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催眠清规(北条心导入篇) > 催眠清规(北条心无意识丧失篇)(02)
    作者:kkmanlg字数:3559(北条心无意识丧失篇)第二话“北条心无意识丧失篇”

    心进入催眠状态。软绵绵坐在沙发上。

    美丽直发。樱花色嘴唇吐着喘息。眼神空虚。包得紧紧的套装,现在看起来很性感。

    “……”

    陷入催眠状态的心,深层心理就算想逃避我的指示,也无法否定。

    说往右看就往右看,彷彿人类本能的能力那样,现在我说出的每一句话,都等於是心的本能。

    “……首先。”

    我更靠近心。还是第一次这么靠近不认识的女人。

    摸摸黑丝袜。尼龙触感,清楚感觉到底下就是大腿了。

    “很热啊。把上衣脱掉。”

    “……是的。”

    虽然才刚进入春天,今天却很热。但也不到要脱衣服的程度。

    但是,这能用来测试她是否被催眠了。

    心慢慢脱掉套装的黑色上衣。当然没有全裸,代表心里不想脱到全裸吧。

    白色衬衫,浮现比我想像中更大的胸型。仔细看看还能看见内衣线条。

    我没有要心继续脱,而是伸出右手抓住心的左胸。

    “好软。”

    胸部很软。彷彿手里握着果冻。用力握住,手指就陷了进去。

    心的眼神还是没有焦距,身体没有反应。

    “……”

    “没有反应就不好玩了。”

    既然要玩,就应该彻底一点。

    想想后,我说出指示。

    “……有自慰、也就是手淫过的经验吗?”

    “是的……”

    “那就想起来。慢慢来也可以、慢慢进入当时的舒服感觉。”

    “是的……”

    立刻有了反应。心的脸颊变红,有些发热。

    在这个状态下,我又摸了心的胸部。先温柔握住、抚摸。接着用力握住、摇晃。

    被我摸到,加上回忆当时的感觉,让心想起很舒服的过程。

    从记忆中苏醒的感觉,跟肉体直接体会到的快感同步了。

    “舒服吗?”

    “是的……”

    “你每次被这双手摸到时,就会想起当时舒服的回忆。”

    我也摸胸部以外的地方。大腿、脖子、手腕,每个地方都摸了。

    我摸胸部以外的地方,心也有反应。就跟我的指示一样。

    “舒服的感觉,渐渐加强。现在的舒服程度是一……接着是二……数字越大,你的感觉就越舒服。”

    我要让这个身体出现更多快感。然后记住,我再接着摸。像是经过计算,身体的快感会慢慢累积吧。

    只要这么认为,人的身体就会记忆住。类似直接输入脑部的安慰剂效果。

    “啊……啊啊……”

    “三。”

    “呜呜!”

    心张开嘴抬起下巴。肩膀使力,身体出现不自然的抽搐。

    持续这种状态一阵子后,像是虚脱似的,肩膀放松,嘴角流了口水。

    难道是高潮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哈啊……啊啊……”

    心难受喘气。

    催眠产生的发情还没解除。就是说,刚刚高潮的快感,还能继续输入。

    我偷偷把手伸进心的裙子里。

    看不见,但指尖有感觉,碰到湿湿的东西。

    果然。

    “摸到了……”

    来到这一步,就不要客气了。

    隐瞒不住兴奋。支配女性的充实感,转变为想要侵犯女性的冲动。

    接着该怎么作,还用说吗?

    “之后我不管做什么,你都没有感觉。不会发现我的存在。可以跟我对话,但不能注意我做些什么。”

    “……是的。”

    “接下来,你从这种美妙的状态中解放。不过,要绝对听从接下来的命令。

    否则的话,可能就再也无法体会到幸福的感觉。所以,你要听话。”

    “是的。”

    “然后,恢复清醒,跟我聊天,就是刚刚的心理测验对吧?”

    “是的。”

    “心理测验需要彼此信赖。所以,北条老师,把你的所有事情告诉我。无论是讨厌的事情、丢脸的事情,这都很需要。”

    “……是的。”

    我没有打算改变她的人格。

    留着这种优雅人格,把这个人格一层层剥落。我想让她维持心的人格,侵犯她。

    理解心的一切,掌握一切。

    这可能是扭曲的兴趣,但这才是催眠的醍醐味。

    “那么,意识慢慢恢复……像是从很深的水底,慢慢浮上来……快到水面了……好!”

    我回到原本的位置,慢慢说完。

    然后,拍手。

    这个声音让心清醒。应该没有想到什么吧。只是感觉怪怪歪着头。

    “怎么了?辅导要开始了喔。”

    “对……对!那就开始辅导吧。既然北条老师值得信赖,那我当然要有所回应。”

    但我说的,跟我想的不同。已经决定要做什么。

    “那么,首先由我开始说吧。”

    “好,我也想知道北条老师是什么样的人。

    “不过,该从哪里说起比较好呢?”

    心皱着眉,思考。

    我偷偷往前。先用指尖碰了心的额头。看她有没有反应。

    “那么,可以告诉我,您为什么来这所学校担任心理辅导的老师?”

