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奇幻 > 征途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真是妖王
    天佑完全无法理解唐国人是怎么想的,只能询问白起,只是白起似乎对此也很不理解。YΙЬàЙzんǔ点cοΜ

    “你的疑问我们之前也有过,也是想不通怎么回事,不过我们有个猜测。”白起说道:“妖物一旦跨过玄妖阶段,智力方面和人就没什么分别了,这妖王实力超然,性格应该较为孤傲,有可能发生宁死不屈的情况。所以说,这妖王是真的妖王,但魂珠却有可能并不完整。”

    “这方面我不太懂,可以解释的详细一些吗?”

    白冰雨在一边道:“你对魂珠的采集一无所知,很难给你详细解释其中原由,不过要想理解这枚魂珠的问题倒是不难。

    妖王孤傲,不肯为人所用,知道自己死后会被抽出魂魄封入魂珠之中,永世不得解脱,当然不会愿意。所以我们推测那妖王定然是在死前试图自爆灵魂,来个一了百了。

    只是这抓捕之人实力超绝,出手也快,赶在妖王自爆之前就封住了妖王的魂魄。不过,这人也只是阻止了自爆而已,妖魂应是已经受损,无法制成普通魂珠用于召唤妖王助战,所以迫不得已,只能将其制成马魂,权当废物利用。”

    白冰雨在给天佑解释他们之前在朝堂之上的推测之时,王城中一座酒楼包间之中,那唐国特使也正在和一名仪表不凡的青年谈论着那只灵骑的事情。

    “一枚妖王级魂珠却别你们硬生生的弄成了灵骑,还真是暴殄天物啊!”那青年脸上看不出什么惋惜,似乎嘲讽的意思更多一些。

    那唐国特使明显听出了这话中的嘲讽之意,表情僵了一下却又立刻恢复了一脸谄媚的笑容。“公子有所不知,当时情况紧急,那处封印被发现的时候,这魔龙王已经快要破封而出。我等根本来不及通知贵宗支援,只能就近调集人手镇压。奈何妖王实力实在不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抗衡,即使有上古封印帮助依然压不住这妖王的妖力。眼看妖王即将破封,为保这人间不至生灵涂炭,我等也只能选择趁着封印还在,强行抽取妖王魂魄,不求获得妖王魂珠,但求阻止妖王出世。

    当时我等跟本没想着此法能够成功,意外制成这魂珠已是意外之喜。

    可惜之后发现是空欢喜一场。此魂珠先天缺损,可惜损的不是妖王魂魄,却是控制法阵,妖王戾气四散,别说召唤出来驱策使用,实力稍微低些的人靠近十步之内就会发狂伤人,即便宫里来的几位高人也无法压制那妖王戾气,只能以灵骑之法再封一道控制法阵上去。奈何妖王实在太过强横,双层封印依然不能完全慑服此妖,只能做到勉强压制。

    之后我等希望将其制成灵骑,以一温顺老马为主魂,用这妖王马魂做附魂,期望吞噬之后可以稍稍压制妖王戾气。谁知妖王套着两层封印依然狂暴无比,非但没有被主魂吞噬,反而吞了主魂,吸收了灵骑法阵,自己进化成了主魂。

    这主魂进化完成后就极不安定,附魂不全居然还可以自己破印化形,时不时就会破封出来,而且完全不听管束,一边对抗咒印压制一边还能有余力伤人。好在封禁咒印还能压制一二,只要连续多次使用就可以成功将其封印回去。

    就是可惜了此妖王灵骑,能看不能用,完全无法驾驭。这次也是恰逢其会,拿来恶心恶心秦人而已。”

    那青年听完很不屑的用鼻子哼了一声。“你们也就这点能耐了。行了,我先走了,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要露出马脚。”青年说完也不等唐国特使回话,身体忽然就开始分解,逐渐华为晶莹的光粒淡化飘散在空气中。

    一旁的唐国特使和守在门边的两名随从一直保持着恭送的姿势,直到青年完全消失,那特使掏出一只怀表一样的金色罗盘,拿在手中看了看,这才坐了下来,啪的一掌拍在桌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哼,一群眼睛长到头顶上的家伙,本事不大架子不小。真把我们当仆人使唤了吗?”

