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灵异悬疑 > 丧尸危机末日 > 第五十一章:终结之前(三)
    看着从破开的修复仓中走出来的最终兵器李安,其中最吃惊的莫过于张才博士,他是修复李安身体主要参与者之一,他深深地知道,就算李安吸收了安杰这位d病毒进化者的基因,其身体也绝对不可能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复原完全。≥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身为生化兵器的李安竟然会没有在他的指令下便独自破坏修复仓,并且离开那儿,这对于一个没有自主意识的生化兵器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就如同两条永远没有相交可能的平行线。

    但是现在,这两条平行线的的确确明明白白地交错在了张才博士的面前,博士那张大的嘴巴已经出卖了他震惊无比的内心,最终兵器李安破坏修复仓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如果仔细追究起来,恐怕还能够追究到控制李安思维活动的程序失效了,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结果可会是相当的麻烦哪!

    两人还没有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李安却已经慢慢悠悠地从修复仓内走了出来,他的双眼还是一样的冰冷,但安杰不知为何却感受到了一丝解脱了的飞扬神采。安杰仔细地打量着这个男人,其面庞如同刀被削过的一般消瘦,与蜷缩在培养仓内的张芃有几分相似,但更沧桑。在他的身体上,还钉着一条又一条的黑色小钢柱,令他看起来如同狰狞的刺猬一般。

    安杰曾经在半个月前见过这个男人一面,那时候安杰还与他交过手,但胜负并没有分出来。因为双方都没有在真正意义上展开死斗,而最终还是在张才这个老杂毛威胁小雨的情况下草草结束了战斗。那时候安杰已经失去了意识,沦为了被野兽意识支配的杀戮工具,但野兽感觉到的东西总是比人类清晰的多。野兽记忆与主体记忆共享的安杰知道,在最终兵器李安的身体之下还隐藏着一股强横无比的力量,这股力量会令许多生物感到颤栗。能够打败最强兵器d的家伙,绝不可能会这般孱弱。

    李安一步一步地朝两人走来,那赤-裸的躯体正在接近,安杰的瞳孔直接瞪成了红色,一层爬行猛兽的鳞片在其皮肤上若隐若现,锁定着李安。张才博士这才回过神来,却是大声地对李安咆哮:“李安,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修复,现在还不能活动,你必须让我做一个全身的检查,站到那台仪器下面!”

    喀嚓――喀嚓――呵呵。

    真是野兽般的行径,这个最终兵器李安竟然不理会张才的命令,反而在一旁自顾自地伸展自己身子,不断蠕动的肌肉下层传来“喀嚓”“喀嚓”骨骼声响,甚至还伴随着“呵呵”的冷笑声。安杰一直不敢移开视线,因为他感觉到这个被称为最终生化兵器的家伙生了些改变,具体层次安杰说不出来,因为只是一种直觉,而安杰的直觉一直以来都很准。

    而张才博士此时却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豹子,“李安,我再重复一遍,你给我站到那台仪器下,让我检查检查你的身体参数。”他相当愤怒地对李安大声咆哮,脸色红得难看,因为李安的身体是他亲自改造的,可以说最终兵器李安是他最成功的作品之一,可如今一个作品竟不听令于主人的命令,可想而知主人此时的心情。

    其实……张才已经做好最坏的准备了,如果……

    “呵呵。”李安冷笑着缓缓地转过脑袋,冰冷的眸子戏谑地盯着张才博士,然后突然张开双臂,一串长长的触手竟直接从他的右臂中暴胀而出,这些触手都夹杂着猩红色的黏稠液体,卖相可谓是相当恶心,气息更是如同死尸般腐臭。

    张才博士以及安杰都没从震撼之中回过神来,李安的触手已经穿透了张郁克隆体所在的培养缸,并且死死地缠上了张郁克隆体的脖子。包裹着张郁克隆体的液体已经蔓延到了地板上,但恐惧依旧继续在破碎不堪的玻璃缸内。这时候张郁的克隆体已经惊醒,他开始了挣扎,脸色相当彷徨与不安。

