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奇幻 > 征途 > 第一百三十章 礼教崩坏的中立区
    “这么近,普通箭够用了。ㄚì@ЬāИ@ZHǔ点cóΜ放心无毒,其它站不保证”天佑听在战场之外,左手持弓,右手从背后箭壶中摸出一支秦军的制式羽箭,这东西白府有很多,天佑出门前和白起要了二十多捆备用。

    对面护卫将军和那彪形大汉你来我往的挥来砍去,两人的坐骑一直在转圈,一般人在这种战斗陷入胶着状态的情况下是不敢轻易放箭的,就怕没射中敌人先射中自己人,不过天佑对自己的箭术有信心,跟本不在意。

    搭箭,拉开,凸轮经过顶点位置,弓弦进入半锁定状态。天佑略作瞄准,手指微动,撒放器突然松开,嘣的一声,只见对面那彪形大汉突然一偏头,然后怒瞪着天佑这边。

    天佑很惊讶,这么近的距离对方居然闪开了。虽然他刚刚没用全力,但复合弓的放大作用不是开玩笑的。如此近的距离,按说就算是妖兽也绝对闪不开这快若闪电的一箭。

    交战中的护卫将军刚刚被那山贼头领逼退了一步,原本准备好抵抗解下来的攻击,却不想对方居然没有趁胜追击,而是转头看向别处。再看那山贼头领,左耳边一道血线正在缓缓流下,那家伙自己也是惊讶的摸了下自己的耳垂,结果发现自己的耳朵居然缺了一块。

    这山贼头领本来也是仙门中人,后来因为行为不检被逐出山门,又不想回到本来的国家,怕被其他学员笑话,于是就在这中立区四处流窜,还加入了一伙山贼,并且还混成了这帮人的头领。

    以他的修为,只要肯认真做事,就算是混个杂号将军当当也不是难事。在这中立区,只要他不去招惹那些门派弟子,一般人跟本不是他的对手,就算是偶尔被那些行侠仗义的门派中人撞上,修为太低的也拿他没辙,甚至还被他干掉过几个。

    原本以为自己在这片地方已经是难逢敌手了,就连眼前这将军也是被他压着打,没想到居然会被一个还没加挂得少年所伤,这反差让他又气又急,火气直冲头顶。

    “哇呀呀呀!”那家伙突然怒吼出声,看也不看那护卫将军,拍马就朝天佑这边冲了过来。

    “我去!怎么冲我来了!”一看对方冲过来,天佑赶紧一拉缰绳掉头就跑。对方能在那杆大枪上附着火焰,绝对是修炼者无疑,而且貌似等级还不低的样子。天佑可不觉得自己能搞的定这种人。

    那人一看天佑逃跑,立刻就愤怒的大喊着:“你跑不掉的,爷爷今天非剁了你不可。”

    “追的上老子再说吧。”天佑就算是逃跑也没打算认怂,双腿夹着马脖子控马飞奔,整个人突然向后一仰,躺在了马背上。弓箭举过头顶,瞄准后方奔马,只是轻轻拉开弓弦,然后立刻射出。

    没有完全拉开的复合弓也没有多大力量,但两人距离不过三丈,这么近的距离要躲也没那么容易,何况天佑射的跟本就不是人。

    羽箭飞出,目标居然是马。没怎么加力的箭矢刚离开弓弦就开始往下掉,结果后面的奔马迎面撞上箭头,被刺破了皮肤。虽然箭矢无力,但马可不是人,受伤之后立刻就不自觉地刹车,一个急停居然把马背上的骑士给甩了下来。