    门边一名随从双手一抱拳:“房大人,对方突然跑来询问这妖王灵骑之事,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哼,有想法也无所谓,大不了扔给他们就是。这妖王灵骑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别说是他们宝顶玄宗,就是灵山那帮家伙也休想驾驭。想占便宜,有他们吃亏的时候。”

    唐国特使在这边抱怨,隔着环城河,对岸的一家私人院落中,之前消失的青年却是正盘坐在一蒲团之上缓缓睁开了眼睛,看样子他似乎在这坐了很久,并没有离开过的样子。

    看到他睁眼,旁边一靓丽少女立刻迎了上去。“师兄,可有结果?”

    青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伸手扶住少女递过来的手腕,有些吃力的从蒲团上站起来。那样子和之前在酒楼包间之中风流倜傥的样子完全就是两个人。少女显然是知道会有这种情况,也不问之前的问题了,赶紧双手去扶,嘴里还埋怨着:“师兄你又逞能,师傅说了,这佛光法相不能间隔太远,你偏不听,伤了根基可怎生是好啊?”

    青年被少女扶着做到椅子上,似乎是缓过来一些了,开口辩解着:“这里是秦国王城,耳目众多,各方势力混杂,防不胜防,我也是没办法才用此法与那唐国使者接触的。”

    “行了行了,知道你劳苦功高。”少女从桌上端来一杯茶水,小心吹凉之后递给了那青年。“师兄你先喝口茶,缓一缓再说那边情况。”

    青年接过茶水抿了一口便放下茶杯说道:“不妨事,我已经好多了。刚刚这趟也不算白跑。唐国送来的灵骑果真是妖王级的。”

    “什么?真的是只妖王?那他们……”

    青年没等少女说完就先道:“妖王是妖王不假,但魂珠有问题。”青年将之前听来的东西简单说了一下,然后总结道:“所以这只灵骑极难控制,唐国现在是丢了舍不得,留着又没用,还时常惹麻烦。恰逢这次秦王邀请,这才想起用这东西恶心一下秦王。”

    少女眼珠转动,然后突然问道:“师兄你该不会是想去帮秦国人控制住那只妖王灵骑吧?唐国的使者不是说这妖王灵骑无法控制吗?”

    青年听到这话立刻一仰脖子,高傲的说道:“哼,那帮凡夫俗子懂个什么。此妖王灵骑其实早已不是之前的药王,虽然桀骜,却不是不可以慑服,只是他们这帮凡夫俗子实力太弱,压不住而已。”

    少女有些担忧的说道:“唐国虽只是凡俗国家,比不得我等中立区的宗门大派,但也应该有些隐藏力量才是。如果他们都无法慑服……”

    “你是觉的我连那些世俗之人也比不过吗?”

    一看青年生气了,少女连忙否认,“不是不是,贺兰师兄最厉害了,一定可以的。”

    青年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这次才放松下来,嘴里说着:“秦唐两家都是凡俗国度,实力应在伯仲之间。唐国拿不下这只灵骑,秦国定然也没办法,到时被唐国特使当着十国使臣于各大派的面要回去,这脸可就丢光了。所以我断定,此时秦王必然在四处找人慑服此灵骑。我只要出手帮忙慑服灵骑,到时再借秦王骑出来溜达一圈,秦国这个善缘我们就算是结下了,我还可以顺便落下一只妖王级的灵骑,此法当得一箭双雕也。”

    “对对,师兄此法高妙。”少女望着意气风发的青年,满眼都是小星星。果然,脑残粉是不分地方的。

    不过这青年虽然语意张狂,有些过于自负,但有句话他说对了。秦王这会正着急上火的广发召集令,命所有的王公大臣去寻找有能力慑服高阶灵骑的能人异士。

    原本秦王是不太着急的,因为他还有个最终保险没用,但在一众大臣讨论之后确定没什么好办法,他也只能带着那灵骑去天库之中求“那位”帮忙了。可惜,这秦王最后的依仗在看完之后却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不是他不帮忙,而是帮不上。这灵骑是真的驾驭不了。这下秦王是真急了。如果没有人可以慑服这只灵骑,他就骑不上去,而唐国特使必然会挑选人最多的时候要求他展示,而一旦他不能展示……

    一想到到时候那尴尬的场景,秦王恨不得现在就让大内高手去把那唐国特使干掉算了。可惜,他也就是想想,不可能真这么干。最终的办法还是要找到能慑服这只灵骑的人,否则这脸面他算是彻底保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