但其实两人都是极其变态的家伙。

    “啊~”

    方舟慵懒地抱着枕头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然后才睡眼惺忪地爬起来对着李可馨说:“哦,是你啊,找我有事吗?”他说话的时候,还用手在凌乱不堪的头上抓了抓,然后还伸出两根手指揉了揉,仿佛揉死了两只虱子。

    李可馨看着他认真地说:“七号那天,你带来的几张相片,我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哦~”方舟打了个打哈欠才说:“那是一种名为活死人的怪物,电影名称为僵尸或者丧尸,总而言之,这是真实存在的东西。我只是碰巧拍到了。”

    “你知道啊?”

    “嗯。”

    “你不想知道它们的由来吗?”

    “知道了又能怎样?”方舟心不在焉地抓头。

    李可馨连连说道:“你不是想要成为世界知名的名侦探吗?福尔摩斯曾经说过,侦探的宿命就是要和这个世界的黑暗斗争到底,将一切的真相公诸于众……如果你真的想要成为名侦探,但连这些丧尸出现的原因都不好奇的话,那么你这辈子都无法成为出色的侦探。”

    “听你这么说,貌似你知道这些恶心怪物的由来嘛?”方舟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好了好了,这件事我确实已经无能为力了,继续查下去也只能查到一块僵硬的岩石,所以倒不如抱着枕头睡一个大头觉比较好嘛。”

    “那么,你当初把那些照片放到学校来是什么意思?”李可馨严肃地瞪着他说:“既然你已经不打算再查下去了,为什么还要将那些冒着生命危险拍到的照片在学校中传播开,你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道呢。”方舟笑嘻嘻地看着她说:“我就是因为无聊而已,只是想让你们这群努力奋斗却又考不出好成绩的学生们放松放松。我好像说过了我只是碰巧拍到的吧,总而言之嘛,我乐意这样做……”

    “那你真的不想再继续查下去了吗?”李可馨已经做好了打算,如果他的回答的答案不是她所期望的,那么她就会自己想办法将这些资料传播出去。今后的道路是生是死,她都已经决定赌一场了。

    看着严肃的李可馨,方舟的目光移到了蔚蓝的天空上……

    片刻后,方舟才缓缓地说:“当然想啦,但我只是缺少一个机会罢了,我缺少一个证据证明那些丧尸就是他们搞的鬼……”

    李可馨心中在触动,她绝对明白了他这句话的意思,她连忙对着他说:“我拥有那个证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