    那山贼头领修为不低,骑术却不怎么样,从马头上翻过去之后摔在地上,顺势一滚又爬了起来,停也不停的继续追赶。

    尽管没有因为这个意外而停下,但两条腿追击奔马多少有点吃亏。不过两人的距离却不是在拉大,而是在不断的缩小。这人下马之后居然比骑马还要快。

    其实只要到了出尘境,大多数修炼者的全力奔跑速度都能超过马匹,之所以还要使用马匹,主要是因为马的耐力更好,而且能保存修炼者的体力用于战斗。

    这山贼头领显然是打算利用短时间的爆发追上天佑,所以也不去找马了,直接徒步追击。

    原本以为没了马的对方跟本追不上自己,结果一回头把天佑吓了一跳。“我靠,你丫是超人吧?”看着后面那家伙用比之前更快的速度逐渐接近,天佑也不淡定了。

    还好,两人没跑出多远就听后方蹄声接近,那护卫将军总算是赶了上来。

    这位将军骑着的是灵骑,不是战马,速度比那山贼头领要快的多。他没有直接从后方掩杀,而是兜了一圈,从前面冲锋而来。

    那山贼头领本来被天佑射断半只耳朵正在狂怒之中,突然看到那将军迎面冲来,立刻恢复冷静,双脚一下插入地面稳定身体,手中长枪一甩,一团火焰竟然离开枪身飞射而出。对面的将军跟本不管,用巨剑挡住火焰箭,借着马速,挥动巨剑就劈了过去。

    当。门板巨剑本来自重就大,又带着战马的冲击力,瞬间爆发的力量更是惊人。那山贼头领虽然修为更高,却也不能硬扛这种攻击,被连人带枪击飞了出去,摔在地上滚出两圈才轰的一声一拳砸入地面稳住身形。不过他才刚要站起来就突然感到全身肌肉绷紧,有巨大的危机感袭来。

    这山贼头领想也不想,突然朝前一伸手,准确的一把捏住了一根羽箭,箭头听在了距他左眼只有两寸的位置上,箭尾犹在他的手中颤动不止。但还没等那山贼头领开始装逼,他瞬间就感觉肩头一疼,一侧头就看到右肩位置居然插着一支箭,而且入肉极深。

    “一弓双箭?”山贼头领惊讶的看向天佑方向,结果却吓了一跳,因为天佑此时已经停住战马开弓瞄准,更恐怖的是弓上居然驾着三支箭。

    那山贼头领不是没见过别人一弓多箭,他甚至有看到过有人能一弓开十二箭,但那人是仙门中的弓神导师,而眼前这人分明还是个孩子。

    山贼头领这一犹豫那护卫将军已经再次杀了过来,之前凭借灵骑他就能和山贼头领拼个旗鼓相当,如今山贼头领没了战马,更是被压着打。要知道灵骑可不像战马只是个载具,这东西是有攻击性的。

    唐国送来的那头灵骑虽是特别了些,但普通灵骑也绝不算温顺。合成灵骑之时主魂虽然多是以战马之魂制作,但副魂之中总会有一两个是妖魂。融合过这类马魂的灵骑多少会带上些妖物的特性,因而比吃草的战马要凶狠的多,战斗中只要一有机会就会踢踹顶撞敌人,简直就像是与主人一起在二打一,令敌人上下不能兼顾。

    那山贼头领看到护卫将军又杀了过来,赶紧向旁边跳了出去,一个翻身滚出了攻击范围,勉强躲开了这一击。他也知道对方冲锋起来他是不能硬扛的。可惜,就在他躲开攻击范围,人还在翻滚之中时,对面的天佑却突然松手了。

    正在翻滚中的山贼头领看到了天佑的动作,慌忙准备躲闪,然而翻滚中的他根本没有多少调整范围,格挡也跟本不可能,于是这家伙突然双目一蹬,轰的一声全身腾起一圈红色的火焰。

    天佑一弓三箭,虽然力度下降,但准头丝毫不歪,居然三箭全中,那山贼头领身侧整齐的被钉入三支长箭,但只见他挥手一拍,三支箭居然全都掉了下来。

    天佑正在疑惑,就听那护卫将军大喊:“此人炼的是神火真诀,自带火焰罡气,力道太小打不进去的。”

    一听那将军的解释天佑立刻明白了,翻手又取出一支箭架在了弓上,同时对那将军喊道:“再来一次,逼他动起来。”

    “来了。”那将军大喊着再度加速冲了回去,灵骑加速很快,只要有四五丈远就可以把速度提升到极限,那山贼头领看着冲来的护卫将军终于开始露怯了。他不怕天佑,也不怕这将军,可这两人联合在一起就不好办了。

    尽管明知道天佑和那将军要发动联合攻击,但他站在地上,人家都在马上,明显吃亏,想跑也不是灵骑的对手。由此可见一匹灵骑的价值是多么重要,竟然逼得实力更高的山贼头领无路可逃。

