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奇幻 > 征途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群策群力
    天佑在白冰雨与白起的解释下总算是弄明白了主魂对灵骑的影响,但唐国如何得到这妖王级的魂珠,以及为何会做成了马魂却是全无头绪。ㄚì@ЬāИ@ZHǔ点cóΜ放心无毒,其它站不保证不过白起原本也没指望天佑能想出什么办法,说与他听不过是希望让他从局外人的角度分析一下整个事情。

    讨论结束,已经接近饭点,三人正要用餐,管家却突然跑来通知说宫里来人了。

    “有说什么事吗?”白起问管家。

    “没有。”

    “嗯,我这就过去。”白起说着就要往外走,不过刚迈了两步忽然又停了下来,转头对白冰雨和天佑道:“你们也随我一起吧,多半还是早上那事。”

    跟着白起一起到了正堂,只见一宦官打扮之人站在堂中。看到白起出现,对方立刻客气的行礼,然后不等白起说话抢先道:“白将军不必多礼,大王只是命我等传个口谕,事急从简。早上之事将军也有参与,我就不多说了。大王这次命王城百官速速寻找解决之法,或是找到有解决方法的能人异士也可,无论结果,明日一早全部进宫会商解决之法。”

    “是,白起领旨。”

    “白将军,那这口谕小的已经传到了,这就不打搅了。将军不必远送,还是赶紧想想大王的事情要紧。”

    白起让管家代为送客,自己则是转身叹道:“看来大王是着急了。”

    “早上我们离开之时我观大王虽面有难色,但似乎并不着急,为何这一会态度却是变化了这么多?”白冰雨问道。

    白起显然是知道答案的,不过却没回答,只是说道:“无论如何,这事都是要解决的。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这是我等做臣子的本分。一会随我去军中转转,问问那些小校、参将,人多力量大,或许能相出点什么。”

    对这事天佑也插不上嘴,只能在一边看着。白起说完之后也没再想这事,急急忙忙的吃完饭就带着白冰雨离开了,至于那房子的问题,从头到尾却是连问都没问。

    管家在白起离开之后又给天佑安排了新的住处,不过这次天佑也不敢随便练功了,万一再弄塌一座可就麻烦了。当然,天佑也不是那种能闲得住的性格,一下午他都在自己分析早上的异象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惜有关修炼一道他知道的信息实在太少,想来想去也没个头绪。

    白起和白冰雨晚上很早就回来了,不过看两人表情显然是没什么收获。晚饭前天佑再次被叫到了前厅,不过来的不止他一个,还有另外三人。

    其中一人天佑很熟,正是那差点一招秒了他的徐达,当时要不是月影的凤凰泪发威,天佑估计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

    徐达身边还有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生的虎背熊腰,身长接近八尺,一身的腱子肉,跟个人形暴熊似得。古铜色的皮肤略显粗糙,脸上透着一股傲气,似乎谁也不服的样子。

    另一人正好相反,身形匀称,个头也不是很高,虽然穿着一身轻便的练功服,却给人一种读书人的错觉。白净清爽的脸上总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给人一种很温和的感觉。

    看到天佑进来,那边三人都一起望了过来。徐达看到天佑之后憨憨一笑,似乎对上次被他打飞出去并不在意。天佑含着歉意的赶紧也是一笑,之前多亏了是他,换个人估计能被天佑一拳打死。当时那可是凤凰泪的能量爆发,威力之大可想而知。

    另外两人看到天佑之后表情也是完全不同。那书生样青年只是礼貌性的温和一笑,而那人形暴熊却是表情古怪,似乎带着一丝微弱的敌意,搞得天佑很是疑惑。

    在清源山中混了那么多年,天佑早已进化出了野兽直觉。只要有敌意的目光注视着他,他即使不看着对方也能感觉的到,更何况这种面对面的情况。

    带着一丝疑惑,天佑走进了正厅,不过没有靠近中间的那个存在敌意的家伙,而是从那名书生样青年身边走了过去。

    “白世伯。”