    李安的触手开始分化,由一条粗长的主干触手分化成了几十条纤细的枝干触手,直接缠绕住了张郁克隆体的四肢,死死捆绑地着。

    “你想干什么?”张才博士失声地吼了出来。

    转眼间,张郁的克隆体已经被李安从培养缸中扯了出来,直接挡在了他的身前。

    “老朋友,我并不想干什么。”最终兵器李安淡淡地说,语气就像是在叙旧:“我只是想要复仇而已。”

    “复仇?”张才迟疑了一会儿,脸色顿时变得惊恐万分:“李,李安,你……你恢复记忆了?”

    “呵呵,说到这里我还真的特别感谢你呢。”最终兵器指着安杰冲张才博士笑着说:“如果不是你将那个小鬼的基因输入我的体内,使我身体各个方面的基因苏醒,我的记忆还真的不会恢复呢。更不会有机会摆脱掉束缚啊,哈哈哈!!!”

    安杰与张才博士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可紧接着,张才博士却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复仇可以,但请放开我儿子。”他的语气弱了一分,听起来像是在乞求。

    “放开?你开哪门子的玩笑!”最终兵器冷笑着,触手的力量却增大了,张郁的克隆体几乎窒息:“你连自己的儿子都可以残忍地见死不救,而如今我手中的这个家伙只是一个克隆人。老朋友,你摸着胸口问问自己的良心,你觉得你对得起你自己的儿子吗?”

    就当李安说完后,培养缸之中的张芃克隆体也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猛然睁开双眼,在培养缸中不停地舞动着四肢,那脸色仿佛是在哀求。

    张才博士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那声音就像是挤出来的:“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不需要牵扯到孩子的身上。”

    “哈哈哈哈!”最终兵器猛地大笑起来,吓得张才博士是一愣一愣:“老朋友,你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我李安想要复仇,目标可不仅仅是你一个。我要对六叶草复仇,我要对这整个世界复仇,我要毁灭整个世界!”

    疯子,这绝对是一个疯子!安杰在心中默默地对自己说。虽然他很想教训这名为最终兵器的混账一顿,但是由于环境所致,他只能缩在这张洁白无瑕的手术床上。安杰从刚才一直在对自己催眠,想要唤起沉睡的那股基因,因为他知道,这股力量足以让他离开这个鬼地方,并且将这个最终兵器毁灭掉。因为安杰与他是身为相同的生物,所以安杰知道这个李安非常的危险,危险到足以证实李安刚才所说的话――毁灭整个世界。

    一想到这,安杰目眦尽裂,竟是在拼命地做着挣扎,双目更加猩红且充满杀气。

    与此同时,李安狂妄无比地大叫起来:“你当初执行了对我改造的计划,所以你别着急,我会对你复仇。然后是六叶草这个充满罪恶的集团,最后才是全世界……历史的进展已经证明了一切,这样的世界在不久后还是会自我毁灭,倒不如现在就毁灭在我的手里!所以……”

    “放开我的儿子!”张才已经失去了最后的一丝耐心,径直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仪器从最终兵器李安大吼:“你别忘了,你的身体是我改造的,我知道你的身体中有什么东西。身为一个生化兵器的你,可知道你现在的处境?”

    “哦?”李安的面庞出现了一丝惊疑,后就变得平静,他冷笑着耸肩,讽刺地对张才说:“那么,你就点下那个按钮吧,看看我是不是会死在这个小小的炸弹内。”

    说着,也不理顾面庞更加冰冷的张才,李安的胸口直接生长出一条条细小白嫩的触手,这些触手逐渐逐渐地分割开他的胸膛,竟径直暴露出了在其胸膛内部鲜红跳动着的脏物器官。安杰可以清晰无比地看见,他那个跳动的心脏上有一半是纯白色的椭圆形钢铁物质,那一块椭圆形的钢铁上还闪烁着猩红色的指示灯。

