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灵异悬疑 > 丧尸危机末日 > 第四十五章:离开!(终)
    校长让学生们都聚集在各自教学楼的一楼教室内,虽然说出现了一些意外,但从总体上来说,学生们还是有惊无险地躲过了这一劫。 ≥ 当然也有某些学生在下楼时不注意被丧尸咬中或者抓伤,从而导致了尸变接着就被大队伍残忍地抛弃。虽然校方的行为有些冷血,但为了更多的人能够活下去,校方这样做也是属于无奈之举。

    学生们虽然看不惯校方的做法,但却是不敢反驳,他们只是学生,至少按照国家的教育法他们还得听从学校的命令。如果按照人性来说,学生们其实也是挺自私的,只要自己能够活下去就可以了,谁还有空管那些被丧尸咬中然后被大队伍抛弃的倒霉蛋啊。

    总之,学生以及老师们的思想中包涵着各种情绪,但大部分都是暗叹幸运。

    学校中还有相当数量的丧尸,所以当学生们进入一楼的教室没有多久,剩余的丧尸立马就从操场上狂奔过来,度虽然缓慢,但却没有人敢小视……学生们立即关紧门窗,甚至还用桌椅堆在了大门前,这才将那些疯狂丧尸给阻挡下来。

    时间过了将近两个多小时,小雨终于从最后一栋教学楼上跳下来了,但从那栋教学楼的楼梯口内却没有出现学生,一个都没有。幸存下来的学生中大部分都明白了,那栋教学楼的学生以及老师显然已经死亡了。

    这一刻,没有人悲伤,没有人哭泣。

    因为那栋楼的学生与他们不认识,对于他们来说,那些死去的人也只是他们人生中的一些过客罢了。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为了一个过客而悲伤哭泣,那么悲伤就显得不值钱了。

    唯有心系着生命的人才会为了死去的人而悲伤,不过看起来,这些学生中貌似没有这种人。

    不,有的,一定有的。

    人性不可能那么黑暗、懦弱。

    在几栋教学楼一楼的各个教室的黑板上,学生们已经用苍白的铅笔写下了几个大字:同学们,一路走好。

    小雨一步一步地走在操场上,接近她身边的丧尸均被她一刀给劈成两瓣。

    又花了几十分钟的时间,小雨终于将操场上的丧尸全都清理干净了,虽然不知道是否还有几只落网之鱼,但至少现在一眼望过整个操场,都没能看见站起来走路的家伙。

    确认安全了之后,校长这才令全校师生集合到操场的主席台上,以班级来划分队伍。对于这些每天都上早操的学生来说,排列队伍那就是家常便饭。十多分钟后,学生们就排列好了各自的队伍。校长这时候便又找出了学校中的不属于本市的外来学生,让他们单独列成一个队伍,由副校长亲自管理,这个队伍的未来多半不会好到哪儿去。

    紧接着,学校的操场上便开来了十辆校车,校车的司机是一些老师,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驾驶证。

    每一辆校车的容积都很大,如果往上面硬塞的话也能够容得下上百位学生。当然了,高中部的学生是不会搭乘校车来学校的,可学校之中还有初中部这个存在,事实上这些校车就是用来迎接初中部的学生的。由于某些原因,初中部的学生还在停课,所以学校只剩下了高中部的学生,此时校长就是打算用校车将这些幸存下来的学生一个一个地送回家。

    当然了,学校不是红十字会,没有义务每一时每一刻都保护好学生,在离开了学校之后学生们该去哪就去哪,学校不会过问,学校只负责用校车将他们送回各自的家中,是生是死都不关学校的事。如此一来,学校也算是做好了本职工作。

    目前的在场的学生总共有一万三千六百多人,这还算是少的了,这个学校的高中部的学生总人数有两万四千多人,目前却只剩下了一万三千多人,那也就是说,至少有一万一千名学生由于各种原因消失了。

    校方也来不及伤心,连忙下令让学生们上车,每辆车都塞得满满当当的一百多人,就算是这样,那也得开个十多趟来回才能够将学生们全都安置好。在这段时间中,小雨也没有闲着,她就晃荡在学校中,将所有遇到的丧尸以残忍手段将之消灭。

    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中,至少有数千只丧尸直接或者间接死在小雨的手中。

    此时天际一望无云,太阳毒辣地高悬在天空中,虽然已经是秋季,但属于热带地区的海南在中午阳光依旧是那么的毒辣。因此到了秋季,海南的白天与夜晚的温差极大,温差最大的时候达到了二十度,所以这段时间也是海南人民最容易患流感的季节。