    “嗯。”白起应了一声,然后示意他先等一会,接着转向天佑身边那书生样青年道:“青叶,你祖父明日可能需要你帮忙,今晚你就不必住在我这了,一会直接回家去吧。”

    “不知是出了何事?”灌青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先问了一下。

    白起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先把徐达叫过去小声说了些什么,等徐达转身离开才开始给灌青叶解释。不过说是给他一个人解释,其实也是顺便说给那个人形暴熊听的。

    事情其实就是早上的那个灵骑事件,因为秦王明早要所有官员都带着办法或是有办法的人去商议解决之法,白起想不到办法就只能带几个人凑数,而天佑和那人形暴熊就是他选出来的人。至于说灌青叶,他好像也懂些灵骑方面的东西,不过这位家里似乎是大官,所以估计他家那边明天也会需要他去充数,因此白起没有把他算上,只是通知他回家待命。

    灌青叶问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也没急着走,而是表示要在这里先和白起一起讨论一下具体情况。他家里的人都是文官,对灵骑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他回去也问不出什么有用信息,还不如先在这边了解清楚具体情况再回去想办法。

    白起也没说什么,转向了天佑和那人形暴熊。“天佑、大山,你们都是山里猎户出身,比一般人接触妖物总要多些,明日随我一起进宫凑个人数。”

    天佑略带惊讶的看了眼那高大青年,没想到这还碰上同行了。

    那名唤大山的高大青年倒是并不惊讶天佑这个同行,因为当日天佑去测试的时候,看到他一身的装备就已经猜到了他的职业。都是猎户,吃饭的家伙都是大同小异,看一眼就知道了。

    那大山听到白起让自己进宫,有些不安的道:“我是猎户出身不假,可这灵骑和妖物也没什么关联吧?我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万一大王因此怪罪下来……”

    “你放心,明日多半来的都是你这样帮不上什么忙的,但人多力量大,集思广益之下或许能研究出点什么也不一定呢。”看他又要说话,白起连忙道:“你就当是进宫见见世面,不要有压力,万事有我。”

    白起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说什么,再推脱就是不给面子了。“既然如此,大山就听将军安排。”

    白起得到肯定答复之后又转向天佑这边问道:“天佑,你这边没问题吧?”

    和大山这种真正的本世界土著不同,天佑是穿越者,对王权本就没多少敬畏,何况他和秦王已经见过一次,哪里还有什么担心,很随意的说道:“我没问题,正好去找嬴颖催个债。”

    这次换旁边的灌青叶一脸惊愕了。

    和大山这种山里猎户不一样,灌青叶是豪门出身,他爷爷是太尉灌德,三公之一。他当然知道嬴颖就是九公主的名讳,而天佑居然说要找九公主要债,这实在是有点颠覆他的认知。

    大山对此倒是没什么反应,他又不知道嬴颖是谁。

    白起也没注意到天佑的话有问题,这几天他已经习惯了天佑这种说话不着边际的状态了,所以也没在意。和三人正式介绍了一番早上的情况,当然主要是解释给灌青叶和大山听,天佑早上已经听过一遍了。

    不过人多在一起,思路确实是比较容易打开。大山是完全不懂灵骑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他对灵骑的认知就像是民国时期的人对汽车的理解一样,知道这东西是一种机器,不要牲口拉也能自己跑的飞快,但你要让他们说出个三六五来,那就只能干瞪眼了。不过恰恰就是因为这种一窍不通的情况,所以大山反而敢于跳出正常思路去想一些不着边际的可能性。

    灌青叶在这方面就和白起他们差不多,这家伙的理论知识非常的扎实,谈起灵骑的事情滔滔不绝,有时候连白起和白冰雨都要认真聆听,可见他是真的很懂这个。

    天佑的情况刚好介于两者之间。他懂一些原理,又和大山一样基本上算是门外汉,但他同时又具备上辈子的一些科学思路,这种在一定范围内的开阔思路反而比大山和灌青叶更有意义。

