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御灵世界 > 第三百零七章:善 后
    兽潮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最好看的小説站YīBànZΗù嚸抗母

    虽然不明白其中的因由,但是所有的人都暗暗松了口其,包括古乾使者陈月月等人。

    这次兽潮太过诡异,特别是妖魔之说,更是骇人听闻。

    念及于此,第一军神立刻询问道:“虎烈,刚才你说的妖魔是什么东西!?那些中了魔毒的士兵该救治?”

    虎烈苦笑着道:“我也不知道妖魔是什么东西,这些都是云慕告诉我的,他说那是九幽深渊之中非常恐怖的存在,上古大劫就是因它们而起,上古纪元也是因它们而灭。而且那些魔毒侵蚀性极强,能够乱人心智,即便是玄师都难以镇压,普通士兵和玄士恐怕……”

    说道这里,虎烈沮丧的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办法救治,众人不禁心沉到了极点。

    此战异常惨烈,死伤十万余众,其中将近半数之人皆是死于“自己人”手中,这让不少将士无比悲愤与不甘,甚至心里还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倘若没有救治之法,这此兽潮虽然退了,那下次、下下次又该如何应对?难道真要让他们亲手斩杀那些被荒兽咬伤抓伤过的兄弟战友?

    尽管战场是个冷酷无情、血腥暴力的地方,可这些将士都是人,有人性有感情,并不是人人都能下得了这个狠手。

    ……

    狂喜过后,城关再次陷入沉默之中。

    每个人的心情都十分沉重,士兵们开始收拾战场,将战死的弟兄一一埋葬。

    另一边,陈月月带着周杨来到城楼之上,似乎被这里的气氛影响,脸上不见任何的表情。

    “二位上使大人出手,果然非同凡响,如此疯狂的兽潮都被二位上使吓退了!”

    第一军神厚着脸皮夸赞了一番,周杨忍不住扬了扬嘴角,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

    陈月月微微皱了皱眉,冷冷道:“大家都不是瞎子,兽潮消退之事与本座无关,你们也用不着口是心非拍本座马屁。”

    “呃……”

    几位军神面色一窒,表情颇为尴尬。

    第一军神正色道:“上使大人此言差矣,若是没有大人出手,这北面城关恐怕早就成为一片废墟了,兽潮消退,即便不是大人逼退,必定也是因为大人而退走。”

    听到这话,陈月月脸上稍稍好转,随即道:“对了,你们刚才说的那个云慕是什么人?他竟然知道上古妖魔之事?”

    “大人有所不知,那云慕……”

    第一军神正要回答,虎烈突然接话:“其实那云慕就是一个刚刚进阶的小小玄师,侥幸从四方归墟或者出来,知道一些上古传说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闻得虎烈所言,几位军神和统帅顿时一阵愕然。

    他们疑惑的看了看虎烈,实在不明白一虎烈与云慕要好的关系,为什么这次却在别人面前如此贬低云慕。在他们看来,能够在王者面前露个脸什么的,已经是莫大的荣耀,若是被王者看中,今后荣华富贵,必定享之不尽。

    难道虎烈与云慕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好?或者二人之间因为某些事情生了芥蒂?还是说有别的原因?

    众人心中胡乱猜测,不过他们也不愿为了云慕多说什么。

    果然,陈月月贵为王者,对一个小小玄师不感兴趣,自然没有再问。

    见此场景,虎烈不由暗暗松了口气。这真要是让陈月月对云慕来了兴趣,想要见上一见,恐怕云慕今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这时,守值将领突然插话道:“诸位大人,有部分被妖魔侵染的荒兽闯入山脉,我们应该如何是好?”

    得知魔化荒兽的厉害,守职将领现在非常担忧,倘若雁荡山脉中的荒兽皆被侵染,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几位军神和统帅相互看了看,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

    沉吟片刻,第一军神这才转向陈月月道:“上使大人可有应对之法,接下来该怎么办?”

    陈月月瞥了众人一眼,神情淡漠道:“本座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关系整个人族的未来,没时间为你们清理山脉,这儿的事情你们自行商定,先带本座去那处上古遗境看看。”

    说罢,陈月月带着周杨转身离开,朝着十二连城而去。

    “老大人,我们该怎么办?”

    听到守将询问,第一军神心头一阵烦躁:“怎么办怎么办……既然那些游士这么想进山脉,就让他们去好了……不过有一点你们要注意,进去可以,但是出来必须严格检查,身染魔毒之人,绝对不能放其通过,必要的时候直接镇压,老夫会安排每座城关让玄宗镇守,轮值交替。”

    第二军神亦道:“这里必须尽快重新修建,费用不足先由军神府拨调,至于那些死伤的将士,由各家军府清点,然后自行下发抚恤,一个都不能落下。”

    这一次兽潮太过突然,死伤又如此眼中,若是一个处理不好,十二连城好不容易稳定的局势必将受到冲击,在这个问题上,军神府不得不重视。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第二军神和三家统帅留了下来,第一军神他们则带着虎烈等几位统帅匆匆追向陈月月二人。

    ……

    待众人离开,云慕悄悄来到城关下方,查看那些被侵染的荒兽尸体。

    一阵过后,云慕眉头深锁,不时摇了摇头,似乎又松了口气。

    见云慕如此纠结的样子,云裳忍不住奇怪:“怎么了小慕?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这些荒兽虽然被妖魔侵染,但是体内没有形成魔核,说明那妖魔并不算强,否则强……”

    说道这里,云慕突然顿住,眼中闪过一抹余悸。

    前世的时候,他曾见过一只强大的妖魔作乱,可谓赤地千里,生灵涂炭,但凡被妖魔伤及的生灵,皆成魔奴,而那些魔奴的毒性同样极强,绝非刚才那些荒兽可比。

    云裳没有再多问,对这些事情她并不关心,她只希望今后能够平安度过。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她现在更加珍惜身边所拥有的。

    云慕亦没有再开口,二人满怀心事,各自沉默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