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灵异悬疑 > 丧尸危机末日 > 第五十四章:全城危机!(中)
    李安的蜘蛛网笼罩住了整个城市,这些蜘蛛网的延伸性极强,准确的说是这些蜘蛛网的传递性很强。只要黏着上了一个生命体,那么这个生命体就等于是被宣判了死亡,会在接下来的几息内枯成干渣,紧接着这个生命体上又会编织出一张蜘蛛网,继续去黏着其余的生命体,就这样接连下去,逐渐地将整个城市笼罩在了死亡的樊笼中。

    大厦顶端的李安兴奋异常,一股股生命物质顺着蜘蛛丝传输到了他的身体内,没有什么比力量缓缓恢复甚至越全盛状态的本身更值得兴奋的了。这座城市将近二十多万的人类已经变成了枯萎的尸体,可剩余下来的人类却变聪明了,躲进了小巷或是别的什么地方,只有这些地方,那些蜘蛛网才没有可能黏住他们。而剩余下来的人类,他们的数量还有上百万之多,想要在这个大城市中抓住上百万的人类,只是凭借这些蜘蛛网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有一些可以活动的东西……

    李安深吸一口气,身体上下的肌肉猛地膨胀暴涨,某种东西顺着密密麻麻的蜘蛛丝传输到了黏着在蜘蛛网上的……干尸!

    忽然的,这些干尸抖动了一下,蜘蛛网也随之振动,极有规律地一抖一抖。然后……这些干尸从蜘蛛网上脱离下来,摇摇晃晃地朝着大街之上的人类聚集地荡去,几乎整个城市中的干尸都在出动,数量极其的恐怖,奇怪的是,这些干尸的脑袋上都从蜘蛛网上串联着一条小指般粗细的蜘蛛丝……

    李可馨这个小女孩原本同母亲在家中享受着温存,却不曾想到门口传来了激烈的敲打声,她们母女俩都吃了一惊,对视了片刻,战战兢兢地拿起扫帚从门上的小孔看向门外。这一看却令母女两人再次受到了惊吓,因为敲门的家伙竟是一具枯萎的尸体,干裂的皱纹比起木乃伊还要恐怖,这样的干尸竟在外面疯狂地敲打着她们家的门,这根本就是一件难以令人想象的事,更甚的是,这些干尸的数量不止一只,密密麻麻的堵住了整个楼梯口。

    母女两人绝望了,抱在了一块,但随之却又堵住了咚咚作响的门。

    就在此时,她们的楼下传来了惨绝人寰的几道尖叫,母女对视一眼,母亲便跑去一看,却是她们的老外邻居基巴先生与基巴太太被几条干尸犬从楼上拖到了楼下,那场面触目惊人,鲜血淋漓啊……

    然后,两位老外化成了干尸,可以活动的干尸,它们的脑袋上有一条小指头般粗细的蜘蛛丝……

    那远处的街道上尽是这种干尸,脑袋上连接着一条线,就仿佛是纵的木偶……

    “妈,我撑不住了!”李可馨忽然喊了一声。一只干尸的手已经穿透了门,门已经变得畸形。她的母亲迅地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随手便抽了一把水果刀,朝李可馨跑去,准备与外面的干尸拼个生死。她的母亲感到了一丝的不安,恐怕这次真的难逃一劫了,但也来不及细想,因为此时门外传来“突突突”的枪击声。

    母女两人对望,按捺着胸口内的悸动,从小孔中望去,却现干尸已经倒下了……

    安杰缓缓醒来,翻开身上的石砾,浓浓的尘土使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这之后,安杰才好好地打量起这四周来。这四周很黑,但安杰的视力稍微调整一下便适应了过来,他们还是在那个电梯通道内,只不过现在的电梯通道已经被毁,到处都是石块,就连那个电梯也被炸成了钢铁碎片。在那最后的关头,安杰抱着小雨冲进了那个电梯之内,爆炸余波将电梯炸碎,可他们俩却是安然无恙,但也被困在这个狭窄的黑暗空间内。

    安杰的身下压着的人是小雨,安杰忍不住在她的大腿上摸了几把,啧啧,小女人的身材真有弹性。此时,这个小女人正像小猫咪一般蜷缩着身子,感受到来自外界的触摸,她嘤咛了一声,真是一个绝美的诱惑呀。

    “好痛……”小女人醒了,一双美目在黑暗中幽怨地看着安杰。

    “啊?”安杰这个白痴不太明白,“身体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我说我下面很痛!!!”小女人生气了,“白痴,混蛋,你压着我,我很痛啊!”

    “哦哦哦!”安杰连忙起来,这时候,他忽然现小雨的脾气有些冲,语气之中有一种酸溜溜的味道,难道是最近少见面的缘故。可也不对啊,少见面她的脾气也不应该这么冲啊,在安杰的记忆之中这个小女孩一直都是乖巧听话可人的啊。想不明白,真想不明白。女人真不愧是最难琢磨的一种生物啊。安杰暗自点头,却未曾想到是谁将这个小女孩变成了小女人。

    “扶我起来!”

    “好好好。”

    “帮我揉揉肩膀。”

    “啊?”