    灌青叶最后讨论到一半的时候就被灌德派来的人接走了,白起猜的一点不错,这种事情灌德当然不会把这么好的人选给忘了。

    灌青叶离开之后白起看天色不早也就结束了讨论。

    一夜无话,第二日天还没亮天佑就被白起叫了起来,然后和大山一起被带进了宫。他们进入宫门的时候天才刚刚亮开,结果却发现居然还有很多人比他们来的还早,宫门内的广场上,起码有几百人已经等在这里了。

    白起一进来立刻就有很多人过来打招呼,毕竟身份在那摆着。虽然不打仗的时候白起手里可以说是没有丝毫的权力,但架不住人家跟大王关系好啊。就这一个原因就足够大家巴结他的了。

    鉴于昨天秦王说要让大家寻找有决绝方法的人才,所以今天每个官员都带了那么一两个人来,其中甚至还有一个人带来五六个帮手的。

    平常朝会光是官员就有一百多人,这每个官员今天又多带了一两个人,那就是二三百人的数量。考虑到这人数太多,其中有些还是临时找来帮忙的,身份不好鉴别,所以主管宫内安全的郎中令怕出事,又多派了好几百羽林军过来看场子,于是呼这殿前广场上一下聚集了近千人,熙熙攘攘的简直跟菜市场一样。

    天佑他们来的还算晚的,到来之后别人自然都注意到了他们,然后天佑就看到了那晚宴会上吕萌搀扶着的那个老者走了过来。而且和那晚一样,老者身边依然跟着吕萌那丫头,还有个天佑不认识的中年人。在老者身后是那晚天佑见到的另外一个中年人,记得应该是吕萌的父亲,而吕正义那家伙竟然也跟在后面。

    除了他们之外,天佑还看到了另外一个老者率众而来。此人看着像是文士,说是老者其实看着也就五十出头,龙行虎步,很有气势的感觉。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位身后跟着一大票武将,全部顶盔戴甲,往哪一站周围的人自动分开一大片空间。

    “灌太尉、吕御史。”白起老远的就开始拱手行礼。

    那边两位也是很客气的样子,走过来问好,他们身边的人也是跟着依次问好。看这融洽的气氛,天佑一下就猜到了,这帮人应该都是一个利益集团的,属于“自己人”,所以才会这么融洽。

    天佑在这帮人中不但看到了吕萌、吕正义,还有那天和他们一起返回的殷如花、穆如玉,再想想白冰雨的存在,不难猜到,这帮人应该就是嬴颖的支持者,难怪会凑成一堆。

    几个老大凑到一起交流了起来,外面围着一圈官职低一些的人员,天佑他们这样的自然就被挤到了一边,好在也不算被冷落,因为天佑发现这里熟人还真不少。除了吕萌他们之前一起从清源山回来的人外,居然昨晚的灌青叶也在,他是跟着灌德来的。

    “天佑公子,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呼。”吕萌今天说话明显感觉和平时不太一样,文绉绉的不说,语速也慢了很多,人都突然就变稳重了起来。从清源山回来这一路上,这丫头就跟装了弹簧一样,走路都是蹦着走的,突然看到她在那里装大家闺秀一时之间真有些不适应。

    天佑故意做了个打哆嗦的动作,表情夸张的说道:“咿……我的鸡皮疙瘩都快掉地上了。能好好说话不?”

    “要死了你啊?”吕萌突然翻脸,拍了天佑胳膊一巴掌:“本姑娘文静一点不行啊?”

    天佑被打了一巴掌也不生气,反而笑着说道:“嗯,这样就对了吗。不然我还以为你被掉包了呢。”

    穆如玉和殷如花这个时候也笑着走了过来,嘲笑打趣了一番吕萌,然后又和天佑开了几句玩笑。灌青叶这时也走了过来,很自然的说道:“原来你们认识啊。之前听说九公主是因为训了一名能力出众的向导才得以这么快返回王城,现在看来那向导莫非就是天佑小兄弟?”

