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奇幻 > 征途 > 第六十五章 这才是妖
    天佑在密林中的速度非常快,女刺客也仅仅比他快了一线,等她追上天佑的时候嘲风也已经赶到。YΙЬàЙzんǔ点cοΜ

    女刺客看到天佑和嘲风后目光却是在左右乱飘,她在找第三个目标。天佑是弓手,而且没有修为,当时从她背后袭来的那团蓝色云团明显出自别的什么人。

    战场上什么敌人最可怕?当然是看不见的敌人最可怕。天佑身边现在还有一个隐藏起来的高手,这让女刺客无比的忌惮,找不到这个目标她根本就不敢放手战斗。

    女刺客不知道的是,攻击她的根本就不是人,而是月影。此时的月影就在天佑身边,只有巴掌大小的身躯,在夜幕掩盖下和隐形也没什么区别。

    两边僵持住之后双方都开始着急了起来。

    刺客首领瞎了一只眼睛,战斗力大约还剩八成。秦伯身中剧毒,战力直接归零。两相比较之下,还是那刺客占便宜。

    白冰雨那边六个人围攻一个刺客还算能占些便宜,但如果刺客首领杀了秦伯再去帮忙,他们那边必然崩盘。天佑知道形式,所以他很急。

    女刺客刚追过来,还不知道战场形势,所以她以为那边是二对七,比天佑还要急。

    两边都急,却没人敢动。

    女刺客知道暗处还藏着一个法师,可她又找不到对方,根本不敢乱动。

    天佑知道女刺客很强,也不敢妄动。

    “怎么办?”两边同时询问自己,却根本找不到答案。

    天佑和女刺客僵持着,刺客首领却打破了沉寂,忍着痛向秦伯移了过去。秦伯明知敌人就在身侧,却不得不全力逼毒,他现在是外有强敌,内有剧毒,放任哪边都是死。

    看着一动不动的秦伯,嬴颖终于忍不住了。她知道不救秦伯,秦伯必死,而秦伯一死,马上就会轮到他们。

    “你们先挡住这家伙,冰雨跟我去帮秦伯。”

    原本嬴颖几人已经占据上风,胜利只是时间问题,但白冰雨和嬴颖突然离开,形式立刻发生逆转。单靠吕萌和吕正义他们四个根本控制不住那名刺客,形式越来越糟。

    秦伯这边状况也不好多少。嬴颖和白冰雨在小辈之中算是高手,但和那刺客首领差距还是非常明显,即便对方只剩八成战力,二人也只能说是勉强挡住他的攻击而已。

    现在嬴颖他们唯一的指望就是拖,拖到秦伯逼毒成功,重新加入战斗。

    但是,嬴颖自己也知道希望其实非常渺茫。

    吕萌他们四个明显挡不住那刺客多长时间,天佑这个原本不被看做战力的存在引走了一个刺客,但能坚持多久完全没法估算。三个方向上只有嬴颖自己和白冰雨这边稍微安全一些,毕竟那名刺客首领伤的挺重,实力虽强却有些底气不足。

    两边的战力都有些捉襟见肘,就看谁先打破僵局了。刺客这边只要能击杀任意一人,就能马上扩大优势扭转乾坤。嬴颖这边只要等到秦伯恢复,也是一样可以迅速确定战局,就看谁更快了。

    天佑此时根本不知道战场那边的情况,但这不妨碍他猜测战局。秦伯受伤他是看到的,所以战场那便的形式他其实有个大致估算。既然这么长时间另两名刺客都没过来,那就说明嬴颖那边调整了阵形,应该是重新陷入了僵持阶段。

    知道自己这边不会是女刺客的对手,天佑根本就没想过成为突破口,而女刺客的警惕也被他一眼看破。他知道女刺客不是怕他,而是怕月影,确切的说是怕那个她想象中的未知敌人。那么,既然她害怕的是未知存在,嘲风留在这里的意义就不那么大了。

    想明白之后天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忽然喊了声嘲风,然后轻轻一伸手,嘲风立刻飞到了他的身边,落在了他的手臂上。

    小声和嘲风说了两句,嘲风立刻点了下头。虽然不能说话,但嘲风能听懂人言,而且有足够的智力去理解天佑的意图。

    那女刺客始终盯着天佑不敢妄动,直到嘲风再次飞出去,她依然保持着全方位的警戒,然而她没动,天佑却开始动了起来。没有冲上去交战,天佑开始换换后退,逐渐进入一片树木的阴影之中。

