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御灵世界 > 第三百二十八章:穆大夫
    青山医馆位于青山小镇西街,是小镇中唯一的医馆。:亲,欢迎光临[YIъAΠzんū点.cōΜ]

    凌修推着云慕来到医馆门前,此时门口早已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小镇就这么大,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全镇的人都会知道。队伍之中,不少人认出了云慕和凌修,连忙退开一旁,神色颇为紧张。

    “老张,你躲什么啊?”

    “黄大别出声,那车椅上的家伙就是刚才在小镇外面,和山外山弟子大打出手的那人。”

    “什么!?竟然是他!?”

    “肯定是他没错,出手狠着了,连山外山的玄师都不是他对手,我们躲一躲,好汉不吃眼前亏。”

    “可……可是他堂堂玄者,来这里做什么!?”

    “看他行动不便,应该是来看病的吧!”

    “反正,惹不起咱们还躲不起吗!”

    “你们安静点,大家都别说话了,小心惹怒了人家。”

    ……

    原本热闹的大街,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静得让人发慌。

    “呃!?”

    凌修见众人自觉的把路让开,反而有些愣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云慕对这样的场景早已习惯,向着凌修点了点头,示意对方直接推他进医馆。

    凌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照做了。

    待到云慕和凌修的背影消失,周围之人才敢开口说话,凝重的气氛也渐渐消退。

    ……

    走进医馆大堂,淡淡药香飘逸,让人感觉精神一阵舒畅。

    云慕环顾周围,简洁朴素,除了一列列摆放整齐的药柜之外,没有任何的装饰或摆设。

    大堂右面,一位白胡子老者正在为病人诊脉,药童在旁边记录着诊方。

    凌修正打算推云慕上前,云慕却摆了摆手,没有去打扰。

    一阵过后,云慕才发现,那老者双目无光,显然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云大哥,穆大夫眼睛虽然不好实,可他的医术非常好,不仅仅普通人的病痛能看,就是玄者的伤势也能医治。”

    听到凌修的解释,云慕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

    果然,老者的诊断十分准确,几句话便说明了症状,病人听后连连点头,脸上愁容立刻消退。

    ……

    一阵过后,病人离开,凌修这才推着云慕到老者面前。

    “穆大夫……”

    凌修刚要开口,老者直接打断道:“原来是你这小子?怎么……又在外面惹麻烦了?来,把手神过来我探探。”

    被老者这么一说,凌修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上次偷偷从山外山溜走,可是吃了不少苦头,要不是老者医治,恐怕已经一命呜呼了。

    “不……不是……”

    凌修连忙摆了摆手,吞吞吐吐道:“我没事,是……是云大哥,他受了重伤,还请你老给看看。”

    “云大哥?”

    老者愣了愣,也不怎么在意:“哦,要看病就把手伸过来吧。”

    云慕点了点头,自觉的伸出左手递了过去。

    “咦!?”

    指尖落脉的瞬间,老者面色一变,神情惊讶的“看着”云慕:“好重的伤势,全身经脉破裂,就连灵窍也受损严重……能够活下来,已经是奇迹了!”

    老者一真感慨,随即问道:“这位小哥儿,想必就是那些山民口中,打败山外山弟子的少年吧?”

    “哦,何以见得?”

    云慕也不急着询问医治之事,反而对这位穆大夫很感兴趣。

    穆大夫直言不讳道:“老夫眼睛虽瞎了,心却没有瞎。阁下身受重伤,偏偏精气未散,显然是强大的精神天赋的玄者,而且你又坐着车椅前来,这都要是猜不到,那老夫才是真的瞎了。”

    “你不像一个普通的大夫。”

    “你也不像一个普通的少年。”

    二人相视而笑,仿佛多年未见的好友。

    如此情景,倒是让周围之人愣在当场,一头雾水。

    ……

    片刻过后,云慕收回手腕,询问道:“穆大夫,我现在的伤势如何?该如何医治?”

    谈及正事,穆大夫一脸肃然:“小兄弟,你的伤势非常严重,经脉逆转,玄力紊乱,除非有洗精伐髓的灵丹妙药,否则难以医治……恕老夫学艺不精,你这伤势老夫治不了。”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可是知道答案以后,还是忍不住一阵失落。

    洗精伐髓的灵丹妙药他倒是有,乃是四方归墟中带出来的【造化丹】。不过此丹异常珍贵,不到万不得已,他实在不想服用,毕竟那是救命的东西,用一粒就少一粒,多一粒便多条命。

    正当云慕打算离开之际,穆大夫话音顿转道:“小兄弟且慢,老夫话还没有说完,何必急着离去。”

    “哦,穆大夫还有什么指教?”

    云慕静静留在原地,没有丝毫不耐。

    谁知,穆大夫却莫名的问了一句:“如果老夫没有猜错,小友应该修炼过一门及其高声的锻体之术吧?”

    “哦?这你也知道?”

    “这个倒是不能猜,以你的伤势,若非体质超强,恐怕已经命丧黄泉了。”

    听到穆大夫的猜测,云慕不由点了点头:“穆大夫说的不错,我得了些机缘,自幼修炼锻体之术,体质也异于常人。”

    “果然如此。”

    穆大夫捋了捋下颚的胡须,露出一抹笑容道:“刚才老夫说治不了,确实是治不了,但是并不代表,你这伤势好不了……你的锻体之术炼得不错,若是继续修炼,再辅以老夫配置的药汤反复洗炼,即便不用医治也能恢复。”

    “哦?”

    云慕怔了怔,没有表现出半点喜悦之色,反而微微皱了皱眉头:“一会儿说不能治,一会儿说能治,穆大夫饶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应该另有深意吧?”

    “呃!?”

    穆大夫神情一僵,随即苦涩的笑了笑:“老夫倒是小瞧了阁下……不过老夫没有任何而已,只是希望小兄弟伤愈之后,能够帮老夫一个忙。”

    顿了顿,穆大夫怕对方有所误会,故而解释道:“当然,老夫绝非强人所难,不管小兄弟是否答应,老夫也会为你准备汤药,助你早日恢复。”

    云慕不动声色道:“穆大夫需要我做什么?”

    “去一个地方取一样东西!”

    “为什么找我?因为我修炼过锻体之术?”

    见云慕一语点破,穆大夫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