    殷如花接过话头客气道:“原来是青叶哥哥。你猜的不错,这一路上多亏了天佑呢。”

    两句话一聊开大家也就融洽了起来。本来就是认识的,长辈之间又同属一个利益集团,小辈之间当然也要多沟通融洽一下。天佑上辈子也是这样的豪门出来的,对这些东西也算是门清。不过现代的年轻人大多有些叛逆,对这种沟通多少有些抵触情绪,不像这里的青年那么早熟,一个个年纪不大就老气横秋的开始学着长辈拉帮结派架设关系网。

    众人聊得开心,天佑却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孤零零的站在一边,这人当然就是大山。他是真的猎户出身,因为天赋好,被当地的县丞发觉,然后送到了白起这边统一培养。这种发觉人才的事情各地父母官都很积极,因为一旦送出去的人将来发达了,多少总要念着点当年的香火情。神洲大陆修炼者地位很高,想要帮扶一下当年帮过自己的人那不过是抬抬手的事情。

    大山就是因为这样的情况的被发掘送来了白起这里,凭着卓越的天赋,以及自身的努力,在同样是被送来的穷苦青年之中他成了头领一样的存在,但和这些王子公孙在一起,他却什么都不是了。这里根本就没人愿意搭理他。

    看他站在那里样子局促,被走动的人群挤来挤去,天佑想把他也拉进来一起聊聊。虽然这人昨晚对他表现出了淡淡的一丝敌意,但今早似乎那种感觉又消失了。天佑将其归结为一种自我防御,山里的猎户和野兽打交道惯了,人也会变得有些像野兽,攻击性强一些也很正常。他自己就是猎户,倒是可以理解。

    “怎么一个人站着?过来一起讨论一下,说不定能研究出点什么呢?”天佑走到大山身边说道。

    略带惊讶的看着天佑,大山不知道他是真的在邀请自己还是想要羞辱一下自己,不过没等他做出回答,那边就突然传来一个尖利的声音喊着:“请所有参加议事的人员跟随羽林军的引导前往大校场。”

    这一嗓子之后人流立刻活动起来,吕萌他们也各自回到自己长辈身边,白起也找到了天佑和大山,然后带着他们一起随着人流移动。不过白起他们这群人不管怎么走始终都是在一堆的,这么明显的集团行动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天佑觉的正常来说任何一个国王都不会喜欢看到自己手下的官员拉帮结派,白起他们不可能不懂这个道理,但他们现在这种表现又明显是在向人们展示“我们就是一伙的”。这么明显的彰显团队存在的行为真的让天佑有些无法理解。

    秦国的王宫范围其实并不大,据说在十国之中秦国的王城是规模最小的,王宫也是最小的。一大群人走了不一会就到了那个校场。这地方据说是羽林军训练的地方,看着面积就不小。

    人群移动过来之后就来了很多宦官和羽林军一起给大家安排位置。所有的官员都被单独集中到了一边,他们带来的人则移动到了另一边,而两边的人群站好之后,秦王也终于出现了。

    秦王身后理所当然的跟着嬴颖和她的两个兄弟,而秦王的其余子女都没出现。感觉秦王似乎平常喜欢把最有机会争夺王位的这三个子女带在身边,其他的子女则明显要疏远一些。

    一番简单的礼节之后秦王宣布把那只唐国送来的灵骑带上来,结果校场边缘出来的却是白冰雨。

    “难怪早上没看见冰雨。”天佑自言自语道。

    场中的白冰雨双手捧着一只镂空的金属盒,盒子四面都贴着封印,盒盖正中还有一枚晶莹的玉珠一明一暗的闪耀着。但是,即便如此,那盒子依然极不稳定,可以看出白冰雨每走一步都要用很大力气压制手中的盒子,可即便如此那盒子依然在带着白冰雨的双手不断的跳动,跟本就无法完全稳定。

    “还真是妖王级的马魂啊?封印都没打开就凶成这样,召唤出来那还得了?”被带进来的人虽然大多都是充数的,但至少肯定对灵骑或者魂珠有些了解,其中当然不乏比较懂行的,一看这架势就知道里面封着的灵骑有多可怕了。

    一个和天佑距离很近的中年人说道:“这下可不好办了。我们那点本事,怕是控制不住这么凶的妖魂吧?唐国这是存心坑人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