    那护卫将军眨眼之间冲了回去,那山贼头领这次没有翻滚躲避,而是挺枪拼命,打算逼对方放弃攻击,但那将军也不是吃素的。秦军本就善战,此人又是白起的旧部,对敌经验非常丰富,眼看对方打出拼命的架势,他却是用心念控制灵骑微微改了个方向,刚好从对方攻击范围之外冲过,而他的巨剑却不偏不倚的正中对方手中长枪。

    那将军要做的就是打乱对方重心,是否打中对方身体跟本不重要,因此砍人还是砍枪都是一样。

    山贼头领意识到了对方想法,果断松手,没有被带偏重心,但手中长枪却是在一声巨响中飞出十几丈远,嚓的一声钉入地面一尺多深。

    长枪脱手,那山贼头领根本不敢去看,目光锁定天佑,就怕他再来一箭。他身上已经插着一根箭,为了不至于流血不止他只敢折断了箭尾,箭头还在肉里,跟本不敢拔出,如果现在再中一箭,那可就更要命了。

    但是,让他几乎气疯的是,对方竟然没有放箭,就是这么静静的保持开弓的姿势,死死锁定着他。

    弓箭手在什么时候威胁最大?当然是开弓待机的状态。这个状态下的弓手给敌人的威胁最大,因为你不知道他会往哪射,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射,只能时刻关注,不敢有丝毫分心。

    跟本不用提醒,那将军击飞了山贼头领的长枪之后冲出足够距离,立刻再次掉头,然后又杀了回来。

    听到马蹄声,山贼头领却是急的比知道要怎么办好了。手里连武器都没了,这要怎么打?

    没有武器不能格挡,他只能在对方重来之前翻滚躲避,尽管他知道这次怕是又要中箭,但却非躲不可。天佑的箭只会让他受伤,只要避过要害,三五箭之内还不至于要命,可那将军手中的门板巨剑却是威力巨大,正面劈中多半就被直接分尸了。所以他只能翻滚躲避,至于天佑的箭,那也只能看运气了。

    很不幸,天佑在站桩输出的时候很少有射偏的时候,这一箭也不例外。那山贼头领没有看到天佑在射箭之前拨动了一下弓把上方的力臂调整旋钮,而此时箭台上架着的也不是秦军制式羽箭,而是他自造的破甲箭。

    “永别了。”天佑在护卫将军与那山贼头领擦身而过的瞬间扣动了撒放器,破甲箭几乎是瞬移一般的飞射而出,那山贼头领完全没想到这支箭的速度突然提升了这么多,和之前射出的箭支速度差别巨大,完全就像是两张弓射出的。但他已经没有机会去搞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了,因为那支破甲箭已经直接穿过了他阻挡在前的左手掌心,然后继续前行,从他的左眼下方颧骨位置射入,穿过整个头颅,接着从头后脑干位置穿出,嚓的一声插入地面,尽根而入,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扁扁的洞口。

    护卫将军冲过去之后掉头还打算再来一次,因为他觉的天佑不可能一箭射杀这种修为的高手,至多只能是让他受伤而已。但当他控制灵骑转身之时,看到的却是保持着单手向前做阻挡状的山贼头领,只是他此时已经静立不动了。

    那将军正在奇怪,那山贼头领面部和脑后却是突然同时渗出了大量血水,接着整个人突然一歪,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再也没动一下。

    正打算再冲一次的护卫将军惊讶的张着嘴巴,不可置信的看了眼天佑。“这就死了?”

    “脑袋都打穿了,不死岂不成妖怪了?”天佑看了眼主战场,对那将军道:“我们快些过去帮忙吧,那边有些危险。”

    “啊?哦。”护卫将军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赶紧过去帮忙。事实上也不用他们帮忙了。山贼头领死掉之后山贼已经开始害怕了,老大被干掉了,他们这边又在僵持阶段,双方一时半会都奈何不了对方,可以说这次抢劫已经失败了。

    队伍里的二头领一看这情况立刻吹了声口哨。“点子扎手,扯呼。”

    一众山贼二话不说掉头就跑,秦军也不追击,纷纷放下兵器换上弓箭,倒是射落了十几人,但大部分都被跑掉了。不过这帮山贼在刚刚的混战中已经损失了十多人,加上这些,基本上减员接近三分之一,加上老大被干掉了,实力已经去了一大半。