    十辆校车已经来回三四趟了,每一次回来校车上都会多出一些肮脏的血迹或者肉酱。

    开着车冲进丧尸群或者去撞丧尸,这种行为也相当考验驾驶员的承受力。

    操场上的学生还剩下七八千人,虽然还有丧尸不停地进入操场去袭击学生,但学生们基本上都保持住了警惕,所以被丧尸成功袭击的人非常少,可那些被丧尸抓伤或者咬伤的人,则全都被校方严酷无情地抹杀掉,大多数都是用火烧,这个的手段之残忍不足以外人道也。

    虽然有人怨恨校方冷血,但代入思考一下就会明白校方的处境,所以一时之间也没有人反对校方。觉得惊奇的是,那几位记者竟然还在操场中,不停地拿着摄像机跑上跑下,不停地拿着话筒询问一些学生或者老师。但他们得到的结果基本上都是学生们的恶语相加,老师们的无视。可值得一提的是,那几位记者却没有丝毫的气馁,想必他们也是经常碰到这样的情况,屡屡碰壁却还是屡屡去撞,这种身为记者的精神素质也确实值得赞叹。

    校车又回来了,这一次终于轮到方舟上车了。

    小雨对方舟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交代的,只是提醒他注意一下他的父亲。

    小雨昨晚袭击市政厅大楼的计划曝光,只要稍稍动些脑子,就能明白是自己身边的人出了问题,而小雨只和方舟的父亲方成说过这个行动。这样倒不是说明小雨怀疑方舟的老爹也是六叶草公司的人,因为小雨当初对方成做过某种残酷的实验,那些试验证明了方成确实还是正常人,还没有被六叶草公司给控制。所以小雨怀疑是方成身边的人出了问题,这才让方舟稍稍注意些。

    但在方舟上车以后,小雨忽然感到了不安,一种奇特的心悸令她觉得异常惊悚:方舟已经消失了将近一天,方舟说这段时间中没有接到任何家人的电话,虽然方舟没有带手机的习惯,但校长的手机号码方成不可能不知道,难道说……

    小雨想到了一个恐怖的结果,就在这时,精神极度紧绷的小雨忽然感到背后有一双手正朝着自己伸来。

    几乎是下意识间,小雨就掏出了刀子往后刺去,同时还钳制住了那双手。

    当小雨看清身后之人时,那柄小刀这才生生地停在了那个人的脑袋前。

    那个人,正是满脸受到惊吓的李可馨,此时李可馨的手中正拿着一条白色的毛巾,目光恐惧地看着小雨手中染上污血的匕。

    小雨松了一口气,适才收回小刀,放开李可馨,然后才问道:“你有事?”

    李可馨拍了拍剧烈起伏的胸口,然后就用毛巾轻轻地给小雨擦拭,慢慢地帮助小雨擦掉脸上的猩红污秽,然后再帮助小雨擦拭脖子以及双手……当做完这些后,李可馨这才停下来,微笑着说:“这一次你又帮助了我,当然还有学校的同学们,我们没有什么可以感谢的,只有这个了……”

    小雨呆呆地看着她,半晌才说道:“不客气,我只是路过,顺手而已。”

    李可馨一时之间竟难以接话,沉默了好久才鼓起勇气说道:“那个,我听说你和安杰……”

    小雨望着着李可馨,问道:“我和他怎么了?”事实上,小雨的心脏在猛跳。

    “没,没什么,只是……我只是很担心他的安危。”李可馨小声地说完了话,然后才战战兢兢地看着小雨。

    小雨沉默了下来,低头,然后又抬头,这才仔细地看着李可馨这位小女孩。

    如果按照年龄来说,她们两人的岁数差不多,或许小雨还得叫李可馨一声姐姐。但是从外表上看,小雨显露出来的成熟就像是一位经历了数十年沧桑的女人,李可馨这个小女孩就像是几个星期前的她,小雨看着李可馨的时候,就像是在看着从前的自己。

    小雨笑了笑,轻轻地拍了拍李可馨的肩膀,说道:“他当然没有事啦,别看他长得那么瘦,其实很强壮的哦。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的,经常会做出一些令人担心的事情来,而且常常会破坏约定。不过到最后他还是会平安无事的回来,所以就别担心了,他一定没事的。”说出来之后,小雨忽然觉得自己好虚伪,内心仿佛在刺痛。

    但这段话明显是安慰了李可馨这个小女孩,她立即就用力地对小雨点头,然后说道:“小雨姐姐,那我就上车了,我得走了……”

    “走好,加油!”小雨微笑地朝她挥手,然后目送李可馨走上拥挤的校车,接着目送校车离开自己的视线。

    小雨又等了半个小时,在这半个小时中,小雨继续在学校中晃荡,继续杀戮丧尸。直到小雨确认了学校已经暂时安全了之后,她这才向校长告别,然后便离开了学校,一路直直地朝方舟的家跑去。

    在小雨的胸口,那股不安化成了心脏跳动的剧烈度,在“咚咚”的敲响着,如同死亡的丧钟。

    小雨有一种预感,一种她不愿意去面对的事即将出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