    张才知道,这是六叶草公司对所有非智能型生化兵器安装的炸弹,且还是他当初亲自植入李安体内的。这个炸弹爆炸之后范围足以扩展到方圆一百米,甚至还会释放出强烈无比的高射线,那是任何微观生物都躲不过的毁灭性灾难。

    张才博士犹豫了,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张郁的克隆体还在李安的手中……如果引爆了炸弹,那就是意味着他与张郁都会死去。事实上,看着最终兵器李安讽刺无比的脸庞,张才博士有好几次想要按下那个猩红的毁灭按钮,但一想到张郁,他还是强忍住了。

    安杰依旧在挣扎,他不甘心只是做一个观望者,如今才刚刚复活过来的伙伴就在李安的手中,他如何能让自己呆呆地床上默默地看着。不知为何,安杰的胸口又在剧烈地跳动了,他有一种相当强烈的预感,甚至可以说是……

    “啊!啊啊!!”

    张郁的克隆体出了惨痛的尖叫,原来是最终兵器的触手扎进了张郁克隆体的身体之中,十几条在他的脑袋上,十几条在胸口,十几条在下半身。这些触手从三个层面汲取着张郁克隆体体内的生命养分,只有转眼间,拥有强健身材的张郁克隆体已经变成了一个皮包骨,眼眶深陷、眼珠肋骨凸出,看起来如同是纳粹集中营内的犯人。

    嘭!

    瞬间,张芃克隆体所在的培养缸破碎,一条白皙的身体直接撞向最终兵器李安。

    李安冷笑了声,利落地甩开死透了的张郁克隆体,身体上下几十条触手猛然射向张芃,直接包裹住了张芃克隆体。张郁克隆体的尸体被甩到安杰所在的手术台下,他的脸部面对着安杰,涣散的视线与安杰的视线在空气中交错,这瞬间,安杰的双眼变得赤红一片,甚至还闪烁着绿色的瞳仁……

    嘭嘭!

    两道枪声瞬间传出!

    张才持着银晃晃的手枪对最终兵器射击,双眼红地吼叫:“人渣,放开我的女儿!”

    “哦,她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女儿了?”最终兵器被子弹击穿两个窟窿的脑袋正在修复,此时他的触手却是在疯狂汲取着张芃克隆体的生命养分,瞬间,张芃克隆体化成了一堆浓烂的肉块,却是连一丝生命的痕迹都不曾存在,连个挣扎都不曾做出……

    “啊啊啊!!!混账!她一直都是我的女儿!!她一直都是我的女儿啊!!!”张才瞪着通红的双眼大叫,不停地对最终兵器开枪,一颗颗子弹化成一条条射线击向李安。

    李安却是没有躲避,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张才走来:“这只是一个克隆体罢了,李芃早已被你这个老家伙害死了。那时候我亲眼目睹你的残忍,可是我无法上前去阻止你,我只能看着,看着自己的身体被陌生的意识操纵去做一些我很反感的事情。我就像是一个被人扯线的木偶。这些年我一直在当一个沉默的木偶,你明白那种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支配的感受吗?你理解过吗?你承受过吗?我这些年来承受的伤痛可不是死妻丧子能够比得上的,我要让整个世界都感受到那种伤痛,让每一个活着的人都明白痛,净化这个腐烂的世界!”

    说到这,最终兵器李安猛地张开了触手,并直在胸前,以势如破竹之势杀向疯狂大叫的张才。

    就在这千钧一之际,一道银色的光芒直接斩向李安的触手,短短的眨眼间,李安的触手已被切割得破碎不堪,余留的残部正滴落着黏稠腥臭的乳白色液体。再看李安的身体,这几乎已经不属于人类的范畴了:惨白的身体肌肤,骨骼凸起,双目暴增,四肢修长微曲,双手与双脚更像是凶猛野兽的所有物,此时竟然生长出了密密麻麻的尖刺。

    反观那个切割开李安触手的人物,此时正站在张才的身前,目光冰冷瞪着李安。

    这不是小雨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