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奇幻 > 征途 > 第八十五章 这他爷爷的就尴尬啦!
    白冰雨去通知白起之后,天佑一个人坐在大厅之中环顾周围。ㄚì@ЬāИ@ZHǔ点cóΜ放心无毒,其它站不保证

    厅堂之中摆设不多,但俱是红木所制,上首位置摆着两张太师椅,中间隔着一张矮桌。太师椅背后的墙边摆着一张供桌,桌上既没有香炉也没有供品,只有一只木架,架上横置一柄长刀。

    这刀外形很像日本刀,但刀身略宽,刃口也较直,曲度很小。差别最大的地方是这柄刀的长度有些夸张,刃长八尺有余,加上握柄之后全长近九尺。

    如此怪异的长刀,天佑忍不住好奇走过去想要看清楚些,但刚走了两步就听到屋外传来对话声,赶紧两步窜回位置上坐好。

    外面的声音是一男一女。女声听着慢声细语,应该年纪不大。男声听着明显是个中年,声音不大,但底气很足。

    “先生,您不收,母亲会怪罪于我的!”女生略带焦急的恳求。

    男声停了一会才重新响起。“我又不是衣食无依之人,教你们识字是为了让你们将来能有个好的出路。你若再提学费之事,先生我可要生气了。”

    “那……这……”

    “别这啊那啊的了,速速回去告诉你母亲,就说我说的,再提学费我就不让你来读书了。”

    “啊?”

    “速去速去。”

    安静了一会,外面忽然传来男子的一声叹息,然后天佑就看到一个人出现在了门口小路上。看动作对方原本只是路过,无意中看到厅中坐着的天佑微微一愣,脚步也停了下来。驻足打量了一番天佑,对方忽然转身朝厅中走来。

    看到对方过来了,天佑赶紧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在人家地盘上当然要客气一些,况且他也不知道来的是谁。看这一身打扮应该不是仆役。

    男子中等身材,和天佑差不多高,皮肤有些粗糙,但面貌俊朗,双眼锐利,给人一种神采奕奕的感觉。一身锦袍质地很好,但并不华丽。左手抱着一摞书卷,右手提着一把戒尺,应该是个文士。结合之前听到的对话,天佑很快判断出这应该是白府的教习。

    很多达官贵人都喜欢聘请有名的文士到家中授课,还会把相熟的其他官员家的子弟拉到一起来听课,一方面是真的在培养下一代,另一方面也是让同一派系的官员子弟能提前搞好关系。

    那先生走入大厅中后先是一抱拳,天佑赶紧也抱拳还礼。

    “这位小哥眼生的很,不知是……?”

    “回先生的话,小人天佑,本是山中猎户。今日是白将军召见,白冰雨大小姐让我在此等候。”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护送九公主回城的奇人啊。”对方显然是听说过天佑的事情,一下就说了出来。

    “奇人不敢当,只是懂些山里的生存技巧。”天佑已经想好了,今天就可劲的谦虚,总之一定要低调,千万别惹着人家。就算是白府的教习也不是他可以得罪的。俗话说宰相门前三品官,白起家里的教习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得罪的。

    “别站着了,坐下说吧。”似乎是才发现天佑还站着,对方直接伸手请天佑坐下,他自己则是走到了天佑身边的那把椅子上坐了下来。

    看他落座,天佑这才敢坐下。他虽然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十几年,但大多都是在底层人士中摸爬滚打,对上流社会的那些东西是真的不太了解,反正就听说他们对礼仪非常的重视。所以天佑才会如此的小心翼翼,就怕一不小心得罪人。

    双方落座之后那教习再次开口。“之前我只听到一些零碎消息,很是好奇。据说你很早之前一直随母亲四处流浪,后来才流落到清源村中当上了猎户?”

    “不是流浪,只是在四处奔波而已。后来母亲有事,将我安顿在清源村,自此一去不返。”

    “是这样啊。”那教习点点头,若有所悟,而后又继续问道:“听你谈吐,应该是读过书的,莫非是你母亲教的?”

    “不是,都是我自学的。”

    “自学?”

    天佑苦笑道:“母亲每到一地必然将我丢下一段时间,稍大一些后,对读书有了兴趣,所以总会利用这段时间四处寻找可以教我的先生,零敲碎打的也没学出什么东西,只是勉强能识文断字而已。”

    这段基本都是瞎话。天佑可不是因为对读书感兴趣才主动读的书,要是真喜欢读书,上辈子他就成学霸了。之所以主动去读书识字,是因为他想提高生活质量。虽然在这个世界,不识字也完全可以生活下去,但想要过得好,那就必须识字。

    当然天佑奋力识字还有个原因,那就是他最初听说这个世界有修炼者之后,********的就想着修仙,幻想着某日可以成仙成圣。但要修炼,最起码得能看得懂秘籍吧?所以说,想修炼就得先认字。好在这个世界的文字虽然和简体字差异巨大,但语法和发音至少是一样的,学起来倒也不是特别费劲。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天佑感觉大家说了半天也算认识了,就大着胆子问道:“先生觉的白将军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好相处吗?今日突然被召唤,我心里有些没底。一会白将军来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先生既然在白府做事,应该对白将军较为熟悉,如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还望先生不吝赐教。”

    不知为什么,那教习听到天佑的话后明显愣了一下,但随后他又反应了过来,脸上带着一种玩味的笑容看着天佑说道:“让我这么说,一时也找不到重点。不如你来说说你对白将军的印象,我来给你指出错漏之处,这样反而快些。”

    天佑一想也对,于是开始和对方说起自己想象中的白起是个什么样子的存在。

    “我没见过白将军,只听民间传说白将军是身高九尺、臂能跑马。”民间传说当然不止这点,但这教习毕竟是白府的人,天佑哪敢在他面前说白起形如恶鬼呀?“……但是,我觉得民间的这种猜测都是不准确的,我的分析是这样的……

    综上所述,我觉得白将军应该是个身材高大、孔武有力的猛将。面相可能有些凶,但应该不丑,因为我是见过白冰雨大小姐的,能有这么漂亮的女儿,白将军即便不是美男子也绝不可能太丑。另外,性格方面,白将军应该是较为勇猛的类型,但脾气可能有些暴躁……”

    天佑在那里说,旁边的教习先生就认真听着,偶尔点下头发出赞同的声音。直到天佑说完,打算询问自己的推断有哪些疏漏之时,离开很久的白冰雨忽然从小厅的侧门走了进来。

    看到天佑身边坐着的教习先生,白冰雨直接就走了过来,嘴里说着:“爹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啊?我都找了你一圈了。”

    “等等。”天佑突然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手制止两人的对话,然后看向白冰雨问道:“你刚刚叫他什么?”

    “爹啊。”白冰雨一脸的莫名其貌。

    “冒昧问一下,你就一个爹吧?”

    “你说什么胡话呢?”

    “哈哈哈哈……”旁边坐着的白起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大笑着承认道:“你不用再问了,我就是你说的那个身高八尺,可以手撕妖魔的妖怪白起。”说到这里白起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只留下天佑石化在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