    护卫将军重新整军,发现自己这边也死了六个人,还有不少带伤的。虽然人数比对方少,但秦军毕竟是正规军,而且个人实力和装备都要略胜一筹,所以虽然打不过对方,伤亡却比对方少的多。

    牺牲的人和重伤员只能交由商队带回国内安葬,那掌柜的也是满口答应,毕竟是为了他们才损失的人马,于情于理这个忙也推不掉。代表吕家感谢一番之后,商队重新上路,天佑却是成了队伍的核心。

    刚刚一战天佑的表现多少双眼睛都看着呢,大家都知道是天佑射杀了那名山贼头领才扭转的战局。虽然是在护卫将军的辅助下才做到的,但想想他现在的实力,能干掉那山贼头领也是够夸张的。

    之前天佑在这帮学员之中就是明星人物,但只限于大家都知道他而已,并不是多么重视,但现在众人几乎把他当成了偶像。还在练体期就牛成这样的学员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此战之后护送的秦军对天佑也是佩服不已,不过他们之前就和天佑混的挺好,倒看不出什么改变。

    那支射入地面的破甲箭被重新挖了出来,这东西那护卫将军爱惜的不得了,摸了半天才依依不舍的还给了天佑。灌青叶似乎发现了这箭的不凡,要过去看了看,然后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箭的特别,传看了一圈才重新回到天佑手中。不过看完这支箭之后,众人对天佑的崇拜倒是淡化了很多,因为大家都认为刚才那一箭之所以能射杀那名山贼头领,主要还是这支箭的功劳。天佑除了较为冷静,也就是射术好一些而已,倒是不像之前想的那么强了。

    对大家的这种反应天佑倒是更开心一些,总被人捧着让他感觉全身不自在,这样反而更好。

    重新整队完成的队伍正打算继续赶路,镇上之人却是已经重新走了出来,而且拦住了天佑他们一行。

    领队的护卫将军戒备的看着这些似乎只是普通人的村民,然后问道:“尔等为何拦住我等去路?”

    一膀大腰圆的中年妇人走出人群,看了眼马上众人后忽然哭诉起来,众人听的一愣,但还是很快明白了人家这是要赔偿来了。刚刚众人在田地中一番混战,周围的一大片田地都被战马踩得一塌糊涂,而且那些山贼绕镇而过的时候也是直接从田里跑过来的,这一路就像被犁过一样,地里的蔬菜都已经被睬的稀烂,完好的不到一半。

    如今田地受损,对方这是来要赔偿来了。

    护卫将军明显是不想赔偿,因为严格来说这和他们也没什么关系。地虽然他们也踩了,但只有一部分,山贼和商队的护卫也踩踏了田地,所以即便有责任也不能说全是他们的。再说他们是帮忙,要赔偿也应该是商队和山贼赔偿。可是商队已经走了,至于山贼……不抢他们就不错了,还指望要赔偿?

    那护卫将军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于是转身看向了灌青叶。虽然他是领队,但只负责安全和行动,真论道地位的话,灌青叶其实才是这里地位最高的一个,谁叫人家爷爷是太尉呢。

    灌青叶知道这个事情应该自己来处理,但他也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赔钱,旁边的大山却是先一步哼道:“有钱人就是小气。这些菜地能值几个钱?对你们不过是零花钱而已,对他们确实一家生计所依,你们要……”大山正说着忽然感觉到胳膊被拽了一下,扭头发现是天佑之后疑惑问道:“天佑你拉我干什么?”

    天佑知道大山是猎户,苦哈哈出身,了解民间疾苦,因为他也曾是其中一员。对于大山有同情心天佑并不反对,可问题是在这里不行啊!你在秦国、唐国,随便哪个国家都可以这样发善心,但唯独在中立区不行。

    果然,对面的妇人一听立刻嚷嚷开了。“还是这位大人有良心啊!可怜我等辛辛苦苦种下的菜蔬,一家老小就指着这点菜卖钱糊口了,你们若是不愿赔偿,那不如杀了我们算了,反正迟早是要饿死的啊!”