    “可以喔。”

    都贴近到这种程度,快要摸到了,也没什么反应。

    好机会!

    我再也不客气了,拉开心的大腿。

    “我为什么要担任心理辅导的老师呢?原因是”

    看见藏在黑丝袜里面的小裤裤。因为用力拉开大腿的缘故,裙子往外撑开到极限。

    我把黑丝袜撕破。

    “我算是在研习,还没毕业,不过学分已经修完了。”

    “所以在这里实习?”

    “……是的,这么说很难为情,但奶奶拜託了这里的学长。”

    终於可以看见小裤裤了。

    小裤裤的颜色比丝袜更黑,因为刚刚高潮了,布料看起来湿湿的。

    我拉拉小裤裤。因为布料很高级,不会破。

    “走后门的意思?”

    “是的。我对於毕业后的出路还没决定,但只要是北条家的相关公司什么都好。”

    “这是顾虑到家门?”

    “啊,没这么夸张。只算是家族之间的关照……”

    心一脸抱歉。就算我捧起她的双脚、脱掉小裤裤,也都没有发现。

    我只捧起心的右脚,往上抬打开大腿。

    第一次看见心的性器。

    “有剃毛吗……?”

    “怎么了?”

    “没事,继续吧。”

    “好的……啊。”

    我摸了心的阴道口。很有弹性,又软软的。

    心的脸颊有些红红。但应该还是在催眠状态吧,没有发现我的鹹猪手。

    就是说,我摸到哪里都会让心联想到自慰的快感,继续聊天。不过,虽然心想继续说下去,却又停了下来。

    应该是发现自己的生理现象吧。

    “……啊。”

    “请告诉我。您对於家族的观念有什么看法?”

    “……觉得有些过度保护了。嗯……而且,这个职位是我无法依靠实力胜任的,觉得有些不满。”

    我脱掉自己的裤子,露出肉棒。

    然后距离更拉近。肉棒碰到心的阴道口。

    “所以,虽然我获得了专用教室,却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地方……我还想跟大家更……啊啊!”

    肉棒贴住性器,插入。撑开原本完全密闭的阴道,慢慢插入。

    心尖叫,大概是痛楚让阴道迅速出现生理反应了。因为自慰的催眠设定,让敏感度提高了。

    只是让我惊讶的,在於亲眼看到性器流血。

    她是真正的大小姐。长得这么美,却是处女。

    我忍不住兴奋,粗暴摆动。

    “啊……啊啊!”

    “怎么?”

    “不、没什么……嗯!嗯嗯!”

    心的嘴唇颤抖,像是在忍耐痛楚。

    没用的。

    我解开心衬衫的钮扣,手伸进胸罩里面,直接揉捏胸部。

    腰部前后摆动,感觉体内血液都往下半身集中。

    “所以……能够的话……这个地方!”

    心努力想要对话。这个模样让我更兴奋。

    即使是大小姐、在温室里长大,也应该知道一些男人的事情吧。是她自己运气不好,分配到这种地方。

    无论怎样,我都得感谢心的家人。让我第一次就能干这么清纯的女人。

    “真优秀的父母,让人尊敬。”

    “不过……有些啊啊、啊!”

    几乎快无法对话了,心还是努力表现平静。

    相对的,我继续用力抽插。

    来到极限。忍耐不住冲动,射进心的阴道里面。

    “您值得信赖啊。”

    “啊……啊啊……”

    我说了客套话,心却没有反应。

    心恍惚了。我停下来,心应该感受到体内精液流动的异物感,以及未曾体会过的快感吧。

    肉棒拔出来。用心的大腿,把黏在肉棒的精液抹掉。

    从阴道、大腿、到我的肉棒,都牵着细丝,教室充斥精液跟爱液混合的异味。

    “……奇怪……?”

    心虚弱躺着,发现挂在墙壁上的上衣。

    “我……什么时候脱掉衣服的?”

    那件上衣,是我说了命令,心自己脱掉的。但这跟催眠的制约无关,所以她才会发现的。

    被我干了、衣服脱光、中出,却都没有注意到。这让我更爽了。

    确信可以更进一步。

    “跟您谈话果然没错……”

    “……是的?”

    “『跟我一起玩吧』。”

    我说出事先设定好的关键字。

    此时,心原本就很虚弱的身体,现在变得更虚脱,眼神失去光芒。

    催眠状态。

    “之后,除了『是的』跟『不是』之外,也要好好回应我说的话。”

    “是的……回应……说的话。”

    心用很微弱的声音回答。

    接着是複杂指示。所以要确定心到底有没有听进去。

    刚刚干她的时候,得到很多情报。

    利用这些情报,达成原本目的。

    虽然才刚干了心,但本来的最大目标,是将这里当成祕密基地。

    心不只是催眠对象,也要当成棋子使用。

    心对给了这个地方的家族有着不满。

    换句说话,对强制把自己安排到这个地方的作法,有着不满。

    所以,能够以自己的意志做出选择,对她来说是最值得骄傲的事情。

    就利用这一点吧。