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御灵世界 > 第一百三十二章:赎 罪
    经过上千年的开发,十二连城中早已没有适合的矿产资源,一座座矿山都已被推平,成为荒地或家园,因此十二军府不得不将目标转移至城郊之外。WwW.ㄚǐΒαΠzΗù.COm

    在十二连城东面三十里外,是一处长达数万里的峡谷山脉。

    峡谷深幽僻静,风过回声,山中大雁飞荡,成群而舞,因此山脉得名【雁荡】,而这里亦是十二军府管辖之地,有专门的军队驻守。

    如今山脉之中,大大小小的矿山共有七座,矿奴和罪人加起来差不多有十万人左右。

    云慕想要打探千秋寻的消息并不容易,于是他带着云裳等人来到了【矿营】,打算通过这里的守将直接将人赎回。

    ……

    “来者何人!?此乃矿山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矿营外面,一队守值的士兵将军等人拦下,虽未直接动手,可眉宇之间煞气凛然。

    “我来找人,要见一见你们这里的守将。”

    云慕没有啰嗦,直接亮出虎门的令牌,守值士兵顿时一脸肃然。

    “大人请稍等,我这就去通传。”

    其中一名守卫行礼退下,快跑进了矿营。

    不多时,一名皮肤黝黑、身材精炼的中年将领,带着几名侍卫出来相迎。

    “在下吕胜,不知阁下何人?”

    中年将领客气的拱了拱手,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刚才来得匆忙,属下只说有个少年持虎门令牌前来相见,却不想手持令牌之人如此年少,不过他却不敢怠慢。

    云慕拱了拱手,客气道:“在下云慕,特地来此找一个人,还请吕将军行个方便。”

    “找人?”

    吕胜从未听说过“云慕”此人,心中疑虑更甚,故而委婉道:“不知阁下要找何人?这里不是矿奴就是罪人,恐怕没有阁下要找的人吧!”

    云慕面无表情道:“在下要找的就是罪人,一个叫千秋寻的罪人,我要为他赎罪。”

    “千秋寻!?赎罪!?”

    听到这个名字,吕胜神情微变,随即面色转冷:“你找千秋寻?这里的确有个千秋寻,可你知道他犯了什么事吗?你居然要为他赎罪!?”

    “我既然来赎罪,自然知道他的事情。”云慕点了点头,满不在乎道:“当街杀了一个狗腿子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

    吕胜正要呵斥云慕,不过念及对方有虎门的令牌,于是冷冷道:“很抱歉,这个人罪孽深重,除非有十二军府的谕令,否则不能为其赎罪,阁下还是快点离开吧!”

    “那这个行不行?”

    云慕随手将令牌丢给对方道:“你是矿营守将,应该知道这是什么。”

    “嗯!?这是……虎门供奉令。”

    吕胜接过令牌,面色又是一变,连忙行礼道:“矿营守将吕胜拜见大人,还请大人赎罪,卑职军务在身,并非有意为难大人。”

    说罢,吕胜恭敬的将令牌递还回去。

    从十二军府发出的每一块令牌,都有独特的秘印标记,为了防止掉包或遗失,因此吕胜一验便只对方身份的真假。

    云慕收起令牌,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只是淡淡摆了摆手道:“行了,现在你带我去找人吧。”

    “卑职领命。”

    吕胜再次行礼,然后带着云慕朝着三号矿山而去。

    ……

    三号矿山离矿营不愿,属于最大的一座矿山。

    矿山开采之初,本来只有矿奴来此采矿,但是发展到后来,矿营不止要采矿,还要采集修筑城防用的山石,而这些都需要大量的劳力来挖掘和搬运,所以十二军府又把大部分的罪人送至郊外的矿山,以缓解采石的压力。

    云慕等人一路走来,矿山的所见所闻皆是疾苦。

    每个矿奴脸上都看不见任何表情,他们反复开凿搬运着矿石,即便有人经过,他们也不会抬一下头。

    而罪人更是不堪,手上脚上皆是坚固铁链,一个个神情麻木,眼中没有任何光彩,不时还有矿监头目挥鞭霍霍,简直残暴不仁。

    看到如此场景,不仅两个小家伙面色苍白,就连经历大变的云裳亦不禁动容,心里充满震惊……好残酷的惩罚!

    唯有云慕神情未变,尽管他也非常同情这些人,但他改变不了这里的规矩,也改变不了深埋在这些人心里的奴性。

    人性、尊严,有时候在生存面前,并不显得那么重要,特别是灾变之后,世道崩坏,天理不存。

    ……

    矿窑边缘,稀稀落落。

    此时,一个孤独的身影正在山壁前,一下一下挥动着大锤,开凿着山石。

    男子四十来岁,脸廓刚毅,面色枯黄,骨瘦如柴,看上去弱不禁风,仿佛一口气就能将他吹倒。可他的目光却和其他人完全不同,他的眼里有悲伤、有冷厉、有坚韧,唯独没有麻木。

    在男子的锁骨处,两条细长的铁链穿过他的锁骨,与手链和脚链套在一起,最大程度的桎梏着他的行动。

    “大人,他就是千秋寻。”

    吕胜正为一旁的云慕介绍,却发现对方的情绪有些不对。

    云慕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问道:“吕将军,他在这里多少年了?”

    “回大人,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

    听到吕胜的回答,云慕喃喃失神:“三年多了,三年多都没有磨掉他的性子吗?”

    “是啊!”

    吕胜不由感叹,千秋寻是他所见过骨头最硬的人,连他心里也忍不住升起一丝敬意,若不是因为对方罪人的身份,他倒是很愿意跟对方交个朋友。

    “千老哥,这就是曾经的你吗,背负着屈辱,背负着骂名,却还要如此顽强的活着。”

    心绪涌动,一抹眼泪划过云慕的脸颊。

    千秋寻,一个独特的名字,即便相隔百年,云慕永远也不会忘记……因为这个人曾经用自己的生命,换给了云慕生存的希望,那也是云慕一生所无法弥补的遗憾。

    “为什么要这样锁着他?他的修为已经被废掉了!”

    云慕的声音带着几分怒意,吕胜亦是无可奈何:“是佘少帅吩咐的,卑职也只是奉命行事,还望大人恕罪。”

    其实吕胜也没有办法,将这么一个狠人放在矿山,要是没有一点禁锢的手段,还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来。

    “爹爹……”

    小姑娘静静站在云裳身边,用力揉了揉眼睛,眼眶已是通红。

    她本以为自己会很恨很恨自己的父亲,可是看到父亲如今的模样,她的心里怎么都恨不起来,只有深深的酸涩,那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我要带他走。”

    云慕从怀里取出一个存储空间袋,随手丢给吕胜到:“这里有一万玄石,应该够给他赎罪了吧?”

    “当然可以!”

    吕胜眼睛一亮,点头示意左右,去唯千秋寻解开身上的枷锁。

    ……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