    “你帮不帮?你帮不帮?”小雨用力捏安杰的腰,现在这个小女人的力气可不是当初的了,就是轻轻地用力,也能将一块钢铁捏成铁片,更何况是用力捏。当下,安杰满脸的青色,好痛啊!都被捏了,还能怎样办,照做啊。

    “好好好。舒不舒服啊。”

    “我脚酸了,再帮我揉揉。”

    “好好好。”安杰都照做了,生怕哪一点做错了惹了这个小女人不高兴。

    “你要对我负责。”小雨认真地说。

    “啊?”

    “我说,你要对我负责!”小雨抓紧的小拳头。

    “啊??”

    “白痴!”小雨说着就对安杰打过去一拳,直接就将安杰打趴在了地上,然后骑上安杰的身子大声地说:“你都把人家那样了,你还不对人家负责,你这个负心汉!”

    安杰揉着脸坐起来,好痛啊,小雨这个丫头最近怎么搞的啊,力气都大了不少,比起以前强多了。

    安杰强忍着剧痛说:“呃……我们目前要注意应该不是这个问题,李安那小子跑了,我们要抓住他。不然可不知道他会做出一些什么事来。咳咳,你可是最理解我的了,你认为我会是负心汉吗?”

    “嗯。”这个小女人乖巧地点点头,用手指头在安杰的胸前画圈圈。

    女人……好奇怪,刚刚的脾气那么冲,现在却又乖巧的像猫咪一样。想不明白,想不明白。

    安杰想了想,看着小雨说:“你不怪我吗?”

    “我其实很想杀了你。”小雨看着安杰认真地说:“我很气愤你当时抛弃了我,后来又对我的父亲下手,我明明知道那时候在警察总部楼顶上的只是一具尸体,但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很生气,出离了愤怒!我甚至想过要报复你,拿着刀子将你的肉一片一片地切下来,让你也感受一下我的痛。”

    “对不起,虽然知道无法消除我的错,但我还是要说,我对……”小雨的食指放在了安杰的嘴唇上,看着安杰微笑地摇头。

    小雨红着脸继续说下去,她的语气缓和不少:“但到了后来我想还是算了,谁让人家怀了你的孩子呢,总不能让我的孩子没有爸爸吧。如果我们经常打架的话,对孩子也是不好的,现在不是拒绝家庭暴力么?我们一定要拒绝!”小雨认真地点头,一边说一边在安杰的胸口画爱心。

    安杰擦了擦额头上流下的冷汗,他以前怎么没有现这个小娘子还是一个贤妻良母啊。安杰的心中也是有一种悸动,但却被他深深地隐藏起来了。安杰看着小雨说:“雨妹妹啊,我们现在还是想想怎么从这里出去比较好,我们被困住了,再不出去的话恐怕整个城市都要大乱了。这些事,等我们解决完手头上的事再说吧。”

    “嗯,”小雨握着小拳头大力地点头:“老公,我听你的。”

    安杰继续流汗,这小妮子怎么搞的啊,这人物的身份转换的也太快了些啊。可接着小雨话锋一转,认真地看着安杰说:“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一次出去我们将是永别,我要你给我一个承诺。”

    “啊,现在说这些还有些早呢,难道你对我没有信心吗?”

    “你给不给,你给不给?”

    “啊啊啊,好痛啊,别捏了别捏了,我给,我给还不行吗!”

    看着小雨认真的脸色,安杰的神色也变得认真起来。

    安杰看着小雨说:“方小雨,你是我安杰,这辈子唯一的女人!”

    小雨心坎一软,眼眶中有某些液体要落下,刚想伸手去擦,可这时却已经被安杰拥入了怀中,她的红唇已被他的嘴唇覆盖。

    小雨干脆放弃了挣扎,好好享受着这短暂的温柔。

    好好享受着……

    好好地……

    等等。

    小雨的手好像抓到了什么东西,捏了捏,有些粗,有些长,还有些软。啊,现在有些硬了。小雨皱起了小眉头,细细感觉着。这东西很奇怪,好像在哪里见到过,有温度却又有些肉感,甚至还有些坚硬,嗯,摸起来很舒服的,还有些粗呢,干脆拿起来看看是什么东西吧。

    小雨想着就要拿起来,可那个东西却是一动不动,小雨有些恼愠,就要加大力量,非要将这个东西拔出来。可安杰却是在小雨加大力量之前咳嗽了一声:“咳咳,小雨妹妹啊,那个东西好像是不能拔出来的。”靠,这要是拔出来了那还得了。

    小雨低头一看,这一看却是震惊住了,原来,原来自己手中抓着的,却是,却是一条粗长的坚挺。直到这时,小雨才现安杰身上一丝不挂。小雨的心跳立即加,黑暗的空间中甚至能听见“噗咚噗咚”的声响。

    “呵呵,呵呵。这不是故意的,这是男人正常的生理反应。”安杰打了个哈哈。

    说完后,小雨柳眉一杨,脸蛋显然已经红透了,就像是一个红彤彤的苹果。她立即扑到了安杰的身上,对着他是又打又咬:“呜呜呜,你这个坏蛋,坏死了坏死了!”

    “哎哟,哎哟,小雨妹妹住手啊,不是我让它起来的,是它自己见到妹妹开心,就起来的!”

    “呜呜呜,不管,我不管,你就是坏蛋你就是坏蛋,你就是欺负我你就是欺负我!”

    “哪有,天地良心啊!”

    “呜呜呜,坏蛋别跑,我要拔下那个东西。”

    “靠靠靠!”

    这两人正在春色之中温存,殊不知,外界已经陷入了危机。

    城市已经到了毁灭的边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