    灌青叶虽然聪明,但毕竟没什么经验,这种时候居然因为大山的话而感觉有些理亏,主动做出了让步。

    “你先别哭,算算损失如何,我们赔偿就是。”

    中立区没有官府,人员来源也大多都是各国逃出来的人。十国之内救济政策都做的很到位,逃出来的人很少有哪个是真的活不下去的,只能说愿意跑到中立区来的都死不安分的主。加上各地逃犯之流喜欢躲入中立区脱罪,导致此地治安混乱。真的有良善之人也被杀光抢光了,剩下的几乎都是刁民,而且不是一般的刁,属于给三分颜色就敢上房揭瓦的那种。

    天佑以前随夕颜多次出入中立区,对这里的人文也算有所了解。碰上胡搅蛮缠的夕颜都是直接一脚过去,然后对方就什么怨言都没了。

    简单点说就是中立区的居民都是欺软怕硬的性格,而且能坑就坑,能骗就骗,基本没几个是真的安心过日子的。真要想安稳过日子,那还跑中立区来干什么?十国之内徭役赋税也不是真的重到活不下去,各国迫于外部压力,对本国采用的都是休养生息的政策,应该说生活条件还算是可以的,至少比天佑知道的中国历史上的那些农民要幸福的多。

    对付这种人,跟本就不能给他好脸色。灌青叶那边一松口,对方果然立刻就开始变本加厉,一番哭诉,说这种地怎么怎么困难,在中立区生活怎么怎么不易,然后七三八算,最后算出的结果是——两百两白银。这还是抹掉了零头的。

    “什么?二百两?”大山第一个叫了出来。他因为是贫民出身,所以知道百姓的疾苦,但也正因为他是贫民,所以他更知道米面蔬菜的价格。猎人们虽然不种地,可不代表他们不吃菜啊。“二百两银子能把你们村里的菜全都买下来了。我们踩坏的那些能值十两就不错。”

    “哎呦,一看您就不是我们中立区的人。”那妇人又开始哭诉,说什么这里有山贼时不时地抢劫,而且本地不产庄稼,吃的米饭都要从十国运来,这些蔬菜都是卖给各大门派的,他们自己根本吃不起,反正前前后后的意思就是他们这边种地成本高风险大,所以物价比较贵。

    大山还想和对方争辩,却听嘣的一声弓响,一支箭直接插进了那妇人头顶盘起的头发中。只听一声高八度的尖叫,那妇人惊恐的跌坐在地。

    天佑又是一箭,依然插入她的头发中。“再嚎一个试试。”

    唰,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不过周围人群之中却突然有一男声大喊着:“杀人啦,杀人啊……”

    话才喊到第二遍就变成了惨叫,只见一人捂着耳朵满地打滚,有血水从手指间渗出。

    “谁在呱躁一个试试。”

    包括同行之人都惊愕的看着天佑,被他这恐怖的手段给镇住了。这帮人一直感觉天佑挺好说话的,很容易打交道,没想到他居然也有如此狠辣的一面。再想想之前,他明明射杀了一名山贼,却是面不改色,好像碾死一只虫子一样。这反应也太不正常了。周围的秦军不知道,他们这帮学员可是都没杀过人,甚至有很多人连动物都没杀过。想想天佑居然可以面不改色的杀人,这到底什么情况?是心理素质好,还是他以前……?

    这些人其实都只猜到一半。天佑不但心理素质好,而且以前就杀过人,不是在穿越前,而是穿过来之后。那时天佑这幅身体只有六岁,有个人偷袭夕颜,结果僵持在一起,天佑从背后补了一刀。那人到死都没想到一个六岁的孩子看到他们打斗,非但没有被吓哭,居然还敢动手杀人。结果那人就栽了。

    那是天佑第一次杀人,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隐隐还有点兴奋。当时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当年雇佣兵培训的时候,他的教官专门说过第一次杀人后的心理问题,上辈子到死他没杀过人,但这辈子第一次为了救人而杀人,结果却和教官说的完全不一样。

    别人第一次杀人之后就像经历了一场恐怖的噩梦,他却像是刚做完一个很刺激的游戏,还沉浸在快感中。

    尽管这种反应很奇怪,但天佑也没深究,因为他觉的在神洲大陆这样一个不太平的世界中,这种心理才是最合适的,如果他真的出现了战场恐惧症,那才是真要命呢。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天佑气势极为吓人,周围的镇民正在不自觉地往后退,别说要钱,跟本连说话都不敢了。

    提醒了一声护卫将军,队伍重新启动,天佑故意停在最后,等队伍过去了才转身扔出五两银子砸在那妇人身边。“别说小爷欺负你个妇道人家,这是赔偿,爱要不要。”说完之后转身就走,追上了前面的队伍。

    前面的学员虽然走在前面,却一直关注着天佑这边,看到了他扔出五两银子。等天佑追上来,大山忍不住问他:“天佑,那银子……”

    “觉的少了?”