    夜晚本来就黑,月光下还能勉强视物,阴影中就真的是什么也看不见了。天佑进入阴影之后就彻底从女刺客的视线中消失了,而因为天佑的移动吸引了太多注意力,女刺客突然发现嘲风也不见了。

    三个目标都变成隐匿状态,女刺客反而更小心了。以前刺杀任务目标的时候,黑夜就是她最好的掩护,而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和敌人正面接触。但今天情况却完全逆转,黑夜反到成了她的阻碍,心中更是希望敌人能全都跑出来和她来长公平对决才好。

    女刺客感觉和自己战斗的三个目标都太邪异了。天佑的箭就不说了,她已经见识过好几次了。能隔着树干射透软甲,速度快若闪电,威力大的可怕。那小巧的身影攻击力倒是不高,但速度奇快,而且可以在短时间内造成大量伤口,虽然都是皮外伤,但多次堆积之后必然也会严重影响战斗力。最后那个至今没发现真身的存在更可怕,法术释放速度快的惊人,威力也是奇大无比,要不是对方急着回去救场,刚刚那一次失误就几乎能葬送她的性命了。

    现在三个目标都看不见了,女刺客的心也提了起来,小心的缓慢移动着,随时准备应对突然而来的袭击,只是……出了偶尔能听到附近的树叶和草丛间传来一些敌人引起的响动,预料中的攻击却迟迟未曾出现。

    女刺客不知道的是,现场其实已经只剩下天佑和月影而已了,嘲风已经返回了主战场。她听到的声音其实都是天佑和月影故意弄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

    刺客首领有伤在身,一个人顶住白冰雨和嬴颖还算容易,但想要击杀二人却是非常困难,所以只能等待另外一名刺客打破僵局。

    二号刺客也知道自己是最有希望打破僵局的,他也确实正在努力这么做,并且看情况他显然就快要成功了。

    一个大招将身边的三个小家伙逼退,二突然转身,朝着四人中实力最弱的穆如玉就扑了上去。他已经想好了,拼着受点轻伤也要先干掉这个小丫头。到时候四个人变成三个,他就可以逐个击破,再没有人可以拦得住他。

    穆如玉实力本来就不高,战斗经验也是差强人意,眼看着对方杀气腾腾的猛扑过来,同伴们又都在较远的地方,她立刻就被吓的不知所措,一时之间方寸大乱。

    二号看到穆如玉的反应立刻就发现了机会,速度再涨,几乎是瞬间冲到了穆如玉面前,一刀向穆如玉的脖子就抹了过去。看着冰冷的刀光,穆如玉避无可避,只能闭目等死。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却许久未至,反而是面前传来了叮的一声碰撞声。

    意识到转机,穆如玉赶紧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却发现面前的刺客正在胡乱的左右挥刀,再一看,他竟然是在阻挡一个小巧的身影近身。那刺客背对着她的方向,背后有七八道很明显的伤口,看着不深,伤口却极长。

    “那不是天佑哥哥的……”吕萌惊喜的看着正围着刺客打转的嘲风,激动的和身边的殷如花说着。

    殷如花也很兴奋,但她比吕萌要稍显沉稳一些。“别分散注意力,大家一起上,趁机干掉他。”

    殷如花的话提醒了众人,四个人一起围了上去。吕正义一扬手,手中的战轮脱手而出,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从侧后攻向那名刺客。刺客被嘲风缠住,注意力本来就不集中,听到背后风声才转身格挡,结果背后的飞轮是挡住了,正面的却没来及。

    吕正义的战轮有两只,属于双持武器,而且具有飞去来器的特性,脱手后可以自动返回,还能通过特定技巧打出不同的飞行轨迹,属于较难防御的一种武器。他用的这还是凡兵,如果是有器灵的法器,更可以用自身灵力远程操控,一旦扔出去就像两架伴随无人机一般让对手防不胜防。

    那刺客本来不应该挡不住吕正义的攻击,但奈何嘲风吸引了他的大部分注意力,这才漏掉了一支飞轮。

    嚓……

    那名刺客挡开第一只飞轮后赶紧去招架另外一只,不想已经来不及了,肩膀上被带出一道血口,鲜血飞溅中人也向旁边歪了一下。

    就是这一歪算是彻底改变了战局。嘲风突然从反方向贴了上去,后爪和翅尖上的钩爪逮住这家伙的后背就是一通乱挠,满是利齿的长嘴更是一口从那刺客背上撕下一大块血肉转身就跑。