    “不,不是。”大山赶紧摇头。

    天佑知道他们还是在意,所以解释道:“中立区的东西是比秦国境内贵得多,那些损毁的蔬菜大概能值个十三四两,但我只能给五两,一来是惩罚他们的恶劣行径,二者是因为责任不在我们,遭遇山贼是意外,损失不能全由我们支付。其实我还是太心软,按说一文不付也没什么。”

    “对,那些人确实可恶。”大山本来帮对方打抱不平,结果反而被坑,现在最生气的就是他。

    天佑笑笑,说道:“倒不是因为可恶不可恶的问题,而是因为对方其实另有收获。

    商队遗弃阻断道路的马车没有收回,车虽然散了,车轮和车轴都是好的,卖出去至少能值三两银子。刚刚打扫战场我们也没太认真,将军只让人把那些山贼身上的银子等值钱的东西搜了出来,那些人的皮甲和破损的武器虽然我们看不上,但其实也是可以卖钱的。前后折算一下,抵偿田地的钱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另外,之前也和你们说过,中立区虽然生活没有保障,但钱还是很多的。国内农户去掉各种租税,一年的产出最后大约能剩下两到三成,这里的人却是足有八九成,即使种的地一眼,收入也多两倍以上,而且中立区物价很高,他们大多是种植蔬菜瓜果卖与山门之中,他们自己则是购买十国运来的廉价米粮度日,所以说,他们的实际收入很高,至少不差这点钱。”

    灌青叶又补充道:“天佑说的是,这中立区之内几乎没有全职农耕之人,多数人都是半农半商,经常为来往商队提供一些服务赚取酬劳,收入不完全靠土地,每年所得比之国内的农夫,大约要多出五六倍之多。”

    大山一听反而更气了。“这群可恶的家伙,这么有钱还哭穷坑我们!”

    “所以我之前拉你让你别说话,你居然还问我干什么。”

    大山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那不是不知道吗!”

    众人大笑中队伍渐行渐远,当晚在一处面积不小的大型集镇中找了两家客栈住了进去。中立区内没有城市,最大的就是这种大型集镇,而且大多没有城墙。没有官府的另一个他缺点就是没有公共设施,城墙这种东西耗费巨大,普通人想建也建不起来。

    一夜无话,第二日重新上路。大队人马一口气在中立区跑了十多天,终于到达了紫霄宫脚下。一路上他们又遭遇了三伙劫匪,都不是冲他们来的。毕竟他们这种纯骑兵队伍一看就是难啃又没油水的类型。

    除了劫匪,在各集镇中偷盗、抢劫各类犯罪几乎遍地都是。有些镇上有村民集资建立的管理体系,情况稍好,有些镇上简直就是贼窝。不过有之前天佑的介绍,加上后来亲眼所见,大家已经逐渐习惯了这里的情况。

    随着不断深入中立区中心区域,天佑果然发现灵气浓度在不断上升,到了紫霄宫脚下,他更是感觉到灵气强度几乎达到了秦国境内的三倍以上,这还是山下,不知道进入紫霄宫范围会不会有更大变化。

    “今晚大家务必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尽量养精蓄锐。明日一早带各位上山接受考核,能不能加入紫霄宫都别在意,这里不行还有别的门派,即使失败了也不是全无机会,尽量放松心情就是。”护卫将军这时客串起了心理导师,不过他也就是随便说两句而已,毕竟每次送人过来都要这样念叨一番。

    尽管护卫将军说了要众人好好休息,但这一夜还是有不少人失眠了。紫霄宫毕竟是仙门第一大派,能不能加入其中直接决定了一个人的未来前途,简直比高考还要重要,除非像天佑这样有保送名额,一般人哪有不在意的?可惜,天佑不知道的是,他的保送名额其实根本就没有办下来,他不但要参加正常考核,而且有很大几率被刷下来,因为有个叫吕正义的人已经摩拳擦掌的为此准备了半个多月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