    刺客背上被活生生的撕下去一斤多肉,疼的冷汗直流,但这人相当勇猛,愣是咬着牙一声不吭的拼命挥刀逼退了同时冲上来的穆如玉和殷如花,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刚逼退两人他的脑袋上就突然落下了一团肉呼呼地东西,还没等他反应那东西已经一口咬住了他的头皮。

    惊慌之下那刺客一把抓住那东西将其拽下来扔出老远,这时候他才发现那居然是一只手腕粗细的肉虫,虫口之中还叼着一团黑乎乎的毛发,而他的头顶现在则是火辣辣的疼。

    “啊……”那刺客这下是真的发狂了,虽然身上这些说起来都是皮外伤,但这伤太多了。疼痛还是次要的,关键是大量失血带来的体力下降,这才是致命的。

    猛然爆发的刺客狂怒的冲向了殷如花,想要拼命,然而地上的肉虫居然没死,一个弹跳又扑了上来,背后两只战轮也是打着旋再次飞了回来。

    无奈的改变攻击方向,一刀劈开迎面扑来的大虫子,殷如花趁机退到了一边,背后两只战轮再次被闪避成功,然而战轮之后那熟悉的声音再次光临。嘲风猛然一下扑了上去,一把扣住之前撕开的伤口,张嘴就啃。

    刺客这下是真疯了,他拼命的扭动手臂要攻击背后的嘲风,可是角度不对,根本够不到。能成为刺客队伍中的二队队长,他的实力和胆量都是可想而知的,但他现在是真的怕了。和别的敌人战斗,了不起就是一死,然而背后这可怕的恶魔却是正在吃他啊!就这么活生生的一口一口的吃,他甚至能听到那恶魔咀嚼自己血肉的声音,这种被慢慢吃掉的恐惧让他的力量一点点的流失,万般勇气全都被驱逐,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恐惧。

    不光那刺客怕,现在连吕萌等人都感觉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全都竖了起来,因为嘲风已经不光是在战斗了。它趴在那刺客的背上一通撕扯之后竟然刨开了那家伙背后的肌肉,此时正在拼命往里面钻。

    这是什么概念啊?一只妖物正努力钻入一个人的体内,而且不是幽灵一样的没入,而是就这么活生生的咬出一条通道硬钻进去啊!战场上的几人都已经忘记了要过去配合,就这么傻愣愣的看着嘲风一点点的消失在那刺客的体内。

    那刺客此时也已经完全忘记了战斗,他正在拼命的满地打滚。武器已经不知被丢到哪儿去了,他的脸上也失去了之前的坚毅,只剩下扭曲的恐惧,并且不断的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不过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现在确实就是正在被“撕心裂肺”。

    恐怖的惨叫声仅仅持续了一小会便戛然而止,那刺客的双眼猛然瞪得老大,整个人突然向上一挺,血水混着喝眼泪从眼角流出,接着那刺客的口鼻之中也开始渗血,整个人也忽然一软躺在地上再也没了声息。

    一名至少先天级别的刺客,竟然就这么死了。死的这么憋屈,死的这么恐怖,死的这么凄惨,死的连他的敌人都感到有些不忍。

    “啊!”

    本已死去的刺客胸口忽然一动,吓得准备过去试探一下的吕正义一声尖叫,瞬间蹦出一丈多远。不是他胆小,这场面真的是太恐怖了。

    那刺客的胸口皮肉上逐渐隆起了一个大包,而且还在四处乱动,下一秒就听到“噗”的一声,隆起的位置猛然撑裂,一只被鲜血浸透的狰狞头颅猛然从血肉之下钻了出来,发出一声不知是欢愉还是示威的嘶鸣。

    “这……这就是野生的妖物?”吕萌看着被鲜血染红的嘲风,膛目结舌。作为一名通灵师,她接触过的妖物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然而那些妖物不是尸体就是被人驯化的妖宠,虽然其中很多都比眼前的这只等阶要高,但它们无一例外,都少了妖物最本质的东西——残暴的本性。

    今天,吕萌第一次认识到了通灵师们的误区。或许,驯化这条路本身就走错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